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中國受訓護士」護聘在港當兼職看護 伊院私家房淪公務員平價療養院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仇人痛苦,我們更難受?│陳頌紅網誌

2016-7-24 23:00
字體: A A A

 

不是心腸壞,只是──好吧!我有時候心腸挺壞──如果我很討厭很討厭某人,碰巧他在我面前摔了一跤,即使基於家教和努力裝出來的修養,我第一個反應,仍是會上前扶他一把,但轉個背,難免都想偷偷掩著嘴巴笑一下,或者躲在廁格裡面大叫三聲「Yes !Yes !Yes!」

相信你也不是「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的聖人吧?相信你看到半澤直樹說「以牙還牙,加倍奉還」都會激動得拍手叫好吧?看到仇人受傷、失敗、痛苦、流淚,我們多多少少都有點「抵佢死」的幸災樂禍心理。

不過,美國南加州大學大腦與創造學院的Lisa Aziz-Zadeh和 Glenn Fox卻認為,即使「抵佢死」是我們對敵人、仇人的正常反應,但原來,在他們受傷痛苦的同時,我們內心深處,都正在體驗相同的苦痛。

別誤會,我們並非天性寬大善良,忽然動了惻隱之心,所以可憐敵人,產生同理心。實情是,我們是因為擔心受傷的猛獸可能更具侵略性,不得不加倍小心防範。而且我們有需要更清楚地知道,敵人到底是否真的被打敗,他們的痛苦程度達到了什麼地步,還會否有反過來攻擊我們的能力,於是,我們的大腦會同步去分析、理解敵人正遭受到的折磨與煎熬,以保護我們自己。

根據《心理學前沿》期刊,研究人員讓一群猶太裔男性,接上腦部掃瞄器,然後觀看一些錄影片段。片段中,一些言論偏激的反猶太分子,以及其他沒有種族歧視的人,還有受試者朋友,正遭受「折磨」,他們表現得非常痛苦。結果,這些猶太裔受試者在看到反猶太分子受傷害時,他們腦部有關感受痛苦的區域,顯得異常活躍,所謂「同理心」程度,甚至比看到自己朋友受苦,更加強大。

Fox解釋,情況就如我們看電影,每當看到壞人得到報應時,我們的心跳會特別快,情緒會特別專注和緊張,就是因為擔心「抵佢死」的壞人「死唔去」,只有感受壞人的痛,才能確定好人安全。

 

(圖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24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變態超人2》:成功將低俗次文化放上大台│林兆彬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