籲俄找出並公開希拉莉電郵  特朗普發言人其後否認鼓勵俄入侵

鍾樂偉

-韓國評論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喜歡研究兩韓政治與社會文化。

18歲脫北學生在港闖總領館尋政治庇護的幾點分析│鍾樂偉網誌

2016-7-28 12:15
字體: A A A

香港昨晚傳出97以來首宗北韓政治難民(「脫北者」)到南韓駐港總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事件,消息證實為一名18歲的學生。中大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鍾樂偉就事件於fb作了幾點分析,現轉載如下。

1. 一般而言,北韓人選擇脫北,多選擇從中朝邊界出發,從中國到蒙古或至其他東南亞的國家的地下渠道脫北。在香港,因為進出入境比較困難,一向都不是脫北者慣常選取的路徑。

2. 根據基本法規定「國防」與「外交」兩類事務,均由中央政府管理,而現在有脫北者走進了南韓駐港總領事館,領事館方面亦已透過有關渠道,向中國外交部通報,所以脫北者一事已提升至外交,或甚國防層面事議 (有關脫北者的身份仍有待核實),一切與處理該脫北者的決定,乃由中央政府按其中朝外交政策裡,處理脫北者的方針決定。當中,遣返北韓是中國政府的慣常做法。

3. 由於該脫北者現暫居於南韓駐港總領事館內,領事館份屬南韓外交部主理。按照南韓外交部既往處理脫北者的原則,一向都視脫北者為歸順人士,會先調查其個人背景,核實其脫北者的身份,若其並不是從事間諜任務,南韓政府才讓他們正式以政治難民的身份進入國境。但審核情況需時不定。

4. 而且,領事館因屬南韓國土對外的延伸,享有一定保護權,外國人士不能在未經南韓政府同意下,進內拘捕並驅逐該脫北人士。

5. 但在核實期間,中國方面可要求特區政府保安局,於領事館範圍外,從旁提供安全協助。

6. 現在的情況,可以是 (1) 中韓外交部就脫北者一事,進行談判 (2) 若中方堅持該名脫北人士乃是從香港入境從事恐怖活動,不是單純的脫北者,中方或會單方面以反恐為理由,要求南韓政府自願配合,交出該名脫北者 (但不能強行拘捕)。(3) 一切視乎南韓政府最後取態,決定該脫北者的命運,一天他留在領事館內,一天香港、中國或其他政府都不能強行進入領事館內,拘捕該脫北者 (4) 若南韓政府堅持接收該脫北者,可透過領事人員,全程護送他至機場出境,因別國人員不能強行從領事人員身旁,強行拉人,否則可被視為挑釁外交行為,與宣戰無異。

7. 現在,按香港明報與香港 01 的報導,已公開了該名脫北者的身份,原來是一位北韓學生,經參加國際數學奧林匹克活動來到香港。但就是媒體已公開了有關脫北人事的身份,若他申請脫北一事被否決,被遣送北韓,身份暴露了,其行為足以令北韓政府以叛變為由,對他施以迫害,而他隨團的友伴,也因而陷入安全危機。所以,為今之計,如今南韓政府多只能從人道主義立場考慮,無論如何也要接收他脫北一事。

8. 由於該名北韓人以合法途徑申請入境香港,香港入境部門因而也不能以「非法入境」為由,對他進行強行拘捕。當然,現在最令人擔心的,是北韓或否借以在領事館一帶「搞事」,或在南韓把該名脫北人移離領事館範圍時,從中滲入搞亂,搶回人質。

9. 有北韓脫北者,以闖進南韓駐港總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一事,其實並不是第一次。2005 年,亦曾經發生過一名北韓孕婦,走進香港總領事館的脫北事件。

10. 按照一貫以往做法,若有脫北人士闖進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慣常做法是經香港總領事層面,知會南韓駐北京大使館,再交由南韓外交部與統一部直接處理。審問,也得由高層部門直接處理。鮮會由地方的領事館層面直接介入。

11. 若有需要在領事館範圍內加強保安安排,南韓方面可從北京大使館或南韓國內,調配特工到領事館。不一定要知會地方警方,要求警方提供安全協助。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28日 下午12: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俊華藉世貿會議稱一國兩制找到平衡最適合香港 自認「hands off」做事模式有別林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