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飛撐提委會降三大風險 理據薄弱事實證明不相干(詳盡拆解北京立場系列之三)

京官法律觀點混亂錯誤 否定公民提名理據站不住腳(詳盡拆解北京立場系列之二)

2014-4-15 06:15
字體: A A A

【詳盡拆解北京立場系列之一】京官發言分工清晰有備而來 提前否定公民提名

三名上海團的京官當中,已有兩名表明公民提名是違反《基本法》。

然而,公民提名真的是違反《基本法》嗎?一句話說一百次,就能自動成為真相嗎?

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強調,《基本法》明確規定提委會擁有唯一行使提名權的法定地位,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則引述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的文章,指稱按照普通法的規則是「法律明示其一即排除其他」。張曉明又說,「法無禁止即合法」是私法原則,在公法上是不適用的,因此公民提名不可行。

兩人說起上來好像很專業很有道理,但內裏卻其實是謬誤處處。首先,本報必須指出,所謂「公法」(public law),即包括憲法、刑事法及行政法等(而「私法」[private law]則是指合約法[contract]、侵權法[tort]等)。

而根據香港實行的普通法原則,刑事法肯定就是「法無禁止即合法」,例如刑事法例沒有禁止大家吃飯,大家自然就可合法地吃飯。

那麼,為何張曉明還說,「法無禁止即合法」的原則在公法上不適用呢?難道張主任不知刑事法也屬公法的一種?諷刺的是,張曉明本人,正是中國人民大學的法學院刑法專業畢業生,卻連基本的法律概念也搞錯。

至於他所引用的那篇袁國強文章,本身也被法律界批評得體無完膚。話說袁國強1月在報章撰文,引用普通法的其中一個「詮釋原則」(expressio unius),指當法律文件只明確列舉某特定人士、機構或情況,即代表同時排除其他。因此,《基本法》既明確指出由提委會提名,其他人士自然不可能同時享有提名權,由此解釋為何公民提名不可行。

然而,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當時已立即反駁指,《基本法》第158條也規定,若香港要提請人大釋法時應由終審法院提出,但99年政府在居港權案上,卻堅持自行提請釋法,並辯稱這是符合《基本法》,「現在(袁國強)強調這個原則,即係承認以前(釋法)嘅做法係違反《基本法》。」

張達明又指,「法律明示其一即排除其他」只是普通法詮釋的其中一項原則,並非絕對性。他批評,政府利用法律為工具,「幾時對自己有利就用」,是違背了法治精神。資深大律師兼立法會議員梁家傑亦反駁,指公民提名程序也要經提委會確認,並沒有取代提委會。

至於法律界前議員兼大律師吳靄儀,當時也少有地公開撰文駁斥,指袁國強「強辭奪理,用法律語言企圖窒礙討論」。

她解釋,假如公民提名真的是削弱了提委會實質權力,那麼「是否任何實質上約制提委會如何行使其提名權力的方法都是違反第45 條?限制提委會提名候選人的數目、條件、資格,又是否削弱了提委會的『實質提名權』?」但事實上,《基本法》賦予行政機關以至立法機關等的權限,無一不受法律限制,為何提委會是例外?

針對「公民提名並無取代提委會,所以是合法」一說,袁國強在文中指,假如提委會不能拒絕提名,其提名權「會變得有等於無」,藉此反駁公民提名。但吳靄儀則一語中的地指,即使提委會不可拒絕提名,最多也只是「提委會的絕對篩選權有等於無」、「提委會的篩選權稍為削弱」罷了。

再者,本報已多番撰文指出,《基本法》第45(2)條的原文是,行政長官「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當中的「按民主程序」五字,就是對提委會行事的規範,規定提委會須如何履行其責任(而根據公民聯署去提名,肯定是「按民主程序」的一種方式)。

按常理理解,該條文的字眼並無指出提名是提委會的「權」,更遑論什麼「不容架空」的「實質權力」。反之,該條文要說明的是提委會之「責」,亦即他們必須「按民主程序」去提名。所以,公民提名並無違反《基本法》規定。

由此路進,京官在法律上反對公民提名的理據,基本上已全部不成立。餘下來的,就是要看政治上,李飛提出的「降低三大風險」論是否合理。

【詳盡拆解北京立場系列之三】李飛撐提委會降三大風險 理據薄弱事實證明不相干

附表:三名中央官員發言重點
bj11

(原圖來自《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15日 上午6: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京官發言分工清晰有備而來 提前否定公民提名(詳盡拆解北京立場系列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