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中文王者」周勤才 涉危駕致6人傷被捕

【決戰立會】絕殺港獨「確認書」  源自中共「調查表」│游清源│社評

2016-7-29 07:00
字體: A A A

不是「茶杯裡的風波」!

而是「茶杯裡的凶波」!

《侏羅紀公園》昭告世人:

一杯水裡的漣漪其實來自一條暴龍的腳步。

 

不是「天國近了,你們應該悔改」!

而是「暴龍近了,你們應該寫悔過書」!

「確認書」就是「悔過書」。

不要以為「悔過書」源自文革期間的「人人過關」。

其實「悔過書」是源自1942年延安整風的「小廣播調查表」。

換言之,填寫「確認書」源自填寫「調查表」。

 

以白紙黑字「確認」被打擊者「交心」,是中共的「優良傳統」。

如今套在港人頭上,不過是梁振英之流過去十多年念茲在茲的「人心回歸工程」之具體表現……

 

【「確認書」是這樣煉成的】

根據歷史學家高華的經典著作《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的說法,1942年12月6日,中共中央總學委發出〈關於肅清延安「小廣播」的通知〉,揭開大規模整肅異見分子的第一幕。

 

所謂的「小廣播」,是指「同志之間對黨的政治、人事關係的私下議論」,而反「小廣播」行動的主要打擊對象是自由主義者。

為此,中共就製發「小廣播」調查表,並將其「分發每個同志填寫,以調查本機關的工作人員向外廣播了一些甚麼及由內外向本機關的工作人員廣播了一些甚麼」。

高華指出:

「用行政命令的方式,動員並強制廣大黨員交代自己的言行,涉及面如此廣泛,這在中共政治生活中尚屬頭一回……其正當性頗令人懷疑。」

 

以上種種,只需將「同志」、「黨員」改為「港人」、「候選人」,跟手將「調查表」改為「確認書」,信可解釋到當下香港的政治實況。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問:「你寫來作甚?」

 

【梁振英的「心計」】

自打倒四人幫開始,幾代中共領導人都避談文革,以至對於文革種切,例如「人人過關」,不是視若無睹,就是拒絕承認。

而《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一書的意義,在於引證「文革風」、「個人崇拜熱」等等,其實都是源自延安整風。

歷史的弔詭是,2013年,習近平掌政不久,即重提「整風」。

於是有人說,這是一場沒有文革之名的文化大革命。

 

而毛澤東在延安整風期間最喜歡講的一句話,即「組織上入了黨,思想上未入黨」,恐怕也是「今上」最想「撥亂反正」的一項「靈魂深處工程」。

而「組織上入了黨,思想上未入黨」這句話,只需改為「制度上已回歸,思想上未回歸」,恐怕也是梁振英不斷向中共推銷的一項「人心回歸工程」。

事實上,香港回歸後不久,梁振英就不時提出「人心未回歸」的問題,而「人心回歸工程」也儼然成為他獲欽點為特首,以至續獲北京支持的主因(例如他在2007年6月1日曾在《明報》撰文指:「人心回歸,也是國家層面的問題……不應自由放任,否則為山九仞,功虧一簣。」)。

如此看來,「確認書」其實是梁振英炮製的「人心回歸調查表」。

 

【港版「搶救運動」即將盛大公演】

由此路進,「確認書」肯定不會是最後一著,正如延安整風,繼「小廣播調查表」後,更大規模的「搶救運動」(全稱「搶救失足者運動」)隨即登場,製造了大批「壞人」、「叛徒」、「漢奸」、「國特」(國民黨特務)、「日特」(日本特務)等等「失足者」。

一句到尾,港版「失足者」,勢將陸續登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29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鄭子健:一個「港漂」的「私歷史」:我是香港記者,也是中共黨員│讀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