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蔡英文重用宋楚瑜│桑普網誌

林窗

-我之試寫室

白牆四堵,筆一支,掛在牆角的音響裝置。除此之外就甚麼也沒有。心情晴朗的話,日照五小時,深怕光線不足只好在名字上開一扇窗。

如果我們每次只談一首歌──Slowdive (1)│林窗網誌

2016-6-26 10:25
字體: A A A

(想寫音樂,但學藝未精,又覺前人寫得太好,於是嘗試把玩故事與歌曲連串的遊戲,或許亦是另一種寫音樂的方式。)

《不著地》(1/2)

小艾其實很討厭白天。一來是天氣熱,肝腺發達的她背部、腋下總是濕的一片。二來,白天她得和林林總總的人打照面。認識的要打招呼,不認識的都是呆頭呆腦的學弟妹。三是她喜愛做的事,在白天都是不被允許的,彷彿白日就是時間上的原罪。所以即使是如畫的大學,陽光漫漫的白日,她也一併討厭起來。

久而久之,小艾愈發延遲自己的生理時鐘,終於由傍晚作為一天的開始。通常掀開棉被,已近黃昏,從凌亂的桌面找點吃的,便去上課。她喜歡選六時半的課,三小時長,旁邊的同學大多經歷完整天的辛勞,不少人不是遲到、做別科的功課,就是打盹,她卻特別精神有勁。下課有好友作伴的話,便到小賣部吃所謂的宵夜。然後又步行回宿,緩緩地走,像龜。她是用走路來與校園建立關係的。穿過陰森叢林般的高街,乘坐大而無當的歷史系大樓電梯,八樓一出,和不知名的名人雕像說聲晚安,拾級而上,便到空曠得可以搞賽跑或側身翻的林蔭大道。

廿四小時中,理應是一半分給太陽,一半歸於月亮,怎麼大家都把時間貢獻給前者,後者呢,被冷落掉浪費掉,在淺眠和夢寐中蹉跎掉。白天的莘莘學子守著各種完不了的差事,盡不完的責任。直至黑幕降臨,人們才把講堂和課室的燈陸續關掉,把宿舍的陸續開了。沒宿位的學生奔向車站,校園少了三份二人,多了一些呼吸的配額。此時的學校儼然從一個戲派正統的學府,拉下華麗戲布的幌子,顯露她的充滿人性的原貌。

校園的夜燈並不盡責,每隔百米才有一顆細而微弱的街燈。但抬頭便知,月亮永遠都在,它的光灑在葉子上、灑在路上、灑在扶手上。也許是小艾不習慣朝陽漫無目的的照射,她總覺得月光才是名正言順的照耀者。她曾聽說一個故事:患耳水不平衡的人看的世界是傾斜又扭曲的,醫生便在病房的天花板上畫一顆黑點,只要病人盯著那黑點,世界便不致墮進那翻天覆地的暈眩之中。

小艾有一顆黃色的黑點。

黑夜
是指太陽低於地平線時日出前日落後的時份夏短冬長古時由於沒有照明系統黑夜往往是人們的休息時間但隨著電燈的普及人們多在黑夜進行交際活動夜生活甚至比日間更精彩黑夜的來臨是人類釋放真性情的關卡黑格爾便說過人就是黑夜就是空洞就是虛無。

又一個星期三,小艾逃了無聊的必修課。六時,天差不多要黑,她為了看被黑色漸漸佔據的天,又爬上了德利樓天台──主大樓之上,五樓教職員辦公室的上層。先踮腳走過空無一人的長走廊,助教們都回家了,白燈卻不下班,亮得燦眼。推開防煙門,卻失足於異度般的漆黑。那樓梯像空了心,鞋子踩上去的聲響亮而迴蕩。每級樓梯的末端釘有鐵板,冷冽的震動使腳踏聲多出幾分詭異,彷彿半路會殺出彊屍或警察似的。而且,樓梯口裝的是遲鈍至極的感應式電燈,踏上五秒──先是發出一群嘈吵的蠅匯聚般的低鳴;再兩秒──的,搭;再兩秒──昏黃的燈才開啟。同時天花板角落的閉路電視甦醒,紅色的目光如炬,告訴你; 「我正在明正言順地監視你,還不對我微笑?」

繼續前進,拐一個轉角,拾級而上,便是頂樓。角落有不時在滴水的衣服懸掛住,上面印有大學的標誌,大概是校工的工作服,她從沒見過這些校工,但每次摸到衣服都是那麼濡溼。

就把這該死的樓梯當是滿佈困難的苦路吧。踏過苦路,順利成章便是天堂了。

鐵門打開,是一個遼闊的空間,沒有人打擾,沒有牆禁閉,只有鳥有時在鐵杆上稍作停歇,轉眼又離去。地上的漆是髒亂的灰,積水永遠未乾,已經分不清是煙灰或徽菌的黑色團塊在牆角及積水處張牙舞爪。巨人般龐大的冷氣系統隨意地發出低吟聲,像公屋房間裡的陳年冷氣,老是突如其來就怪叫起來。向著海港的一端的扶手上,有一排被吸食過的煙頭,這些不曾會面的飄泊靈魂,以最收斂的方式為同路人傳口訊:「喂,我們都在,你並不孤單,別怕。」

小艾點一支煙,抽著,放空地看五層樓下的人。被校巴一車車地運走,又被一車車地送來。有的人跑得像接力賽般凶狠,車子卻頭也不回地走了;有些車明明後座多的是空間,人卻怎塞也上不了車。錯配而可笑的畫面,其實也是不錯的娛樂呢。但那天,對面的教學樓卻多了一個身影。

(待續)

Sweet thing, I watch you
Burn so fast it scares me
Mind games don’t leave me
I’ve come so far don’t lose me

It matters where you are

As the sun hits, she’ll be waiting
With her coffins under heaven
Hey hey lover you still burn me
You’re a song yeah, hey hey

Sweet thing, I watch you
Burn so fast it scares me
Mind games don’t lose me
I’ve come so far don’t lose me

It matters where you are

As the sun hits, she’ll be waiting
With her coffins under heaven
Hey hey lover you still burn me
You’re a song yeah, hey hey

Sweet thing, I watch you, burn away
Sweet thing, I watch you, burn away
Sweet thing, I watch you, burn away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26日 上午10:2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隱藏的圖謀(Hidden Agenda)│鴻爪│秤上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