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立會】劉兆佳踢爆「確認書」旨在不容「港獨」人士有機會當選 選舉主任遭揭曾公開指控旺角「暴亂」

林窗

-我之試寫室

白牆四堵,筆一支,掛在牆角的音響裝置。除此之外就甚麼也沒有。心情晴朗的話,日照五小時,深怕光線不足只好在名字上開一扇窗。

那夜凌晨,我坐上入禮實府車過齊昕的Uber│林窗網誌

2016-7-24 11:09
字體: A A A

對薪水不多的廢青來說,搭的士是一門很昂貴的玩意,偏偏「遲到」劣根深植體內,於是每周總有一兩次,要和這紅色小車打交道。某個平凡的晚上,小妹出盡奶力準時完成工作後,因為要趕赴朋友的生日宴會,準備下樓截的。

不過今次忽發奇想,不如試下call Uber?

我知我知,Uber在2014年6月已登陸香港,但因為早年負洋留學,只在美國搭過幾轉,今次在香港獻出「第一次」,期待又緊張。

「目前有較多的乘車需求!已將車資費率調高1.5倍,以確保有更多的車輛為您服務。」

「我願意接受加成計費」,既然還特地把Uber app下載,已經洗濕咗個頭,我願意,我願意奉獻更多有血有汗的金錢,來吧!

於是,司機在五分鐘後到達,車子和美國的很不同──偌大、外表亮麗的七人車、座位的皮套順滑得像高級傢俬店的陳列品;雖然洋溢著我相當討厭的汽車香薰、背景音樂也是略感庸俗的外國流行歌,但司機恰到好處的健談(外型也不錯),讓同一空間內的我,感到舒服和自然。從灣仔到紅隧,我們談到了工作、學業等生活瑣事,靜默了一會,我問,揸Uber有冇咩特別經歷?

這問題源於我們對不熟悉的行業,有太多幻想,像外賣仔送外賣時會有奇遇、老師會有異性學生愛慕、高官會為民請命…怎料,司機的答案,竟能滿足妄想症患者的期許,「我車過齊昕,仲成日出入禮賓府」。心裡浮現的第一個想法是,乜齊昕老竇唔係好反對Uber架咩?

司機再談這充滿矛盾的經歷,「其實我第一次入禮賓府都好驚,出面守衛好森嚴架!我去到個實Q問我做咩,我都唔知講Uber會唔會畀人拉,咪話有人call車囉!」順利過骨,直入梁家陣地,接了不知名的西裝友。一而再,再而三,司機在禮賓府接過外國人、高官,以及梁家二小姐梁齊昕。

「其實齊昕成日都call Uber,佢喺老蘭摑呀媽嗰晚我都見到佢」,但梁班子去年才高調封鋪拉人、放蛇把幾個司機緝拿在案。但如今其女電召Uber不特止,還容讓「非法」Uber經常性出沒自己住所,又算不算是「知法犯法」?

不過,政府「做show」後把問題擱置不管的例子,其實多不勝數。最近有警察對違泊車瘋狂抄牌、官員們去沙灘執垃圾,就像拉完Uber司機後,那些支持Uber循立法途徑的聲音、的士業界的群情洶湧,不也是不了了之?司機苦笑,「其實政府都係做個樣啫,不過事後少咗人揸Uber就係真嘅。」

然而,司機的收入並未因為減少競爭而增加,Uber公司後來把八二分賬(司機取八成)改為75%:25%,他只好從全職Uber改為兼職,而另一份工,亦要與這輛靚車拍住上──接載藝人。噢,原來高質服務是有原因的。

Uber另一個優點是快捷,談著談著便到達目的地了。下車時,我頓然領略到坐Uber的好處:不用被咪錶的「嗶」聲刺激心臟,離開當下亦沒有「又使咗好多錢」的罪惡感──只是,你必需要有勇氣看信用卡帳單。兩天後,我才終於點進網上銀行,看了那帳目後,我登入Uber網站,給了司機五星的評價。「係超水準嘅一段車程」,我安慰自己,車費絕對是值得的,不是嗎?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24日 上午11:09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選管會……你「檬」(矇)我呀!?│鴻爪│秤上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