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阿富汗自殺式炸彈至少80死200傷 慕尼黑恐襲涉圖複製5年前挪威屠殺案

後花院廢老 -小英國人看天下

-小英國人看天下

一個殖民地奴化教育的產物,日常思維紊亂、語文不中不西,發呆時只記掛著自家後花院的小草坪,假道學得來又自我感覺良好。糊裏糊塗、居然在文字圈子混上大半生!

終點在粉嶺:九十二年前葡萄牙至澳門探險之旅│後花院廢老│小英國人看天下

2016-7-24 09:32
字體: A A A

英國蝦碌脫歐導致英鎊下滑,身邊不少朋友到紛紛準備到西歐度假。不料卻在一向寧靜的德國小鎮出現孤狼襲擊,在場無辜港人家庭遇襲,只希望傷者及早痊癒,一家團圓。現代社會交通發達,國與國甚至洲與洲之間的往來都十分尋常,但同時,許多往日以為跟自己不大相干的事情,實際上未必跟我們毫不相干。

P1060844

也許講得遠了,今次想帶大家離開市囂和現代文明的爭拗,分享一下一次我在葡萄牙西岸偶然的發現。面向大西洋、閒適的 Vila Nova de Milfontes 是個怡人的小城,這處名字直譯是「千泉新村」的意思,由於地點離熱門的 Algrave 海岸不算遠,喜歡寧靜的度假人士會避開南岸的人潮,選擇在這個一道以捕魚為主的地方落腳。

P1060847

P1060840

我就是在尋找泊車位的時候,經過一處小廣場,居然有一個看來以飛行為主題的紀念碑。下車看看後,發現更多話題。原來這是紀念1924年一次從葡萄牙飛行至澳門的冒險經歷,這較美國的查理林白在1927年橫越大西洋還要早。當時雖然好奇,但礙於不懂葡文,只知道他們的飛行路線。後來在互聯網上找到美國航空學會的資料,終於了解到當年的情況,而且更有趣的是,飛行旅程的終點居然是在粉嶺。

根據紀錄,在1924年6月底,離開出發日子兩個多月後,兩個飛行員坐火車到九龍總站。飛行旅程亦有不少波折,兩名機師 Brito Pais 和 Sarmento de Beires,在飛機工程師 Manuel Gouveia 支援下,先後用了兩架雙翼飛機才來到中國,成功飛越過澳門,卻因為天氣所阻未能著陸,結果迫降在粉嶺,要坐火車出市區。

1920年代仍是航空飛行的開創時代,大家對天氣、領航等知識都非常有限。Brito Pais 和 Sarmento de Beires 兩人都是軍方機師,他倆曾在1920年從里斯本飛去非洲葡屬度假勝地麥迪拿島,但遇上大霧未能降落,飛機折返里斯本,結果這樣連續飛行八小時後,燃油用盡要迫降離海面。他們兩人興致不減,隨即向政府建議從里斯本飛往澳門,甚至可以環地球一圈。計劃得到政府支持,他們又物色了工程師 Manuel 擔任支援。

他們在準備過程中,發現當時里斯本的飛機跑道不合改裝後的飛機升降,於是改以 Vila Nova de Milfontes 作籌備基地,就在1924年4月7日早上6時出發,由於當年預測天氣的能力有限,一離開國境就遇上濃霧,在西班牙南部曾經低飛至30米才看到前面障礙。其後在旅程上亦發現原來有好幾處國家的航圖都是錯誤的,所以其實是一路飛、一道找路線,飛機平均航速只是百多公里。不過有部分路程是三人一同飛行,礙於技術上的限制,飛機每一程只是幾百公里,每一次升降都是一次冒險。

飛機進入亞洲後,5月7日在巴基斯坦卡拉奇附近遇上惡劣天氣,一度要低飛至十米高度,連新界村屋高度都不如。結果因天氣迫降時,突然遇上強風,飛機幾乎吹翻,機組人員雖然無恙,但飛機卻報銷了!但三人居然在三星期內,成功說服葡萄牙領事和印度政府花費了4700英鎊在當地購買替代的飛機,由 Manuel 監督改裝,繼續旅程。

飛機在5月31日再出發,越過印度、今日的孟加拉到中南半島,但在越南又再遇上壞天氣,在6月20日,在距離澳門只150公里時,遇上強風、大雷大雨,下午2時30分飛越澳門時飛行高度又要降至十米,結果在粉嶺迫降,飛機又一次報廢了。

不過,葡國方面認為今次旅程仍算成功,三人組得到表揚,葡國方面更將飛機在上海、東京及北美展覽後送回葡萄牙收藏,而香港的葡萄牙人俱樂部亦得到飛機一小部分留念。三人組亦在九月返國受到英雄式歡迎,政府更發行紀念郵票隆重其事。那些年,正是葡萄牙航運成功的好日子,在幾年內先後成功飛往巴西等遠洋地區。在1999年(就是澳門回歸那一年),葡國政府又發行75週年的紀念郵票呢!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24日 上午9:3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害己終害人│有情360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