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液黨」手法重出江湖 2女遭外籍匪幫共扒走12萬

「確認書事件」證選管會不再中立公正 堪比廉署李寶蘭事件│藺懷竹│社評

2016-7-19 06:54
字體: A A A

選舉管理委員會在立法會換屆選舉的提名期開始前,忽然宣布已擬備一份確認書供選舉主任使用,「藉此讓每位參選人確認於簽署提名表格內的相關聲明時,已清楚明白上述《基本法》[即第1條、第12條和第159(4)條]的條文」。連日來大家關心的焦點,乃此舉勢令支持公決或自決的人士無法成為候選人。

但今次事件所反映的,其實遠不止於此。

選管會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而成立,其前身為九七前的選區分界及選舉事務委員會,現行法例亦與前朝的《選區分界及選舉事務委員會條例》大同小異。簡而言之,選管會的角色和職能與世界各地的選舉機構相若,都是以獨立於政府當局之身去舉辦選舉,確保選舉中立、公平、公正,不受操控。

今次「確認書事件」顯示的情況有二:

一、選管會須事先就候選人的政治取態,表明他們的立場;

二、選管會已受到政府當局以至到京官的操控,或至少仰承其鼻息。

第二點絕對較諸第一點嚴重得多!

而關於第二點的佐證,就是在選管會上星期四(7月14日)下午的華文版新聞稿經由政府新聞處公布之後28分鐘,特區政府就發出聲明稱「……,特區政府認同選舉管理委員會有需要在選舉程序中採取一些相應措施。」(下間線為本文所加,下同),兩者英文版則相差33分鐘。

同一句的英文版為「…,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Government agrees that there is a need for the Electoral Affairs Commission to take certain corresponding measures in the electoral process.」

而更要命的是接下來「就2016年立法會選舉,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事務處及選舉主任會嚴格依法辦事,……」這一句。(英文為「For the 2016 Legislative Council election, the Electoral Affairs Commission, the Registration and Electoral Office and Returning Officers will act in strict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

在這一句中,儼如選管會跟選舉事務處、選舉主任都一樣,都是特區政府的一部份,而且特區政府有權在聲明中代他們發言。

然後,接下來幾天,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中國全國人大香港代表團團長譚惠珠、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兼北京大學教授饒戈平、中聯辦法律部主任兼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都公開指選管會的「確認書」有需要、符合《基本法》和「國家」憲法,諸如此類。

種種跡象,都難以叫香港人相信此「確認書」事件純屬選管會本身的決定,與特區政府、與北京完全無關。

選管會由3人組成,主席按照法例一直都是由法官出任,而多年來另外兩名委員都是一名資深大律師和一名學者(現任主席是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馮驊,兩名委員分別為中文大學副校長及心理學講座教授張妙清,以及資深大律師、前副刑事檢控專員陸貽信),選舉的中立和公正多年來都沒有受過質疑。

如今出現「確認書事件」,實在令人要反問選管會其實還剩多少獨立性?又或者,選管會是否已成為橡皮圖章,只在為政府當局以至北京要他們做的事蓋印?

誠如選管會的新聞稿稱,「確認書」的目的是要「確認」候選人都「清楚明白」(clearly understand)他們所列舉的《基本法》條文,那麼何以在「確認書」之中,卻換上「擁護《基本法》,包括擁護下述條文」(to uphold the Basic Law means to uphold the Basic Law including the following provisions)?

把「清楚明白」偷換為「擁護」,「是什麼玩法」?

這是不是是獨立、中立、公正的選管會應有的「玩法」?

選管會「三人組」決定新設「確認書」安排之時,又有否檢視過其他地方同類選舉機構的做法

有否檢視過,新增這份「確認書」是否符合言論自由、思想自由須受保障的憲制原則?

有否考慮過須否徵詢法律意見?若有,又有否考慮過徵詢律政司有否違反選管會的獨立和中立?有否考慮過應否徵詢獨立的法律意見?若否,為何沒有?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上星期五(7月15日)晚,倒轉過來借用「tyranny of the majority」一詞,在立法會會議廳外抨擊不支持《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的議員是「tyranny of the minority」(少數人的暴政)。現在選管會(或藉選管會之名)所做的「確認書」,又是哪碼子的暴政?

廉政公署署理執行處首長李寶蘭被取消署任一事,令廉政公署(英文名劈頭強調「Independent」)的獨立性響起警號,大家不得不反問廉署還剩多少獨立性。經過「確認書事件」後,選管會的獨立性又何嚐不是亮起紅燈?連選管會都失陷,選舉將不會再有公信力,即使爭取得到真‧雙普選,都不過是徒然。

今次事件,無論是候選人,以至到任何一名登記選民、任何一名市民,都要關注,都要反應。  .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19日 上午6: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決戰立會】研究證「贏選舉要靠個樣叻」 學者:建制派只為噱頭 游蕙禎或有著數│郭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