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子返國代表《炎黃春秋》維權 回雜誌社被阻撓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他們是在笑我嗎?│陳頌紅網誌

2016-7-26 22:01
字體: A A A

 

你吃完午餐後回到辦公室,準備去茶水間沖一杯咖啡,忽然,茶水間傳來一陣大笑聲,當你走進去,本來正在大笑的同事都尷尷尬尬地收起笑容,然後各自散去。你認為,他們剛才是不是在講你是非?

上司叫你去儲物室拿點東西,當你走到儲物室門口時,忽然聽到裡面有兩個同事提起你的名字。你會完全不加理會,敲門進去嗎?還是躲在門外,偷聽他們說什麼?

第一種情況,我慶幸沒有遇過。可能同事在我出現之前,已經講完是非各自散去,所以我不知道。也好。

第二種情況,我遇過。

某天去瑜伽中心上課,準備去獨立更衣室換衣服時,看到它門外貼了一張「門鎖壞掉」的提示,但是我向來不喜歡站在儲物櫃旁邊換衣服,所以還是走進了去。沒多久,我聽見外面有兩個同學走進來開儲物櫃,還提起我。甲說:「她只是跟我們微笑、say hi,卻從不跟我們聊天。」乙說:「或者人家瞧不起我們。」甲笑,「她瞧不起你而已。」乙大笑。其實我早已經換好衣服,隨時可以走出去,但是我沒有。雖然她們說的也算不上是什麼壞話,因為每次上完瑜伽課,我都是匆匆回家,確實沒有跟她們聊天,也沒跟她們在課後喝下午茶聯誼,但如果在這個時候打開門,氣氛一定會很尷尬,所以我寧願躲在更衣室裡面,並默默祈禱不會有人在這個時候闖進來,然後大家都發現我在更衣室「偷聽」。幸好,她們很快便換好衣服離開,我才鬼鬼祟祟走出去。

之後我也沒刻意跟她們聊天、交朋友,不知道她們會不會更加認定我「瞧不起她們」。加拿大卑詩大學商學院的學者就勸我看開一點,因為愈是認為別人會講我們是非,妄想程度就會愈高,於是,為了證明自己沒有冤枉他人,便會不惜一切地找出蛛絲馬跡,收集所有「關係威脅資訊」,令自己變得偏執、小心眼。久而久之,人際關係只會愈來愈差(《大西洋雜誌》)。而這種沒有安全感的人,被排擠的機率,更比其他人高出三點六三倍。

 

(圖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26日 下午10: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哈利王子後悔沒早談喪母之痛 威廉2009年首稱怕過母親節│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