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book都搵得返,你都算好彩啦!│銀水│的士大哥

丘偉華

-丘之良品

生於七十年代香港經濟開始起飛之世,及長雖曾親歷「幸福從來非必然」的苦澀,堅信傳統道德仍將發揮現實力量,至今逾十八載的傳媒工作者生涯,亦愈來愈富社會意義。

唔畀梁天琦參選,真係可以咁簡單?│丘偉華網誌

2016-7-23 11:48
字體: A A A

本文見報之時,梁天琦是否真的不獲批參選今屆立法會,若果不是初露端倪,至少都再添變數。筆者縱感梁天琦的思想深度及政治魅力仍未見底,但對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在「反分裂」大過天的思維下,驟然藉「確認書」這招,悍然封殺他們眼中任何嫌疑「真‧港獨分子」參選的公民權利,雖可理解,但難認同。

畢竟才是3月中、「2‧28」立法會新東補選梁天琦挾旺角「騷亂」的餘勢,一舉拿下6萬票之後僅半個月的事。那時候,北京對港開始釋出「鴿派」聲音,港澳辦副主任馮巍在《南華早報》長篇專訪中明明講明,北京接受到會有數名「年輕激進派」(young radicals)會在9月選舉晉身議會,令議會出現「世代更替」(generational change);公眾也就有理由相信,北京總算有度量接受「港獨」掛口邊的年輕人晉身議會,再透過建制力量與之周旋。

但如今卻是,傳說中由習近平6月主持的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擴大會議後,「鴿派」聲音之中,另一股也相當響亮的不容「港獨」思潮蔓延的說法,隨今年「7‧1」前夕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於《紫荊》雜誌的專訪內容曝光,宣布高調定案;最終殺出上星期這份「確認書」,及其所隱含的毒招。

在香港而言,可以想見,萬一梁天琦等人真的被封殺參選,主流泛民勢必最終避重就輕繼續參選變相進一步跟「激進年輕人」分道揚鑣;部分披著「反共」「公投制憲」等外衣卻又可照准參選的人士就勢必繼續在往後選舉及政治中跟主流泛民翻起波瀾;「撐港獨」和「反港獨」都將繼續成為某些職業政客「搵食」以至保住權位時操弄的議題;司法系統勢遭相關司法覆核扯入政治漩渦;遑論中共最終隨時不惜訴諸「釋法」;進而在治港憲法上加多一條可進一步收緊的繩索:今日可以封殺「港獨」,明日為何不可封殺「自決」?今次的裁決既隨時可開有追溯力的先例,他朝為何不可追究六四之時的公開反共言行?最重要的是,這條繩何時收、怎樣收,以至可向特定對象收,都是北京話事。

在北京而言,既如張曉明日前講明,志在不讓港獨分子借參選作全港宣揚其思想的平台,如此不惜權變,近年以實用主義為綱的中共當然不吝採用,哪管對香港有何衝擊;但就假設激進年輕人在港群眾運動還是不成氣候,萬一相類「轟烈」行動往後進一步個人化、隨機行事,甚至觸發的後果進一步嚴重,都更非中共可以意料之內。

當然,即使只是權宜之計,下一步撤掉梁振英,至少都理所當然,因可換取更多時間與空間,令激進年輕人出師無名,但此舉也不能保證上述野貓式行動會出現。就當最後有關人等被判重刑,當事年輕人因此付出沉重代價,但這類個案,哪怕是一個半個都嫌多,卻唯恐只會更多;近年愈趨令港人離心的治港模式,親共陣營真的不覺得他們需要為此付上責任,真的覺得這些年輕人活該如此?就算對「港獨」分子各有前因抱敵視的港人,也真的就可以讓確認書勢所翻起的接二連三政治風暴,等閒視之?

(原圖為梁天琦fb專頁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23日 上午11:4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那年我21歲】徐子見:吃喝玩樂佔據21歲「港豬」學生年代 「政治就等政治人物搞」│方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