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港大】馮敬恩暫准1萬元保釋明日提堂 當初報警港大揚言拘捕前不知情

劉山青

76年港大理科生,民運人士,曾在國內因支持民主而坐牢十載。退休後的生活,花1分鐘就可以說完,並非懶人包:每周有半天與老友打乒乓球,半天玩滑浪風帆。其他時間到友人的辦公室上網寫網誌,周而復始,假期與我無關。

海沙有無有?│劉山青網誌

2016-7-20 23:23
字體: A A A

報章報導,港珠澳大橋最新完工日期延至明年底,還有可能採用臨時橋方案以趕及通車。三地通車變成二地通車,凡此種種,以及高鐵、三跑,中港合作等最近的和將來的,香港人都要學習適應和習慣。

澳門

根據2008年可行性研究報告,大橋於開通初期,車流量估計為每日9200至14,000架次。廣東省政府提供方案,以大橋施工區域以南,作為新城A區填海的新採沙點,以長遠解決供沙穩定問題。但填海供沙中斷,工程未如期去年竣工。

「神器」

政府出事,必然有很多刷鞋仔出來作主張,甚至有人“建議參考海軍南海艦隊在南海海域填海造島的方式,使用「采沙填海神器」就近在海底取沙,不用長途跋涉運沙。而且「神器」的效率甚高,現在新城填海區A區餘下的用沙量,不出一個月就可供足。”
講起這隻神器,並非網上的穿鑿附會。它在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522/21/502486_472549228.shtml上看到,有圖為證。文章表示:「天鯨號以每小時4500立方米的速度將海沙、海水的混合物排放在最遠6000米外,每天吹填的海沙達十多萬立方米」,「它在南沙華陽礁、永暑礁、赤瓜礁、東門礁和南薰礁之間,吹填了超過1000萬立方米的沙士和海水,大約相當於3個美國胡佛水垻消耗的混凝土。」

這樣地破壞珊瑚礁就是國家主義,愛國主義份子應該反思。

炒海沙

海砂或自然砂主要用在建築。這些砂的主要進口地是大陸。根據統計署資料看到,其每立方米乾砂的價格在2014年為40元,其近年高峰處於2012年的140元。其進口量則從2010年至2012年的約一百萬立方米,再從2013年的2百萬立方米躍升至2014年15萬立方米。資料顯示可能有明顯的屯積現象,其在2015年3月4月間的約40元躍升至100元以上,與此同時,其入貨量從每月200萬立方米,急轉直下2015年10月的5萬立方米。三跑填海需要1億立方米的海砂,若以每方米108元的價格賣給機管局,承惠108億港元。最痛的是,有錢也未必買到。

顧問報告

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技術報告中所載的9個顧問公司,至少2個注意到海沙問題的嚴重性。

環評報告原先預計,「鋪砂進度預計從2015年第四季度至2017年第四季度,因而每年的深層水泥拌合法用砂量約為2.6百萬立方。」根據法例,莫特麥克唐納有限公司Mott MacDonald需為機管局在開工前3個月前向環保署提交深層水泥拌合法的詳細設計。

邁進的2009年顧問報告提醒,中國近期修改了出口海砂的政策,這樣大規模的購置可能不可行(當時的估算為8千萬立方,現在的要求是1億立方,用作深層水泥拌合法和其他填地之用)。它同時表示香港有一定的海沙來源。

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有限公司2011年報告)指填海工佔成本的很大比數,這樣規模的採購可能要動用高層接觸,從而令購買成本增加。

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有限公司再在機管局內部會議提出,採購海沙是三跑項目的當時的第二號最大風險。

國務院關於深化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的指導意見

國發〔2016〕18號在2016年3月3日提出泛珠三角區域包括福建、江西、湖南、廣東、廣西、海南、四川、貴州、雲南等九省區(以下稱內地九省區)和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 的“9+2”各方。這應該是廣東省需要向香港海沙放行的最高規格文件。

《九、深化內地九省區與港澳合作
(二十八)推進重大基礎設施對接。加快跨境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完善連接港澳與內地的綜合交通運輸網絡,加快建設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速鐵路、蓮塘/香園圍口岸、深港西部快速通道、粵澳新通道等項目,加强粵港澳軌道交通銜接。支持香港國際機場第三跑道建設,鞏固香港國際航空樞紐地位,統籌航路航綫安排,加强香港國際機場與內地九省區機場的合作,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臨空經濟帶。鞏固香港國際航運中心地位,鼓勵內地航運企業在香港設立分公司以及香港航運企業在內地自由貿易試驗區內設立分公司。支持香港成爲亞太區域重要的郵輪母港及國際游輪旅游中心,加强泛珠三角區域港口之間合作。提高內地與港澳通關便利化水平,合理調整和規劃區域口岸建設。以穩定供港澳水、電、氣爲目標,扎實推進東江供水、核電、電網、西氣東輸二期天然氣接收站、海上天然氣和管道工程。推進粵港澳跨境通信網絡建設。》

最新的資訊

香港能否解決海沙問題,至今全無報導和公眾關注。在香港境內運送沙粒屬土木工程拓展署管轄。在今年4月立法會預算案提問中有一題。

發展局答:「在香港境內移走、運送及進口沙粒都須要取得搬運沙粒許可證。直到2016年2月為止,政府仍未收到關於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所提出的搬運沙粒許可證申請。」

後記

機管局的三跑項目在未來必然出現很多糊塗賬,購買海沙是否它開張的第一單,則要議員、傳媒和社會團體的關注。追問機管局的「三跑專業聯絡小組」(Professional Liaison Group)(可惜環保團體拒絕參加)、運房局的「機場擴建工程統籌辦公室」和土木工程拓展署吧!

(原圖為壹週Plus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20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一月圍堵校委會港大報警 馮敬恩涉三罪名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