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倉大火】報道:疑涉漏電短路及藏過量危險品 時昌負責人或要「上身」│丘偉華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犯罪心理檔案系列(1) ──外傳5.0:瘋狂粉絲 Ricardo Lopez│恐懼鳥網誌

2016-6-26 23:32
字體: A A A

1996年9月16日,在美國佛羅里達州一個城市,一名維修工人檢查樓宇時,發現大廈大堂的天花板不斷滲出血水,深紅色的水珠沿天花板紋路一滴一滴滴下來。維修工人沿水痕追索,發現血水由樓上一個緊鎖著的單位流出。

當警方到場破門時,發現該單位倒卧著一名體態臃腫的男子屍體,男子屍體還頗新鮮,應該死亡時間不會超過一星期。在屍體旁邊放著整整11盒8mm錄影帶,錄影帶堆上還放了一張紙條,紙條上潦草的字跡寫著:「此8mm錄影帶記錄了一宗恐怖襲擊。它們只可給F.B.I觀看。」

駐當地警察不敢亂來,於是立即召來F.B.I。當F.B.I人馬到場觀看那堆錄影帶時,發現眼前的案發現場並不是自殺案那麼簡單,背後還隱藏住一個驚天動地的殺人陰謀⋯⋯

死去的男子叫Ricardo Lopez,年僅21歲,原籍烏拉圭人,後來和家人移民到美國。Ricardo至少就被受母親溺愛,夢想成為超級巨星。他對成為明星的渴望程度強得他中途䮕學,報名參加新秀比賽,但結果當然以失敗告吹。明星夢碎的Ricardo被逼在兄長的滅蟲公司工作,他的精神狀況亦都由此刻開始每況愈下。

警察在現場發現了一本803頁厚的日記,裡頭記載了Ricardo Lopez 20歲前的心路歷程。根據心理學家分析,日記的內容反映出Ricardo的智商遠比同齡的青少年高,但卻患上了嚴重的分裂性人格障礙(Schizotypal Personality Disorder)。這使得Ricardo對日常社交抱持強烈焦慮,極低的自尊心,略加一些不現實的想法,例如他迷戀不同的名人,希望和他們成為朋友或情侶。

Ricardo Lopez的迷戀對象在數年間轉了好幾次,由天王巨星到寂寂無名的奀星也有。到了1993年,Ricardo Lopez的迷戀對象,亦都是最後一個迷戀對象,是一名來自冰島的女歌手Björk(中譯:碧玉)。就像所有瘋狂紛絲般,Ricardo Lopez幾乎記錄下Björk所出席過的任何一場活動,說過的每一句說話,做過的每一下動作。

在日記中,Ricardo Lopez寫到他的人生志願是成為「影響Björk生命的男人」。但有別於其他跟蹤狂,Ricardo Lopez著重的是「朋友關係」,而不是尋常的「性愛」。這點可能和他早年的星夢破碎經歷有關。

Ricardo Lopez曾經寫道:「我絕對不會和Björk發生性行為,因為我愛她。」他甚至瘋狂得研究(是研究,不是幻想)怎樣發明時光機,讓他可以回到70年代,和還是小孩的Björk成為「好朋友」。

俗語說:「愛你變成恨你」。Björk在1996年頭宣布和DJ Goldie成為戀人 。對於Ricardo Lopez來說,這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事實。他不能想像純潔的Björk被那個蘇格蘭男人奪去貞潔的畫面。他覺得自己被Björk狠狠地背叛了,縱使Björk從來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那一瞬間,Ricardo Lopez一直以來對Björk的傾慕之情都轉化成濃濃的殺意。他認為唯一”救贖“Björk的方法就是殺掉了她,徹底地摧毀她,然後待「兩人在天堂相聚」。

幾乎在同一時間,Ricardo Lopez終於離開依靠多年的母親,獨自搬出來住。但由犯罪心理的角度來看,那一刻的”和親人關係疏遠”絕對不是一個好先兆。

在搬出來後,Ricardo Lopez也棄掉寫日記的習慣,改成拍8mm錄影片。Ricardo Lopez有一個比較奇怪的習慣,就是在拍片時他只會穿著短小的底褲,有時候更會全裸。他喜歡在鏡頭前露出肥大的身軀,然後興味盎然地談論他的「殺女神大計」。

直到Ricardo自殺前,他一共拍下11盒錄影帶,時間總長23個小時。在1999年,丹麥導演Sami Saif 把原影片剪緝成70分鐘,並以電影形式推出,大家現在也可在youtube看看。

