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泥前度│有情360網誌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拍不下的記憶│陳頌紅網誌

2016-7-9 23:00
字體: A A A

 

上一次去京都,拍了四百七十張照片。比起第一次去,拍了接近一千張照片,已經算是克制。

通常,過了一段時間,對某個地方或者某個日子的熱情稍退,我就會細心翻看當時拍攝的照片,然後刪掉一部分,只留下最值得留下的,以免將來要在電話裡幾千張照片中找一張特定照片時,慘過在年宵市場尋找不知何時掉到地上的一隻耳環。

但也不得不承認,因為有了手機,因為玩facebook,對身邊所有人與物的濫拍指數,濫得直迫「水性楊花」程度──愛人要拍、家人朋友要拍、貓狗不得不拍、桌子又拍、杯子又拍、吃剩的蛋糕都拍、陽光好要拍、下雨天要拍、下雨天帶了壞的傘子更要拍……總之什麼都拍,令我懷疑大部分人──包括我自己──的腦部記憶已經植入手機裡,一旦遺失手機,生活中全部經歷和記憶,都會煙消雲散,剩餘一片空白。

美國費爾菲爾德大學心理科學家Linda Henkel更提醒我們,只顧拍照,很容易會錯失原來可以用心細味的重要時刻,到頭來,可能只餘下一大堆亂七八糟、之後也不會再翻看的照片在手機裡,而忘記當中的情感震撼(《心理科學》)。

她在大學裡的藝術博物館進行實驗,讓受試者觀賞博物館內一些展品,其中一半人要走近展品,仔細欣賞它們,另一半人則只須為展品拍幾張照片。到了第二天,受試者要進行記憶測驗,首先要認出自己看過的展品,之後要描述展品的其他細節。結果發現,只顧拍照的人,不但認不出自己看過的展品,對於當中的細節,頂多只能記起小部分(有些人更完全記錯)。而曾經走近展品觀賞的人,表現就好得多。Henkel指出,這是「拍照減值效應」,即是以手機、相機去同步經歷一些事物,反而會造成記憶轉移,令原來可以牢牢記住的畫面,分散在手機上。加上拍照時削弱了對「感受」的專注,改變認知過程,於是,拍下的往往比感受的多,照片最終只淪為社交網站上的大雜碎。

 

(圖源:《American Beauty》電影劇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9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夏日頂肚消暑餐│林木木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