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國家盃】基沙文梅開二度踢德國出局 東道主法國決賽對C朗葡萄牙

醫委會「改革」爭議 不止於是否信任梁振英│藺懷竹│社評

2016-7-8 06:56
字體: A A A

關於改革醫務委員會的立法草案,及至近日,已被簡化至醫學界「醫醫相衛」、引入中國醫生、如何保障病人權益,以及「瘋狂拉布」、「瘋狂點人數」(民建聯主席李慧琼用詞)這幾點,再沒其他。卻其實,圍繞《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之爭議,更關係到香港更深層的管治問題!

這才是重中之重的問題。

這不僅僅是大家是否信任梁振英的問題、是否「ABC(Anyone but CY Leung)」的問題。

而影響之所及,絕不限於醫學界,亦絕不限於病人權益。

食衛局局長高永文連日來,都把《草案》包裝成加強保障病人權益的舉措,甚至聯同過往受害者及個別病人權益組織向議會施壓。的確,增加醫委會的非業界成員數目,可以畧為減低醫生在醫委會中的壓倒性優勢。但同一時間,醫委會的業外委員仍須由行政長官委任,最終所代表的亦只會是政府當局。

根據《草案》以及政府當局將提出的全體委員會階段修正案(CSAs),醫委會的「業外委員」將由4名增至8名,而此8名特首委任之的「業外委員」之中,規定3人須先由「由食物及衞生局常任秘書長(衞生)……指明的組織」選出,這些組織須由常秘「藉憲報公告指明其認為代表病人利益的組織」。

問題就正出在這裏:

一、「業外委員」最終仍須由行政長官委任;
二、「代表病人利益的組織」並無實質定義,袛由食衛局常秘刊憲指明。

這亦即是說,這些業外委員的產生辦法,跟行政長官須由「小圈子」選委會選出又或提委會提名,當選後再由北京「中央」任命,同出一轍。

「代表病人利益的組織」亦跟選委會或提委會一樣:哪些組織有權,哪些被排除在外,病人乃至公衆都置喙無從。

政府當局甚至可以隨時通過到時候的常秘刊憲,剔走「不聽話」、敢於與政府及/或醫管局的病人權益組織,並以大家過去未從聽過的新組織取而代之。

得以進入建制的「病人權益組織」,也就自然會為保持建制內發聲的地位而噤聲。

高永文卻力銷這種制度可以代表病人權益!

再說,即使是由醫學專科學院選出的委員,選出後都一樣仍須行政長官委任。但高永文卻稱政府不會對醫專選出的人選不予委任。(經過「8.31」一役,港人都知道不獲「中央」同意的人士,都會被封殺,根本連「入閘」成為候選人的機會都沒有!大家又如何相信往後的局長和行政長官不會照辦煮碗?)

高永文如今即使開出怎樣的「支票」,作出什麼「承諾」,只要沒有在法例條文中明文列出,下一任的食衛局局長和行政長官都沒有法律責任遵行,甚至連高永文和梁振英都可以在《草案》三讀通過之後「過咗海就神仙」。

行政當局的法定權限,如今就是如此模糊不清,當權者大可肆無忌憚地埋下他日可鑽的空子。

醫學界是否「醫醫相衛」,一直以來都叫人憂慮。可是,政府藉病人權益之名修訂《醫生註冊條例》,變動醫委會的組成,卻始終不肯把行政長官所擁有隨時操控醫委會的權力撇除,實難怪醫學界以至民間都出現質疑聲音,認為當局將把中國醫生引進香港的公共醫療體系。

香港大學的副校長任命風波、港大校委會所發生過的種種事情,以及「梁粉」獲梁振英以當然校監身份委任大舉進駐校委會,已說明前朝benevolent dictatorship/enlightened despotism的體制已被濫用:香港成為特區的第十九個年頭,當權者已把過往運用法定權力(statutory powers)的論理完全扭曲。

坊間對當局「改革」醫委會的反彈,亦只不過反映大家對這種扭曲的不滿。

要是大家還繼續把環繞《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的爭議,簡化為是否信任梁振英、是否「ABC」,是否縱容「醫醫相衛」、是否關顧病人權益,是否應趕在今屆立法會會期內「袋住先」接受當局的「改革」,只恐怕是對近年香港管治(governance)所面對的肆意扭曲,視而不見。

香港人是否都甘當駝鳥?  .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8日 上午6:5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明星代言人│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