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本土」派「七‧一」曾謀轉「攻」解放軍總部

梁振英大話冚「真話」  基本法自治顯「共治」│游清源│社評

2016-7-5 07:00
字體: A A A

老香港喜歡講「大話怕計數」,意思是大話通常都是誇誇其談經不起考證的,而梁振英在《施政報告》裡,四十二次講「一帶一路」,就是革命樣板戲式例子。梁振英這樣做,自然也予人「夜行吹口哨」的感覺,而最新示範動作,則見諸昨天《大公報》及《文匯報》的頭版頭條專訪。

 

梁振英在專訪中強調,「一國兩制」的制度設計沒有問題,問題只在執行上,可謂為了講大話而突顯了中共的統治本質。

梁振英的大話是:「一國兩制」的制度設計沒有問題。

中共的統治本質是:執行上永遠和法律條文甚至憲制條文有極大落差。

 

【先說梁振英的大話】

梁振英在專訪中指出,「現在社會上很多人談論的『一國兩制』的問題,其實並不是制度的問題,而是在執行上,香港是否能做到『高度自治』」。

實情卻是「一國兩制」的制度設計,先天上就存在很大的問題。

 

「大話怕計數」,筆者索性逐個數!梁振英在《施政報告》裡講了四十二次「一帶一路」,卻原來,《基本法》正文竟然也寫了十八次「等」。

「等」的其中一個意思是「列舉未盡」,而在《基本法》裡,表示「列舉未盡」的條文,絕大部分都屬於特區政府的自治範圍,而且是正面陳述,問題似乎不大。不過,魔鬼,果然藏在細節裡。

 

《基本法》第十九條第二款如是說: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對國防、外交國家行為無管轄權。」

關鍵就在於一個「」字。

事實上,《信報》創辦人林行止多年前已指出,這一個「」字就等於人大常委會可以隨意列舉任何事情為「國家行為」。所謂的「高度自治」,就隨時可被這一個「」字矮化下去。

更詭異的是,英文版相關條款,並無「et cetera」之類的字眼,似有瞞騙西方世界「英文人」之嫌。

 

如果仍然有人不信這是制度設計的「悉心安排」,那就請看看《中英聯合聲明》。

《中英聯合聲明》第三條第二款如是說:

「香港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

何來一個「」字?

再講一次:魔鬼,果然藏在細節裡,講完!

 

【再說中共的統治本質】

《基本法》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單獨看好像是香港居民「專享」的好東西,卻其實,大部分條文都可以在《中國憲法》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裡找到(連名稱也只由「公民」改為「居民」)。

在這一章《中國憲法》裡,諸如「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等,式式俱備的程度勝似《基本法》,但,實情如何?

你懂的!

對中共來說,既然連馬克思主義都可以「活學活用」,何況法律?

正是「法尚應捨,何況非法」也!

總之,法律條文寫得多美好,最終都要由黨領導,是為「在黨領導下的依法治國」(真正的意思其實是,中共官僚集團利用法律來繼續壟斷管治國家的權力)。

總之,法官,也是姓黨的。

法律,對中共來說,說到底,不過是權宜之計。

試問「一國兩制」,又豈會是特例?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5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減肥必殺技:一味靠嚇!│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