脫歐成功,從此Happily Ever After?│David Tang網誌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犯罪心理檔案系列(1) ──3.0 愛你愛到殺死你│恐懼鳥網誌

2016-6-25 23:32
字體: A A A

跟蹤狂可以非常危險,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根據統計,當一個家庭型跟蹤狂(即是和受害人有婚姻或愛情關係的人)對受害人發出死亡威嚇時,他有1/2機會會把威嚇付諸實行。相對地,和受害人沒有任何關係的跟蹤狂發出同樣的威嚇時,只有1/10機會付諸實行。除此之外,家庭型跟蹤狂有75%會出現在受害人工作地點並作出威嚇,另外有79%會利用工作資源和技能跟蹤受害人(例如警察、電訊公司職員)。

我們再回頭看一看世界犯罪史,也會發現由跟蹤狂衍生出來的血腥謀殺案,或變態強姦案也不是罕見。我們通常把這類型跟蹤狂稱為「虐待型跟蹤狂(Sadistic Stalker)」,當中最恐怖的莫過於發生在1980年美國明尼蘇達州的薛明升案(Ming Sen Shiue)。 薛明升在台灣出生,八歲時和母親弟妹移民到美國明尼蘇達州,自此一直定居美國。

在薛明升14歲時,他開始迷戀自己的人妻代數老師Mary Stauffer,而這股致命的迷戀驚人地持續了足足15年之久。即使當中有5年時間Mary Stauffer和家人移民到菲律賓,薛明升對Mary的迷戀也絲毫不減,甚至愈發愈畸型。

除了從遠處跟蹤Mary Stauffer外(但Mary完全不洞悉薛明升的存在),薛明升15年來還寫出各式各樣的變態色情故事,天天不改,而這些色情故事內容清一色描述自己如何和Mary Stauffer瘋狂做愛。有時候是溫柔,有時候是粗暴;有時候是強姦,有時候是輪姦。

直到某晚手淫時,薛明升突然醒悟這些畸戀文學再不能滿足他的慾望,他的幻想再不能局限於腦海和紙張上,非要把它們確確實實實踐出來不可。

於是在1980年5月16日,趁Mary Stauffer帶8歲的女兒Elizabeth去理髮時,躲在後巷,手持凶器的薛明升突然從後彈出,用手槍恐嚇她們,強逼兩母女用膠帶和繩索互綁大家,之後再把五花大綁的她們像貨物般塞進Mary自己車的車尾廂,開開心心地駛回家。

在這種情況下,感到恐慌是很正常,特別當Mary根本搞不懂是誰綁架她的時候。畢竟,你不會估計到一個在十年前一面之緣的人竟然會愛你愛到想綁架你,把你綁在地牢無限中出。所以身陷恐慌的Mary和Elizabeth開始拚死地掙扎,用被綁得像圓筒的身軀使勁地撞向車尾廂內壁,祈求能惹起途人的注意。

她們的祈禱果然有效,的確有途人注意到車尾廂的異況,但無奈的是那名途人卻是一名年僅六歲,碰巧踏單車經過的小男孩Jason Wilkman。Jason對車尾廂的敲擊聲很感興趣,還陶醉在卡通世界的他天真地想裡頭是否鎖了隻米奇老鼠。Jason走近車廂,欲窺探車廂的秘密,但當他打開車尾廂一看時⋯⋯

他沒有想到原來大魔王已經悄悄走近他的背後。

其實當初薛明升可以放過小男孩,恫嚇一下他便好了,但可惜他卻選擇即時殺死小男孩,他的計劃容不下任何差錯,也容不下任何第三者的存在。薛明升抓起小男孩,扔進車尾廂,讓他成為「車廂的秘密」一部分。之後薛明升把車駛到附近的荒原,在Mary和Elizabeth面前用鐵棍一下一下敲破他年幼的頭顱,把他活活毆打至死。

他要讓兩母女知道小男孩的死是她們的錯,如果她們不掙扎小男孩便不會死?那麼為什麼要掙扎呢?我都只不過是想強姦你們?這是很典型的強盜思維,用恐懼和內疚操控被綁架的人,但每一次都非常有效,Mary和Elizabeth的確變乖不再敢反抗。

薛明升把Mary和Elizabeth鎖在自己家的地牢裡,用繩索把Mary大字型綁在傢俱上,好方便他接下來持續兩個月的瘋狂強姦,而Elizabeth大多數時候都被鎖在狹小車尾廂內。薛明升把房間佈置得像片場般,拍下他每一段強姦Mary的過程,記錄他們之間的猥瑣對話。他對Mary說自己是15年前班上那名奇怪的小男孩,那名奇怪的小男孩因為她在代數考試只給他B級而上不了大學,上不了大學而被逼參軍,更在外國淪為戰犯,所以現在那名奇怪的小男孩要強姦妳復仇。

但其實以上都是一派胡言,只不過是薛明升用來”合理化”自己獸行的藉口。

這場駭人聽聞的禁室培慾足足持續了兩個月,Mary幾乎每天都被薛明升強姦虐打,然後被鎖在不久天日的衣櫃內。

直到某天下午趁著薛明升外出上班時,Mary打破鎖住自己的衣櫃的門鎖。縱使離開衣櫃的Mary仍然是五花大綁,只能在地上像蠕蟲般爬行,但憑著驚人的意志,她順利爬到廚房並打電話報警。警察到場後立即救出兩母女,並趕到薛明升的工作地把他拘捕。

悲劇的是,Mary的惡夢並沒有隨薛明升被監禁而結束。在審判過程中,薛明升由未知的人手上獲得一把利刀。當Mary上庭作證時,薛明升在眾目睽睽下用利刀劃破Mary的臉孔,造成永遠毀容。這一邪惡之刀才替Mary的惡夢畫下「真正的句號」。

我們由案件的發生過程可以看到,薛明升雖然瘋狂變態,但絕對不是失智愚蠢,反而種種跡象顯示出他為人狡猾且機智,例如他刻意把兩名受害人關在不同地方,防止她們合謀逃走。事實上,跟蹤狂並不像肥皂劇描述般只會把他們變態的慾望毫無節制地發洩出來。相反,他們很多都懂得壓抑自己的獸欲,待確定獵物墜進陷阱後才一躍而上。

在這一段尾聲時小編再補上一個例子:在1991年的美國賓夕法尼亞州,一名16歲的女中學生Laurie Show被班上一名男生因姦成孕,但班上的同學不單沒有因此而憐憫她,反而指責她是淫婦。其中一名變態女同學Lisa Michelle更因妒忌Laurie可以和那名男生上床,而不斷騷擾和跟蹤她。Laurie的母親已經心知不妙,24小時看顧住自己的女兒。

但可惜「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有一天Laurie的母親突然接到「校方的緊急電話」說在Laurie被騷擾一事有突破性發展,但為了不影響Laurie的情緒,所以只準家長前來商量。但其實所謂的校方來電是Michelle的詭計,目的是引走Laurie的母親。當Laurie的母親知覺趕回家時,懷孕的Laurie已經躺在血泊中抽搐,喉嚨被Michelle用利刀割出一個嘴巴般大的坑洞。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25日 下午11:3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殭屍來了,末日不遠│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