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21歲】徐子見:吃喝玩樂佔據21歲「港豬」學生年代 「政治就等政治人物搞」│方浩文

常月明

-留給最愛女兒的說話

女兒在他方,無法面對面嘮叨,惟有一週一家書,寄上碎碎唸,繼續讓女兒耳根不清靜。常月明,生於月圓之夜,又名「常哦」,那是女兒沒大沒小地替她起的花名。

這樣的文革│常月明網誌

2016-7-23 09:49
字體: A A A

女兒:

專門研究文化大革命的學者、UCLA教授宋永毅,策劃並組織「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國際研討會」,於六月二十四日,在洛杉磯跟來自多國的六十多個學者,一起進行研討。

在從事資料搜集及研究的時候,他還解密了一些在廣西地區發生的人吃人事件。據資料所示,僅在廣西武宣縣,已經有302個所謂「階級敵人」被吃掉,多數是被挖出肝臟和心臟,讓紅衛兵「分享」。

宋教授指出,在中國,文化大革命尚沒有成為一門專科,但是在西方國家,早已有很多專門研究,不少人還因此而拿到博士學位。在宋教授的角度,能認清歷史,反省過錯,才可以避免重蹈覆轍。

媽媽對文革,也有不可磨滅的痛苦記憶,因為我的外祖父母,都是被紅衛兵活活折磨致死。因為外祖父被批鬥成資本家,紅衛兵來抄家,拆屋頂、挖地板,為了想搜出金條、美金,但一無所獲,便老羞成怒。每天太陽才出來,一大群人就上門,把兩位老人家推到後院罰站,不准吃不准坐,連水都不能喝,太陽下山方可以進屋。後來有人發覺他們借助後園一個葡萄架遮蔭,立刻把架子砍掉。沒多久,外祖父眼睛瞎了,也先走了。外祖母還是天天在太陽底下乾煎,最後也熬不住去世。

紅衛兵進駐外祖父母的家,不過「皇恩浩蕩」,還肯留下兩個小房間讓舅舅和舅母一家五口居住。一個溫暖的家,忽然就變成了大雜院。而且時刻被監視,稍說錯一句話就會被罰。

除了外祖父母慘死,我另一個小舅舅和舅母,也因為兒子向紅衛兵告密,說自己爸爸不讓他在牆壁上寫成「毛主席萬歲」,而被抓去牛棚,關了九年。另一個小姨,因為丈夫曾是國民黨軍官,紅衛兵迫她跟丈夫離婚,四個兒女要跟母姓。一家五口只能擁有一張被子,在天冷的日子,可以想像是如何熬過去。

文革令多少人家破人亡,實在不計其數。在那些日子,人性變得如此醜惡,甚至不把其他人當是人,這種恐怖的「敵我矛盾」、「階級鬥爭」,拖垮了一個年代,如果不汲取教訓,讓這種思想復辟,實在叫人心寒。

媽媽草於遙遠他鄉
二O一六年七月二十三日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bhoffert.faculty.noctrl.edu)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23日 上午9:4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雞同鴨講 —— Flossing喺英國解作用牙線,去到美國就變咗「曬命」?│A Chicken Talking To A Duck By Chatter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