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一恒:南海判決是中共的及時雨│讀者投稿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做完好人做壞人│陳頌紅網誌

2016-7-13 23:00
字體: A A A

 

有一天匆匆忙忙跳上的士,準備去中環看醫生,上車之後,才猛然記得自己錢包中好像只餘下幾十元,於是不斷瞪著的士收費錶,它跳一下,我的心就跳七下。幸好交通暢順,抵達目的地時,把錢包所有紙幣、零錢都倒出來,剛剛夠數,還可以非常慷慨地付司機五毛錢小費,想必他一定很感激。

下車後當然第一時間找櫃員機,排隊期間,我看到前面的女人在提款時,順手把文件袋放到櫃員機頂上,然後才提款。當她轉身離去,文件袋就遺留在那裡沒有拿走。我叫住她,她才如夢初醒,不斷向我鞠躬致謝,還說「真幸運!萬一不見了,老闆必會辭退我」。啊!幫別人保住一份工作,我的頭頂立刻現出光環。

步出銀行不久,就看到有些人正在街上募捐,有一個捧著箱子的中年女子,跟我的眼神撞個正著,微笑地向我走近。不妙!剛才提款的四千元,全是千元紙幣,怎麼辦?但想了想,這些慈善組織,幾乎每天都遇到,少捐一兩次也沒什麼大不了吧?於是,不管那個中年女子如何在我耳邊疾呼「請幫幫獨居老人吧」,我都殘忍地別開臉,急步走了過去。

其實我最同情的,就是獨居老人。將心比己,我沒有子女,將來我和伴侶隨便哪個先死,餘下的一個,就會變成寂寞可憐的獨居老人。所以即使沒零錢,捐一千元也只是一點心意。為什麼那天我會吝嗇起來?

史丹福大學社會心理學家告訴我,這種忽然冷漠,源於之前我做了善事(提醒失魂女子拿文件袋),我的好人形象膨脹起來,過度自滿,反而會減低之後對自己行為的在乎。情況就如銀行戶口突然多了幾個零,於是,花掉一點冤枉錢也無妨。研究人員在實驗中就發現,受試者在寫完自己優點、做過的好事之後,願意捐出的善款,比只寫自己缺點、做過錯事之受試者,明顯少得多。另外,一些看完高尚情操電影(《舒特拉的名單》)的受試者,傾向吃一些不健康的魔鬼零食,道理都是一樣。

 

(圖源:《壹週刊》)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13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全民追捧國家隊KO英格蘭 冰島僅298人轉台唔睇波│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