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遜爆冷任外相 盡顯文翠珊「公我贏字你輸」功架│皇甫清

政府擬推「守護卡」保護智障人士權益 葛珮帆去年倡「自願登記」「異曲同工」│甘樂宜

2016-7-15 21:14
字體: A A A

警方於去年沙田美林邨老翁被殺案中,錯誤拘捕一名其後證實與案件無關的智障男子。監警會調查後,裁定涉事的9名警員需要接受處分。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昨日表示,助理處長將會檢討現時的程序與訓練。除此之外,警方擬於今年第三季推出「守護卡」以助識別,讓警方處理涉及智障人士的案件時,能及早知道他們有特別需要,以便保護其權利。

然而,有社會輿論批評,「守護卡」有洩露私隱之嫌。盧偉聰解釋指,那是一件私人文件,可如身分證般放於銀包內,而非掛於身上,故理應不會有洩露私隱問題。可是,這似乎仍難平息各方疑慮。

在發生這宗錯拘智障人士事件之時,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已提出「別開生面」的提議。葛珮帆去年5月底於其瞼書專頁建議當局設立「弱智人士自願登記名冊」,每個紀錄「清楚註明」負責社工及其家人的聯絡方法,讓警方、海關、入境事務處等部門的前線人員遇到自稱弱智,或懷疑弱智人士時,可透過獲授權人士查閱紀錄,確認其身份,並通知家人或社工前來照顧。

葛珮帆又稱,當時已去信勞福局局長及保安局局長,建議勞工及福利局設立該名冊,相信可保護弱智人士的權益。

當時本報已撰文指出,葛珮帆的建議至少有三個疑問。首先,是否每位弱智人士都能明白「登記名冊」的概念,會懂得「自願登記」?當事人(或其家人與負責社工協助)登記時,又是否需要提供相關證明文件?再者,政府相關部門前線人員查閱名冊時,會否反而侵犯了他們的私隱?

警方如今計劃推出的「守護卡」,亦引申出類似問題。究竟參與計劃的智障人士是否懂得妥善安藏這張「守護卡」?當他們與政府部門前線人員接觸時,是否需要或有沒有能力主動出示該證件?若當事人連出示「守護卡」的能力也欠奉,前線人員又要如何確認其身份?

再者,「守護卡」的方案,也令人聯想到德國納粹時期,納粹黨要求猶太人戴上大衛之星的臂章,以作識別。雖然「守護卡」設計成私人文件,但同樣有標籤與歧視智障人士之嫌。

故此,當局與其提出「守護卡」或是「自願登記名冊」等「識別工具」,倒不如集中資源培訓前線人員的識別技巧,豈不是更實際?

(撰文:甘樂宜)(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影片截圖、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15日 下午9: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炎黃春秋》再遇人事大地震 原社長女兒「雜誌社將訴訟法律,寧可玉碎不為瓦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