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管局改革】草案改組研訊成員受質疑 成立「醫療申訴專員公署」是否出路?│郭予真

廉署一姐突遭撤職因「中央」不信任 李寶蘭成梁振英政府不容之人?│廣雅仁

2016-7-8 20:51
字體: A A A

去年7月才晉升為廉政公署署理執行處首長的李寶蘭,昨日突然傳出離職的消息,原職位將由其副手之一的執行處處長(私營機構)丘樹春接任。外界普遍估計,李寶蘭的離職,或與她早前被取消署任有關,被取消署任則有說是因為她不獲北京中央信任。因為廉政公署的法定架構,行政長官梁振英在今次的廉署人事調動決定中,恐怕難以獨善其身。

明日之星突遭撤職 做錯事令梁振英政府不滿?

李寶蘭1984年加入廉署,出任助理調查主任,2002年晉升至首席調查主任,2010年官拜執行處處長(私營機構),本來2012年在時任副廉政專員兼執行處首長李銘澤離任之後,李寶蘭就有望接任執行處首長一位,但盛傳當時新任的廉政專員白韞六認為她資歷尚淺,找回已退休離開廉署的黃世照「回巢」,最終要到去年才將李寶蘭提拔作署理執行首長。

李寶蘭是廉署首位被派往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受訓的廉署女調查員,被視為廉署的「明日之星」,理應不日即可「坐正」,但卻突然傳出取消署任並調離執行處 的消息。雖然情況有相當差異,但「劇情」如此發展,論叫人感到突然以及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的程度,不期然令人回想起23年前的「徐家傑事件」。

1993年,首位華裔執行處副處長徐家傑,突然遭廉署根據《總督特派廉政專員公署條例》第8(2)條解僱,事件促使立法局首次運用《權力及特權條例》進行調查。廉署當時以涉及機密為由,拒絕透露解僱原因,但坊間普遍認為徐家傑當年與北京國安有聯繫,惹來港英政府不滿。

執行處首長任命非中央負責 撤職決定非白韞六即梁振英?

今次李寶蘭被取消署任,早前有傳聞指,是因為李寶蘭曾到美國FBI受訓,「與美國關係良好」,對中央的「忠心」成疑,對北京關注的不少案件,亦沒有落力調查及起訴,而引起中央不滿。但作為署理執行處首長(兼副廉政專員),李寶蘭的任命及人事變動,並不由中央負責。

在廉政公署的系統中,除廉政專員是根據《基本法》由北京中央按行政長官的提名委任外,身兼副廉政專員的執行處首長,以及其他廉署人員的任命,都與中央無關。換言之,徐家傑及李寶蘭的人事調動,決定者很可能是廉政專員或行政長官(九七前專員由港督而非英廷任命)。

此外,根據《廉政公署條例》,凡對「廉政專員」的提述都包括廉政專員和副廉政專員,亦即是說,條例賦予專員的權力和職能,副專員都有權行使和履行。而由於專員都是由其他部門的資深公務員「空降」出任,副專員則由內部晉升,因為副專員對廉署的日常運作甚為重要。

正如本報早前撰文所指,無論是港英殖民地時期,還是主權移交之後,廉政公署都享有超然獨立性,不受任何政府部門干預,直接向港督或特首負責。廉署的獨特構成,雖可保證廉署調查的獨立性,但亦某程度上令其成為一個「獨立王國」,大量的訟訴或人事決定都不透明。徐家傑的先例,亦多少會令外間相信,對於港英政府所不容的人士,廉政公署可以採取解僱的方式對其「一除而後快」。

梁振英電邀白韞六任專員 退休再「出山」極罕見

至於今次李寶蘭遭取消署任,是否與她為梁振英政府乃至到北京所不容的人有關呢?李寶蘭遭降職,現任廉政專員白韞六承認有參與人事決定,但就拒評特首梁振英有否參與有關決定。如果說梁振英在今次李寶蘭取消署任事件中的角色不明顯,那麼作為李寶蘭上司的白韞六,就應負上最大責任。而再看梁振英與白韞六之間的關係,加上《廉署條例》第6條賦予行政長官的權力,也可以推斷此事絕對不會只是白韞六的個人決定。

白韞六在2012年梁振英上任時,獲委任為廉政專員,當時的白韞六年屆57歲,已從入境處退休兩年。往屆的廉政專員,一概是由公務員系統調派,屬於平調或升職,像白韞六這般,已經退休又再次獲委任出任廉政專員的情況,還是首次出現。雖然廉政專員的任命,是由中央人民政府作出,但白韞六在履新首日就公開表示,是梁振英親自打電話邀請他「出山」擔任廉政專員一職。白韞六是首名變相政治任命的廉署專員,能否如過往由公務員出身的廉政專員般,保持政治中立,也惹人懷疑。

(撰文:廣雅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8日 下午8:5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銅鑼灣書店】港府赴京磋商檢討實屬「失焦」 「通報機制」豈是港人所慮?│甘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