這段70分鐘最惹人心寒的地方是當Ricardo Lopez談論自己的日常生活,介紹自己的房間時,從言談之間你會他是一個”正常人”,甚至稱得上言之有物。但當他一談起Björk時,你會看到他的眼神突然變得迷濛起來,暗淡無光,仿佛靈魂出竅似的,然後他會用一種陰沈的語氣淡淡地說:「我會殺掉她。我會送她一份禮物。我會送她下地獄。」

即使Ricardo很安靜地坐在鏡頭前,沒有像瘋子般揮刀舞劍,也沒有胡言亂語,但你仍然會他的狂氣震懾,知道他絕對是來真的。

Ricardo Lopez曾經企圖製造一個「愛滋病炸彈」。他計劃在當地的性病治療中心收集妓女的血,然後注射在數十支針筒,再和炸彈綁住一起。在Ricardo Lopez幻想中,當Björk打開包裹時,數十支沾有愛滋病毒的針筒便會立刻飛出,狠狠地插在她漂亮的臉蛋上。這計劃需不能即時殺死她,卻可使她抱憾終生。

縱使這計劃聽起來很瘋狂,而且事後Ricardo也發現現實上根本沒有可能製造出類似的炸彈,但你們要知道當初他”真的”研究如何製造出來。

確定「愛滋病炸彈計劃」失敗後,Ricardo Lopez轉頭研發另一份禮物「硫酸炸彈」。他將盛有硫酸的瓶子放在一個空心的書本內並接上一連串機關。當Björk打開書本時,滾滾濃酸便會潑灑到她的臉上。Ricardo Lopez所選用的濃酸濃度高得不會毀掉Björk容,而是直接殺死她。

縱使會灑硫酸的炸彈聽起來比前一個荒唐,但這一次,他真的成功了。

Ricardo真的造了一個硫酸炸彈出來。

就在1996年9月12日,Ricardo Lopez成功寄出附有炸彈的郵包後,他開始準備錄製自己人生最後一段影片「最好的我(The Best of Me)」。他決心要待殺死Björk後和她一起共赴黃泉。

Ricardo Lopez首先把自己的頭髮都剃掉,用紅色和綠色顏料塗抹自己從臉孔和乳頭,就像魔鬼的化身般。Ricardo Lopez解釋這是為了方便”他們(警察)”找到他的屍體時。

裝扮完畢後,他返回大廳的椅子上,背景播放著Björk的音樂。

「我有點緊張,但我絕不醉酒,也絕不抑鬱。我很清楚自己將要做的事情的含意。手槍已經上彈,已經準備好發射。」手握.38手槍的Ricardo Lopez在鏡頭前輕快地說:「一切也是為了你。」

「這是最後一首歌。播完了它,我就會死去。」

在人生最後數分鐘,Ricardo Lopez在鏡頭面閉上眼睛,不斷深呼吸,身體有節奏地上下抽搐。縱使電視播放的音樂已經很響亮,但我們仍然能清晰聽到他氣管的嘶嘶聲。

「還有數秒。」

Björk的歌曲一播完,Ricardo Lopez朝鏡頭怪叫了一聲,果斷地把槍管塞進口中,迅猛扣下板機。

手槍在Ricardo口腔內清晰地發出”卟”一聲後,Ricardo兩眼睜大,眼神充滿驚恐,然後龐大的身軀便倒卧在地上。鏡頭諷刺地只剩下Ricardo生前寫的標句「最好的我(The Best of Me)」,影片來到這裡也結束。

Ricardo的炸彈最後被英國警方順利截取,Björk也逃過一劫,事件也告一段落。縱使Ricardo企圖殺人的確不對,但由影片中你會發現他其實沒害,只是有點孤寂,而且也稱得上聰明,他欠缺的是及早的心理輔導,和家人正確的關心。

小編這樣說不是要你們憐憫跟蹤狂(記住對他們絕情是最好的方法),但小編相信每一個人也曾經”跟蹤狂”過,特別當剛分手和被人拒絕的時候,所以或多或少能理解他們的感受。

這篇文章除了講述大家應如何面對跟蹤狂外,小編希望如果一天大家面對自己成為跟蹤狂的處境時,可以及時抽身,千萬不要做出過激的行為,沒有人值得你犧牲你的人生。

因為大多數罪犯(不是全部)並不是真正地邪惡,他們其實就是我們,有喜有怒,我們和他們並沒有想像中相隔得那麼遠。只不過他們被某些偏見和執念纏擾才一時蒙閉雙眼,犯下大錯。

老實講一句,我們那一個人沒有試過被執念纏上啊?

所以我們除了小心別人外,還要小心自己。

Ricardo Lopez的錄影帶(70分鐘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VevxHoEkuU
Ricardo Lopez的自殺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Bx8nPWp6gQ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26日 下午11:3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人緣好壞,跟爸爸有關│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