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裁決指中國在南海無歷史性權利 評論員料僅有「小磨擦」「輿論戰」│甘樂宜

讀者投稿

《852郵報》歡迎讀者投稿。請將稿件電郵至 editorial@post852.com。電郵來稿者請註明文題、筆名、個人資料及作者簡介。讀者投稿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報立場。編輯部保留對所有稿件的篩選及編輯權利。

陸子瀧:《打工仔與西西弗斯》│讀者投稿

2016-7-12 18:41
字體: A A A

最初,妳是從讀藝術系的同事 Elaine 口中聽到這個神話故事的。妳本來沒有什麼感覺,然後你又聽到第二、第三,第四位同事跟妳複述這個故事。最後妳開始有所共鳴,明白大家不停談論的原因。因為我們就是故事的主角,我們就是西西弗斯。

西西弗斯是希臘神話裏面一位被神明懲罰的人。他被判要將大石推到陡峭的山頂,每次快推到頂峰時,手中的石頭便會滑脫,於是他又要回到坡底,重頭上路。這是一個周而復始,永無止境的地獄勞動。

整整兩年,對著妳的是排山倒海的工作和苦無升遷的環境,妳不敢想像原來妳已經在這個妖域工作了那麼長的時間。妳曾經滿懷希望,一心想著在這間公司大展拳腳,發揮所長。不過殘酷的老闆大概只用了兩個星期就粉碎了妳的衝勁。

在香港工作,經常OT 是常識吧?作為 fresh grad 的妳一早已經認命,只是妳沒有想到原來騙徒的手法是層出不窮的,叫職員OT 的方法原來可以如此陰濕。

妳發覺老闆總是在臨放工的時候,在妳的桌上放低文件,然後瀟灑地對妳說:「麻煩出份計劃書俾我,聽朝個客要。」然後她便揚長而去,彷彿看不到妳哀怨的眼神,也看不到牆上的時鐘,時針已經指著七字。妳面色一沉,一個箭步,衝入了洗手間。

有時妳也會感到安慰,老闆偶然也會轉轉花款,出第二招絕技。這一招叫地圖炮轟殺,臨放工開會。這招威力驚人,屬於攬炒技,能夠波及所有員工。合約上列明的五天半工作制當堂成為一句笑話。

開會的作用應該是用來檢討得失,讓員工匯報工作進度,尋求突破。然而富有表演慾的老闆總會以為開會就是她舉辦talk show 的時間,她其中一個偉大的演出就是示範如何不用粗口侮辱別人。

「我覺得妳咁樣同成日冇做過野冇分別。」「我請你返嚟係幫我解決問題,而妳係乜都解決唔到。」「你有冇帶個腦返工㗎?」

Marketing 小嘍囉、編輯部一姐,剛剛畢業的箭靶 (就是妳),全部人無一幸免,通通被罵得狗血淋頭,貶至一文不值。妳滿心疑惑,假若我們的辦事效率奇低,那麼公司的生意是誰找回來的呢?妳氣得咬牙切齒,在開會結束後,妳又再一次衝進了洗手間。

兩年彈指即過,妳去洗手間的次數急速上升,但妳沒有選擇離開。是因為妳是貧二代出身,彈藥不多,害怕找不到第二份工作?還是因為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漸漸對公司產生感情?

兩年期間,妳見證十五位同事離開公司;妳目睹老闆因為打機延遲出門,而得罪了澳門的大客;妳見識過客人的粗言穢語,他們投訴貴公司的定價太混亂。在這個光怪陸離的異空間中,妳慶幸遇上了Janice 和小敏兩位好同事,她們和妳共度了無數個瘋狂OT 之夜。

對了,大家知道西西弗斯在面對永無盡頭的搬石頭苦差時,他是用什麼心態抗衡這種絕境?他用樂觀的態度面對這個詛咒,他認為石頭仍然受他所控,除非他用力推動,否則石頭連走上斜坡的機會也沒有。於是他抱著這種心態,一邊哼歌,一邊看風景,在絕望深淵中尋找快樂。緃然所謂快樂聽上去是多麼的荒謬,不過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法國小說家卡謬曾經說過:「我們必須想像西西弗斯是一個快樂人。」於是妳,Janice 和小敏也開始研發出一套令自己快樂的方法。

Janice 是讀雕塑係出身的,就像醬爆一樣,她從來沒有放棄要成為一個偉大藝術家。OT 時段,她會安靜地走到後樓梯間,點上一支煙。灰色迷幻的煙霧從口中徐出,伴隨著大腦輕微的缺氧,她開始了她的終極幻想。這個樓梯間在迷霧的熏陶下,變成了一間典雅的藝術工作室,看到象牙白的色調加上自己喜愛的神像雕塑,她快樂地笑了。

小敏作為公司唯一的編輯,她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她費盡心思處理排版,為公司找尋優秀的作者,可惜換來的只是老闆無盡的謾駡。於是她開始還擊,武器是標準的廣東話粗口。「X你老母!做X死人咩?」這是她的口頭禪,彷彿越說得激動,壓力越輕。「食X屎,妳再逼我而家就即刻遞信。」她和老闆的相處就像是高手對峙,彼此寒冷如霜的眼神交換,彼此鋒刃相剉。在凌厲低俗的粗口中,她的情緒得到發洩,小敏也快樂地笑了。

妳自己呢?妳又如何尋找快樂?「次次照完肺或者開完會,你都衝入廁所,其實搞乜鬼?」她們忍不住問妳。「冇做啲咩,唔係開大開細,只係想喘一口氣。」妳苦澀地回答。在洗手間中,妳撫著疲累的雙眼,戴上了耳機。耳中傳來的是藍調搖滾歌手 John Mayer 舒適醉人的歌聲,聽著名曲《Gravity》,心靈得到洗滌,這片刻的寧靜令妳快樂地笑了。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妳的上司平時如何擦鞋,如何把死貓送給妳吃,妳也不打算和她計較。今次她卻偷偷把妳簽回來的廣告當成了自己的功勞,強搶客人。這一刻,妳的神經線斷掉了,妳面容扭曲,從袋中拿出一封準備已久的白色信封,向老闆的房間直衝。

「我唔撈啦,會賠返一個月俾公司。係咁先。」就在拋出信封的一刻,妳意識到妳贏了。妳再不是西西弗斯,妳是能掌管自己命運的天神。妳的內心毫無膽怯,老闆的無情咒駡再也影響不了妳,同事的高聲議論妳突然也聽不到了。妳的世界頓時豁然開朗,身邊雜音變得寂靜無聲。時間剛到七點,妳拿走了少許個人物品,打開了公司的大門,豁然離去。

來到公司樓下,妳想起了好朋友Janice。於是妳也點起一支煙,看著煙霧繚繞,妳總算拋低了神話裏的石頭和山峯。嘔血OT、奇葩老闆,白癡上司和無窮屈辱彷彿也隨著煙霧從你口中吐出,然後散去,不復存在。

妳對著大樓伸出了中指,輕鬆地說:「西西弗斯,enjoy moving your fxxking stone,老娘走先一步了。」空氣中彌漫著煙草微醺的滋味,還夾雜著一種妳嚮往已久的味道,那種味道叫做自由。

(撰文:陸子瀧;政治太複雜,愛情太混亂。為了消除政治智障,促進浪漫主義,讓我們一起來研究這人生兩大課題。)(原圖為蘋果日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12日 下午6:4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文翠珊明接任英國首相 促廢《人權法》曾錯引案例被譏「可笑」「孩子氣」│甘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