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 • 林行止導賞:《原富》原為普通人創富

【老董牛一】建華七年「只有更差」 「高智施政」遺害至今│皇甫清

2016-7-7 18:58
字體: A A A

7月7日為首任特首董建華寫在身份證上的生日(真實生日日期為5月29日),名義上正式踏入79歲。在他任內,每年生日都會有人親到禮賓府為他賀壽,祝他生日快「落」,祈望他提早落台。董建華於2005年腳痛下台,7年後迎來梁振英,不少人又開始懷念老董的時光。誠然,論政治氣氛,董治下的香港的確比「好鬥」的梁特好得多,但其實大家亦絕不應忘記,董建華推出不少堪稱「禍港殃民」的政策,遺害至今,甚至乎梁振英能坐上特首的寶座,都幾可肯定是拜他所賜……

【八萬五】
董建華1997年憑一記「江握手」當選香港第一屆特首,甫上台就提出八萬五建屋計劃,提出每年供應不少於85,000個住宅單位,希望10年內全港七成的家庭可以自置居所,並減少輪候公屋的平均時間。不過政策一推出,就遇上亞洲金融風暴,令樓價插水式大挫七成,不少中產階級淪為負資產和樓蟹,青衣灝景灣被取笑為「浩劫灣」,天水圍嘉湖山莊因樓價一沉不起,租金低廉到連綜援受助者也可負擔,又被暱稱為「綜援山莊」。
不過董建華對於無數中產因買樓變負資產,沒想出甚麼解困方案,反而在2000年被問到會否繼續「八萬五」時,竟稱「從98年就再沒有說過『八萬五』這個字眼」,不提及就不存在,被各界狂轟不負責任。

【副學士】
董建華任內香港經濟「沒有最差只有更差」,2003年失業率曾達雙位數,青年失業率更達30%。董建華對嚴峻的青年失業問題,解困方案就是推出副學士這大專學位,供中學高考考不上大學的學生入讀,延遲他們投入社會工作的時間。然而這「buy time」政策卻令副學士畢業生高不成低不就,升讀大學的學額不足,資方又不承認他們的學業,「畢業等於失業」。副學士的問題至今日亦未解決,形成「假上流真基層」的現象,無助改善收入及跨代貧窮。

【沙士】
2003年毫無疑問是香港最差的一年,香港經濟陷谷底,更有沙士重創香港,造成1755人染病,299人死亡。必須指出,現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時任廣東省省委書記張德江有份瞞疫在先,但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抗疫無力亦是事實,經歷過沙士的港人都會有印象,當時民間自救的力量比政府的各種防疫措施還來得有益及有效率。

【《基本法》23條】
沙士襲港,政府抗擊不力,但卻有餘力強推《基本法》23條立法。儘管各界質疑立法工作太倉促,條文太多灰色地帶,而且諮詢民意工作做得不足,但政府依然一意孤行,以時任保安局局長、現新民黨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為首的團隊頻繁往返立會硬銷。在種種民怨爆發下,終致逾50萬人在七一走上街頭,高呼董建華及一眾高官下台兼要撤回23條。不過對這九七以來最強烈的民意反彈,董建華的回應就是連續三日說「早晨」,其後作出的「重大讓步」還不過是三項修訂。若不是自由黨田北俊臨時倒戈,董建華亦不會在其66歲牛一凌晨,急召行會成員開會,宣布無限期押後提交23條的二讀。

【高官問責制】
七一50萬人上街,除了要董建華下台外,還有偷步買車的時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及硬銷23的葉劉。梁錦松被揭偷步買車後,外界一直要他請辭,但董建華就以「高尚情操」挽留之,一手摧毀自己人年前才成立的高官問責制。2002年董建華推行高官問責制,美其名是要官員向公眾負責,但外界都普遍認為是為了架空時任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使各政策局局長直接聽命於自己。問責制已成,但一年後大家就發現,原來政治任命的問責官員,其實只是向特首一人,而非向公眾負責。

曾蔭權年代雖曾重整問責制,為政務司司長重新充權,但問責官員免問責的作風卻延至今日,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今年5月政府公布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報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就以「不涉個別官員疏忽為由,不同意有問責官員須承擔政治責任」。昨日林鄭於立會再就鉛水問解畫時,更指自己作為政務司司長,主責為統籌和協調各政策局,若是試圖滿足議員要求而道歉,便是「越俎代庖」。林鄭這番令人嘆為觀止的邏輯,自不然會令人想起當年創立高官問責制的老董。

【教改】
老董任內該走而不走的高官,除上述兩位外,還有時任教育統籌局局長、現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而教育政策亦是「建華七年」遺害至今的重災區。李國章任內推行多項教育改革,包括提出香港中文大學與香港科技大學合併、推行新高中學制和校本條例,及其餘多項被批評追求量化的政策,但改革推行過急,令教員承受無比壓力,終有兩名教師在董建華腳痛下台後,於2006年1月四日內先後自殺。另外,2003年政府開始削減大學資源,迫使他們狂推自資課程開源,結果一發不可收拾,甚至現已出現濫開濫收的情況,學生白讀幾年資歷又不獲承認。

除李國章外,老董愛將梁錦松在1997年任教育統籌委員會主席起,推出的改革包括翌年的母語教學和2001年新修訂的直資計劃,容許學校大幅加學費。結果母語教學被外界認為是港生英語水平下降的原因之一,而在2010年政策亦被「微調」。至於直資計劃更令「名校直資化」,使傳統名校轉直資,大幅加學費變為貴族學校,直接抹殺經濟能力稍差學生的入讀機會,進一步封殺他們向上流的機會。

【殺局】
本屆立法會選舉九月舉行,有原職區議員的人參選,冀「更上一層樓」做立法會議員,但其實以往在立會及區會中間,還有一重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但董建華為求「殺死」民主黨(如民建聯鍾根所言),就解散市政局。董建華當年為求殺局,曾承諾會為區議會充權,但有否「走數」已是不言而喻,而且在1998年起,更恢復委任議員議席,至去年的選舉才完全取消委任。董建華的「殺局」方案,的確重創民主黨,使不少少壯派因上位無望而離開,尤有甚之,香港的地方行政自此收歸「中央」,區議會亦淪為無約束力的「吹水會」。

董建華貴為香港主權移交後的首任行政長官,七年管治卻令香港人領略到「沒有最差只有更差」的滋味,唯一可取的,就是令港人覺醒,明白到爭取民主普選的重要,說他是「香港民主之父」一點也不為過。梁特的「振英五年」固然令大家苦不堪言,但因此就引申至懷念「建華七年」,看畢這記錄,或者會令大家再三思。

(撰文:皇甫清)(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7日 下午6:5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回應《香港01》「偷步買樓」指控 金管局稱劉怡翔做按揭後才獲告知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