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屍大火】兩單位門外起火傳住戶素有積怨1男1女1小童燒焦死1墮樓亡 包括單程證來港團聚僅5日母女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白韞六幫了還是害了梁振英?│王陸│關公拆局

2016-7-16 08:30
字體: A A A

這星期被上司整得最慘,最需要「關公」代為申張正義的,應是ICAC前一姐李寶蘭。

署任一年後突然被無理搣柴降回原位,消息傳出後當事人決定降職是正常反應,要求盡快離職亦是人之常情,因為已再不能接觸機密資料,返工再也無法運作;但被上司主動公開指斥「工作表現未曾達到有關職位要求」,且以「涉及個人私隱」為理由,拒絕交代原因,這種「公開示眾」「不容答辯」的蓄意人格謀殺手法,對任何打工仔也不公平,更遑論是工作性質極其敏感的廉署一姐!

加入廉署之時,李寶蘭必須簽署保密承諾,不論在職或離職後,均不可向外界洩露案件或個人機密,因此即使被上司把她「工作表現未達要求」的個人私隱及廉署內部人事的機密決定高調公開,她也只能永遠啞子吃黃蓮,不能多發一言。

更令李寶蘭難堪的是:在署任的一整年,上司從來沒有告知,她的表現如此不濟。根據報章內幕消息,上司自辯的理由是李寶蘭是成人,對自己的表現應心中有數及自知之明,否則便連BB也不如。

外人會很難想像,以廉署這樣「位高權重」的政府執法機構,其考勤和升遷制度竟會如此兒戲,最高層兩位要員的工作關係及互信程度,竟會不堪如此。李寶蘭開始離職休假後,還要一再受盡侮辱,完全沒有申訴機會,令人無法不掩卷慨嘆:她到底做了甚麼大逆不道之事,值得上司如此瞓身追殺不捨!

今天即使關公出馬,恐怕也不能幫李寶蘭做些甚麼,因為李寶蘭入職時還應作了另一個承諾,就是不能做出任何會令廉署及政府尷尬的事,所以李寶蘭縱使真的受了很大委屈,也不可以公開和上司對質,只能透過內部渠道要求跟進,但這類投訴的處理絕不透明,結果也不會對外公布,更不會還李寶蘭任何清白,因為上司對她的指控,經已深入民心。

沒有輿論的壓力及議會甚至法庭的追查,李寶蘭被取銷署任的真相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公眾亦只會關注梁振英能否留任,對於李寶蘭遭遇的關注,很快便會置諸腦後。

不少人猜測李寶蘭這次出事,是與調查梁振英的案件有關。這猜測將永遠無法證實。但廉署經此一役,內部士氣肯定大傷,自動辭職的人陸續有來,內部全面換血在所難免,任由掌實權者全面控制為所欲為,這才是廉署未來最令人擔心的現象,更可能是李寶蘭被逼離職的真正原因,也應是李寶蘭等舊人最感痛心的地方。

親政府及建制的人士全面進駐公營機構及政府諮詢組織,例子愈來愈多,幾已人所共見,梁振英去得太快太盡,會否適得其反,引起社會反彈,繼港大校委會之後,李寶蘭事件會是另一個指標。

白韞六這次明顯是上級決定身不由己,語言偽術功力不足,公關安排有欠周全,回應口徑自以為是,整體表現未達要求,結果內外均難服眾,梁振英委予重任,應該「多得佢唔少」,因為經此一役,UGL議題又再被擺上枱,若有人要逼他放棄連任(不論參選與否),李寶蘭事件是否及如何跟進,將會是雙方討價還價的一大籌碼!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16日 上午8: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決戰立會】新東建制民建聯兩席在手 李梓敬容海恩鄧家彪方國珊「坐一席望多席」│郭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