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凌晨,我坐上入禮實府車過齊昕的Uber│林窗網誌

鴻爪 -秤上評下

-秤上評下

英國,香港律師,執業逾卅……人生剪影,無奈,庭裡庭外……

選管會……你「檬」(矇)我呀!?│鴻爪│秤上評下

2016-7-24 10:28
字體: A A A

年輕人近年的新興俚語: 「你『檬』(矇)我呀!?」,聽後,會心微笑。「檬」字應取意於「矇」字,即矇混過關。老一輩的人會說:「你『屈』我呀!?」,但「屈」是明槍明刀的,即擺明車馬,「『屈』硬你呀!」,如果暗「屈」,應該是「洞」,但「屈」和「洞」,都有別於「檬」(矇),「檬」(矇)是表面看似大條道理,但內裡卻別藏禍心。如果施「檬」者是掌權人士,又有無數搖旗吶喊的附庸和依權人士,瞞天過海,又有何難!但目的達到了,朝綱和法紀卻都破壞了,社會還可走多遠,民又有何可依!?

在今年立法會選舉報名前夕,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突然以新聞稿公布,參選者的提名表格新增了一份確認書,除過往的擁護基本法聲明外,還包括宣誓者明白和擁護基本法的第1,12和159條……這些條例的重點是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份和香港直轄於中央。而確認書是以法定聲明(Declaration)的方式簽署。事件引起社會關注,各方人士向選管會查詢確認書的作用和拒簽的後果,選管會答覆:「確認書將會作『行政用途』。若參選者拒簽,選舉主任會『依法作出決定』。」

莫名其妙的答案,不知所謂的解釋。選管會是根據同名字的條例(Cap 541)產生。顧名思義,選管會的職權範圍只限於組織(Organize)和安排(Arrange)選舉。對於任何有爭議的事項,尤其是候選人參選的資格,除一些明顯和明文的規定外,選管會根本沒有半點酌情和插嘴的餘地。選管會收集參選人填寫的文件,包括確認書,當然只可以用作組織和安排選舉的行政用途,又何需多言。選管會是法定組織,其任何行政決定,當然必須依法而行。言中無物的答覆,不答仲好!

奇怪的是,若確認書純粹作內部行政用途,選管會又無權決定參選人的資格,確認書就不應該推出。即使推出,選管會亦應明言,確認書只是一份「自願性 (Optional)」的文件,參選人自行決定是否簽署。這種闡釋現時不只欠奉,確認書更以法定聲明(Declaration)形式進行,一經簽署,如簽署人事後行為與聲明書內容不符,聲明書本身就是失實聲明,簽署人可被起訴。刀懸頭上,惶惶不可終日。

參加立法會選舉,就是參與香港政制,立法會是根據基本法成立,權力亦間接來自基本法,所以議員承認甚或擁護基本法是可以理解。如果一方面享受基本法的權利,一方面不承認或擁護它,就是互相矛盾(self-defeated),難以自圓其說,問題只是何謂「擁護」!

基本法是香港的憲法。憲法是掌權者和被統治者之間的約章,限制治者的權力,保障被治者的權利。只有統治者違憲,人民或被治者是不會違憲的,憲法如基本法賦權於管治者,亦限制管治者濫權違憲,市民則無權可濫,依靠的是基本法的保障。而選舉和被選舉是港人在基本法下的一種賦與(empowered)權力。即使港人觸犯天條,如叛國、暴動、叛亂等罪名,亦只是按香港刑事條例加以檢控、審判和定罪,並非因違反(「或不擁護」)基本法而被捕或受罰。

如果可以基本法直接罪責港人,心儀獨立自主的參選者可被褫奪參選權,港人又何需反對廿三條立法,索性直接用廿三條拘捕所有特區政府看不順眼的港人便可。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回歸不覺快十九年,圖窮匕現,當權者想「檬」(矇)港人,奸計可得逞嗎?

(原圖為香港電台網頁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24日 上午10: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天災變人禍?】河北邢台市政府涉未先通知即洩洪 至少25村民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