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你XX的別說髒話,行嗎?

李飛撐提委會降三大風險 理據薄弱事實證明不相干(詳盡拆解北京立場系列之三)

2014-4-15 06:30
字體: A A A

【詳盡拆解北京立場系列之一】京官發言分工清晰有備而來 提前否定公民提名

【詳盡拆解北京立場系列之二】京官法律觀點混亂錯誤 否定公民提名理據站不住腳

李飛說,以提委會提名特首候選人是可取做法,因為提委會可降低三方面的風險。在此,本報先不論公民提名本來也屬於「提委會提名」的一種,暫且按李飛的邏輯,同意「提委會享有絕對的提名權和篩選權」的說法。問題是,這樣就代表可減低「政治對抗」、「憲制危機」和「民粹主義」三個風險嗎?

首先,李飛說,香港與中央之間不搞對抗,香港內部也不搞對抗,而《基本法》規定的提委會是超黨派的,有利於提出各方面都能接受的候選人,所以可降低政治對抗風險。

然而,由全港300多萬名登記選民進行公民提名,豈不是更加「超黨派」、更加「包含各方面」嗎?絕大多數香港選民都不是政黨成員,他們又怎會故意提名熱愛對抗的候選人?就算真的成功提名了激進派人士,他最終當選的機率又有幾高?更何況,如果中央不是存心要操控提委會的成員,又怎能確保提委會提名的人,都不會搞對抗?

李飛說的第二點是,提委會由社會各界人士組成,才可以對特首候選人的資格條件進行比較全面的考慮,從而降低經普選產生的特首人選不獲中央任命而導致憲制危機的風險。

但這裏又是同一個問題,由全港300多萬名選民以至全港傳媒和市民一起去監察,不是更能全面地進行候選人的資格考慮嗎?難道一、二千人的提名委員,會比全港市民更有時間、更有知識地去考慮候選人嗎?

再者,發生憲制危機的機率本來就很低,試問會有幾多人支持梁國雄(長毛)當選特首?更何況,就算長毛真的當選了,為何這樣就會帶來憲制危機?只要中央尊重香港人的意願,任命長毛為特首,憲制危機自然不會發生。

即使北京定性了長毛是「與中央對抗的首長」,那又怎樣?舉例說,紐約州也是美國聯邦的領土,但當地選民依然可以選一個政見與美國總統南轅北轍的州長出來,卻從未聽過總統會說「這個人與中央對抗,所以不可做州長」。《基本法》既然賦予了香港人這個選舉權,北京亦應尊重,不應動輒威脅說會不作任命。

至於李飛說,普選容易帶來高福利政策,但提委會按照均衡參與原則組成,有利於平衡各種訴求,可降低普選導致民粹主義的風險。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不能否認的是,民主選舉確實容易帶來高福利政策,但同樣地,不民主的政權也經常會以派福利的手段來籠絡人心。

假設提委會真的在提名關卡上守住了,成功篩走高舉福利主義的參選人,但正式提名候選人後,這些候選人卻依然可以修改政綱,互相鬥派福利來爭取民意支持。尤其是,當候選人都是同質性極高的建制派人士(例如是梁振英對唐英年),大家在政治議題上不能有大分別時(例如不可支持平反六四),屆時更需要在福利上多做功夫,才有可能突圍而出。

事實上,梁振英就是一個好例子,即使他在競選時不算高舉福利主義,但隨著當選後民望插水,他就大手筆地增加福利開支,更因此盛傳他與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不和。

換言之,真普選與福利主義並無必須的關係,一個在專制制度下產生的行政首長,都可以是大派福利之人,北京的擔心恐怕是徒然。

由此路進,「降低三個方面風險」說法,亦不是反對公民提名的有力理據。

附表:三名中央官員發言重點
bj11

(原圖來自《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15日 上午6: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京官法律觀點混亂錯誤 否定公民提名理據站不住腳(詳盡拆解北京立場系列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