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將一張紙摺上51次後能給你的啟發

高鐵能否追加撥款? 爛尾是否遙不可及?

2014-4-16 01:29
字體: A A A

高鐵2010年撥款在爭議聲中,因親北京派全力護航而得到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卻其實,無論是一地兩檢的安排,以至到地質問題如何處理,當時都還是懸而未決,即使到了今天都仍未有答案。而如今既然當局勢要向立法會申請追加撥款,議員會否「顧存大陸」、行禮如儀,還是會否決撥款,甚至拉布?

而高鐵爛尾,又是否真的遙不可及?

事實上,據港鐵公司1月份的內部評估,高鐵超支已是必然會發生的事,加上今次鑽挖機損毀,工程再進一步延誤,並且須再行購置器材,政府肯定要尋求額外款額去填補2010年撥款無法應付的成本;而理論上最就手兼且最正路的做法,自然就是向立法會申請追加撥款。

然而,高鐵從來都不是廣為公衆支持的工程項目,兼且爭議甚多,例如一地兩檢如何實行的問題一直都未解決,高鐵沿線地下水流失、農田乾涸、水井枯竭、街道和樓宇出現裂痕等,亦困擾着不少市民。如今一旦申請追加撥款,各方都必然會要求政府當局和港鐵首先解決上述的所有問題。

目前的政治環境對特區政府來說,一點都不樂觀:財政預算案的拉布即將開始,而從商經局分拆出「創新及科技局」之建議亦已有議員表明會拉布。一旦當局為高鐵超支而向立法會追加上百億元的追加撥款,則後果已寫在牆上:2009年底、2010年初立會財會審批撥款之時的拉鋸,只會再一次出現。

而問題是,相比起2009、10年之時的上一屆特區政府,今屆特區政府的政治能量更低,承受拉鋸的條件更差!

值得留意的是,與立法會大會審議法律草案的程序有別,財會審批開支撥款並未出現過「剪布」。

2012年底,行政長官梁振英的「長者生活津貼」(OALA)因當局堅持設資產審產,又堅持要扣減高齡和傷殘津貼,有別於選舉政綱提出的「雙倍生果金」,而面對拉布,財庫局庫務科常任秘書長謝曼怡亦只是以提交新文件取代舊文件的取巧手法,令社民連梁國雄提出的大量議案瞬間失效。

既然已取巧過一次,要取巧第二次,又談何容易?

再說,一地兩檢涉及中國出入境及海關人員在港執法的爭議,但問題至今都毫無進展,甚至可以說是連影都冇。

議員一方面可以純粹從原則出發,貫徹始終地反對高鐵、反對大白象、反對溶合、反對更多中國旅客抵港,亦可以從技術層面和法治原則出發,以一地兩檢毫無寸進為由,反對批出追加撥款。總而言之,條條大路通羅馬,否決或拉布拉垮追加撥款的理由俯拾皆是、手到拿來。

或者,身為公共行政學者的運房局局長張炳良,以至到庫務科常秘謝曼怡,甚至金融學者出身的陳家強,當前急務已不是如何取得立會財會通過追加撥款,而是如何繞其道而行,從其他途徑尋求「水源」,如改以BOT(建造、營運及移交)之類安排,將高鐵超支部份改以貸款、發債或上市集資去支付。

只不過,這些繞行的做法,都很可能須修改原先的撥款申請,亦即要過財會一關。

高鐵爭議事到如今,爛尾已不是完全遙不可及的事。

卻其實,爛尾對香港一般市民來說,影響相當有限。廣深段的高鐵早在2011年中已連接到設於龍華的深圳北站,而且該站有由港鐵營運的深圳地鐵4號線連接,距離落馬洲連接的福田口岸只不過是9個地鐵站。

而在今年內,位於深圳市中心的福田站亦會啟用,港人(尤其是新界居民)如果真的要搭高鐵,到福田乘搭不會較諸到西九龍來得困難。

再說,在沒有一地兩檢之下,任何人即使專程到西九龍乘搭高鐵過境,經過中港邊境之後其實都要落車辦理中國方面的入境手續,然後再次上車(從中國出境到西九龍,反之亦然),所須時間,不會跟自行經落馬洲管制站和福田口岸過境到福田站乘搭高鐵有明顯差距。

因此,高鐵爛尾,最大影響的可能是西九龍各大樓盤已被炒起的樓價,包括新盤、現貨盤及二手樓盤(另外就是軍方快速調兵的策略布局)。

高鐵香港段全長26公里,全程皆為隧道,安全標準包括防火、排水等的標準都理應較諸地面鐵路更高。當局亦是以安全為理由,堅持清拆石崗菜園村作為救援站(以及車廠)的選址,堅拒考慮其他地方。如今一場黑雨,已水浸得足以令鑽挖機報廢,將來載客營運如何防止水淹,頓成大家都要問的問題。

在一地兩檢毫無進展,高速卻不能省時,安全又成疑問,買不符標準的中國製列車亦遭質疑,衆多因素之下,即使追加撥款最終再一次在爭議聲中得到立法會財會通過,都只恐怕是把公帑倒進無底深潭。立會中的民意代表,亦自然會知道應如何抉擇。

(圖為2010年反高鐵其中一場集會,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16日 上午1:2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寧棄新聞時間性「押後」批「李陳訪美」 《文匯》《大公》依序發布北京政治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