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跑馬仔】now:傳林鄭稱已訂明年「7‧1」機票赴挪威│丘偉華

馮仁釗 -缸湖內外

-缸湖內外

炒股三十年,大起大落,險死還生,歷盡風浪,看透大中小鱷百態,在金融資本當道焗賭的年代,仍然在股海浮生,冒險犯難,鱷魚頭上釘蚤乸。人性是社會關係的總和,缸湖內外,盡顯人性貪婪與恐懼的面相,主宰一切。

水長流債股金𣾀資產齊升 南海劍拔弩張潛在黑天鵝│馮仁釗│缸湖內外

2016-7-15 08:04
字體: A A A

世界變得愈來愈難以理喻,無論政治或經濟,傳統智慧每天都在被顛覆,一本通書絕對不能睇到老,否則不但失諸交臂,無法解釋現實,更可能累己之餘,誤盡蒼生,招致嚴重損失。

英國公投脫歐出乎意料之外成功,本被視為黑天鵝,觸發全球金融市場重大震盪,避險(Risk-off)資金瘋狂湧向債市,即使貼錢避難收負息亦在所不惜。美國十年期國債孽息固然一度跌至歷史新低水平,全球負利率的國債亦增至近13萬億美元的新高紀錄。與此同時,過去一周以來,美股卻創出歷史新高,道指和標普雙雙破頂,沽空大鱷如索羅斯之流恐怕亦要損手,而港股亦已升破牛熊分界線,未到中旬,7月已經大翻身。理論上,牛市重臨,儘管在現實世界裏,人人耳聞目睹,都知道實體經濟不景氣,消費疲弱,吉舖處處,失業率雖未明顯增加,但與銷售額掛勾的現金收入者(Income-earners)和餐搵餐食的計薪勞工(Wage-earners)收入大減,卻是不爭的事實。

記得以前看過一本投資理論著作,作者提供一個穩勝的策略,分散風險,將資金分為四大部分,分別投放在股票、債券、貨幣和黃金(商品)四個不同範疇之上,不少主權基金包括香港外滙基金,基本上都以此為藍本,目的不在求取高回報,而在保本。在量化寬鬆大行其道之前,這個投資策略基本沒錯,因為債券和股票市場本質不同,避險和追求風險(Risk-on)背道而馳,此消彼長,息率的走向主導趨勢,亦是貨幣主義政策的重要基礎。況且,按照索羅斯的反射性理論(Theory of Reflexivity),投資市場經常出現由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的現象,即使平均投資於不同範疇,往往一方的收益會比另一方的損失為高,整體而言,仍是有所得着。

但金融海嘯爆發以後,全球經濟大國無不以直升機撒錢策略救市,大灑金錢,擴大央行資產負債表以增加金融系統的流動性之餘,也積極買債為銀行和企業製造收益。長期的低息環境目的本來是鼓勵銀行向企業放貸,刺激投資,帶動實體經濟增長,但唯利是圖的資本主義定律教資金擁有者(尤其是以近零息從央行取得融資的金融機構),眼見實體經濟的回報太低,而且虧蝕風險很高,所以寧願買債收息也不願投資,結果連同債價的上升,回報更加可觀。以英國公債為例,年初至今的總回報(價連息)竟高達13.7%,又豈能不令游資趨之若鶩?

與此同時,盈利能力強和派息高穩的股票,尤其是公用、電訊和生活消費必須品,也吊詭地成為債券的替代品,大受「尋息活動」的投資者青睞,債券和股票的走勢不單不再背道而馳,反而出現比翼雙飛的奇特現象。

其實,不單risk-on、risk-off齊飛,資金氾濫之下,連帶黃金和物業資產亦重現升浪。無他,繼歐盟和英國又再擴大買債規模後,新近參議院改選大勝的日本安倍政府又準備放水10萬億日圓刺激經濟,加上口說直升機灑錢無效的中國,實質上亦是大開水喉催谷經濟,在全球水長流的情況下,幾乎任何資產都會易升難跌,造淡的沽空者注定九死一生。

淡友當然希望發災難財,下一隻黑天鵝只能寄望南海爆發戰爭。今次的仲裁結果,菲律賓大勝,中共暴跳如雷,事前事後皆低貶海牙仲裁決議是一紙廢文,既不承認,也不遵守。為了安撫國內民粹的五毛,中共在大陸更散播謠言解放軍已進入一級戒備,只要其他國家一旦進入中國自定卻被海牙仲裁法院否決的領海,隨時開戰,結果說過了頭,連外交副部長劉振民也口不擇言,誣蔑仲裁法官收錢辦事,如此失儀外交,令人吃驚。實際上,口硬的中共從來都希望通過協商合作解決爭議,幸好咀藐藐又牙斬斬的菲律賓總統阿奎諾已下台,否則他出言不遜,中共面子放不下,不想打也可能要被迫出手了。

不過,關鍵卻是美國的取態。過去美軍機艦在中共已建機場的渚碧礁和美濟礁12海里外巡航,因為主權爭議未決,但現時南海仲裁決議指兩礁只屬低潮高地,不享有任何海洋權益,沒有領海,自詡是「世界警察」的美國早已聲言會在任何海洋法許可的地區巡邏,會不會悍然進入二礁的海域呢?

To be or not to be,世界的安危和全球股市的升跌,全繫於此。結果如何?天曉得!

(hec.edu網頁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15日 上午8: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商台對開行人路 驚現「危險,請勿靠近」牛皮紙包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