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跑馬仔】王志民傳肩負「國家級任務」 獲派駐澳門或為升正港澳辦鋪路?│范中流

【七一遊行】程翔回憶錄記北京軟禁經過 「情緒到最低谷時人會想到了此殘生」│廣雅仁

2016-6-30 18:10
字體: A A A

主題為「決戰689」的七一遊行將於明日進行,但今次遊行的矚目之處無疑是領軍的三位「良心政治犯」:林榮基、程翔及劉山青。由於三人都曾在內地受拘留,程翔及劉山青更曾被判刑入獄,今次遊行由三人領軍,亦份外觸動中共神經。

林榮基在本月回港召開的記者會中,曾講述自己在寧波被拘禁五個月的經歷,包括被蒙眼帶到一幢不知名的建築物、自己一個被拘留於一間300平方呎的房間,24小時有人看守、為防止他自殺,房內書枱、櫈、水龍頭等均黏上軟膠,牙刷及指甲鉗也由尼龍繩索綁住,繩的另一端有人看守,用完就要收回。林榮基的描述,令人關注「政治犯」在內地被拘留期間所經歷的非人待遇。

程翔在2005年擔任新加坡《海峽時報》駐臺灣記者期間,被內地當局以涉嫌間諜罪拘捕並判刑5年,在北京天河監獄及廣州市監獄囚禁近3年後,於2008年提前獲釋。程翔被判刑之前,也曾被當局軟禁一個月,他出獄後撰寫了《千日無悔-我的心路歷程》一書,講述在獄中度過的千多個日夜以及入獄前被軟禁的經過。

身體精神雙重折磨逼供 一度精神失常想自殺

在回憶錄中,程翔指他在2005年為取得一本有關《趙紫陽回憶錄》的書稿而前往深圳,結果在羅湖邊檢被截留,在深圳軟禁了6天之後,被押解乘火車至北京。與林榮基相似,在北京下火車後,程翔就立即被戴上一副墨鏡,相當於被蒙上雙眼,被帶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開始超過一個月的單獨軟禁。

程翔指,在北京被軟禁期間,任何看守人員都勒令不得與他交談,被軟禁的地方沒有報紙及電視供應,房間的窗戶被厚厚的擋光窗簾封閉,白天如同黑夜,但室內的電燈卻是24小時開啟,生物鐘完全顛倒。在房間內大小便及沖涼,都必須敞開大門供看守人監視,完全沒有半點私隱。

程翔指,這一個月的折磨,首先令他身體產生巨大的不適,開始失眠、晨昏顛倒、便秘嚴重、心臟出現心律不齊等;繼而他的精神也受到極大打擊。他形容,單獨軟禁的一個月令他產生了巨大的挫折感、負疚感及迷失感,幾種情緒令他感到絕望,開始萌生自殺的念頭,「每一天都覺得自己的情緒在向下盤旋,當情緒盤旋到最低谷時,人就會想到了此殘生。」除了自殺,精神失常的狀態也開始出現,他會無意識地在晚上醒來呆坐在地上,又試過突然大叫「快來提審我!」

在這樣的折磨下,當局讓程翔寫下一份被當局視為「認罪書」的文件,其後,他便獲得兩項「獎勵」:允許與家人通電話,及得以打開房間的窗簾見光。但也正是這兩項獎勵之後,程翔才理順思路,意識到當局要他寫供詞,其實是逼他認罪。

遭恐嚇「在香港也可以把你搞來」 間接證跨境政法早存在

銅鑼灣書店事件中,李波在香港失蹤引來內地公安涉跨境執法的質疑。雖然李波本人多次強調是「用自己方式返回大陸」,但程翔的回憶錄,似乎再證明公安「跨境執法」的可能性。程翔在書中透露,他被捕後立即提出要找律師,但被告知「這裏是大陸,不要拿香港的一套來嚇我。不要說你現在在大陸,就算在香港也可以把你搞來。」對方又告知程翔,「回歸後你知道我們派了多少人去香港嗎?香港有些甚麼人我們都暸若指掌,都在我們的掌控中。」

雖然坐了近三年冤獄,但在程翔的回憶錄中,卻仍然可見他的一片熾熱愛國心。2008年提前獲釋在廣州乘直通車返回香港之時,程翔多次反覆細看自己的回鄉證,感慨自己重獲自由之餘,更感受到自己對中國土地的不捨之情,也為自己可以回國感恩。

今次高調帶隊上街遊行,程翔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表示,全因受香港人感動,回憶起自己被拘禁的三年間,香港市民不停為自己奔走發聲,啟發他也有責任為至今仍被中共囚禁的異議人士發聲,同時向強權說不,維護香港人珍視的自由及人身安全。

(撰文:廣雅仁)(圖片來源:《千日無悔 我的心路歷程》攝錄)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30日 下午6: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醫委會改革】市民逢委任制必質疑 學者:董曾處理不妥在先,梁特偏聽在後│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