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y Wong事件反思│必須先搞清楚的六個事實

Betty Wong事件反思|為何我們排拒「新香港人」?

2014-4-17 22:19
字體: A A A

「蘇絲黃的風波」尚未平息,又出現這一宗「Betty黃事件」。

先此聲明,筆者並非修讀法律出身,在有關法律問題的爭辯上不敢班門弄斧,留待有識之士解答。本文旨於探討Betty的心態問題何在。

Betty於其文章寫道:

「在啟德機場辦事處被四、五個Officers關在密室裏兇了一整天,用盡言語加上精神上的威逼和恐嚇,強逼我承認是家人帶我偷渡來香港的,這個我可做不出,到底想我怎麼樣?明明是「我自己搞出來的爛攤子」卻要我撒謊把責任都推到家人身上嗎?這可不是我的Style喔,所以我毫不猶疑地堅持說出真相,還一滴淚都沒有流,可能因此他們更加希望透過從精神上拖垮我,讓我表現出內心的恐懼和懦弱,然後妥協並讓他們從中得到成功感……結果,這場精神搏鬥──我──贏──了。」

入境事務處對偷渡人士審問乃正常之舉,Betty卻將之視為一場精神的鬥爭,覺得自己被欺負,某程度反映其法治意識薄弱。

對香港心存怨念

為Betty招來最多批評的,是她身穿有「holyshit」字樣的衛衣在入境處門外拍照,說「holyshit」乃是她跟「香港政府說的溫柔的話兒」,又寫道:

「可能,他們想盡辦法奪去你的所有,卻無法奪去你的夢想。他們說我不配擁有人權,但我說我有權頑固地向前跑,儘管雙眼看不見希望。至少,這一點我贏了。」

Betty事後解畫,向《蘋果日報》說「holyshit」衞衣,只是想表達感嘆、讚嘆的意思,沒有惡意。該說法是否合理,相信各位讀者自有判斷。

須知道,入境事務處乃酌情讓Betty於港逗留並接受教育,並非理所當然。令筆者詫異的是,Betty已經於香港生活十年,甚至考上本地大學,卻仍抱存這種扭曲的價值觀。筆者想,大部份港人都不會自覺是恩主,要Betty卑躬屈膝於香港的庇蔭之下,但至少不想看見她心存怨念,以勝利者的姿態反擊香港政府,覺得全世界與她為敵,阻撓她「追夢」。

有理由對港感恩

Betty的例子本來或可成為勵志故事,卻因為扭曲的價值觀,惹來網民聲討。當然,有人始終覺得Betty努力不懈的奮鬥故事,難以掩飾她偷渡來港的事實。但若果Betty於其文章收起怨恨,至少不會有人覺得她佔了便宜還反咬港人一口,可以爭取更多大愛人士的認同。雖然,的確有人曾對Betty冷嘲熱諷、出言不遜,但始終尚有議員、中學校長、社工及大學校方等熱心幫忙,足見香港社會並非如此冷漠無情,但願有一天Betty能找到對香港感恩的理由。

《來生不做中國人》的作者鍾祖康曾經寫過:「移民到海外的中國人有一個令人非常討厭的常見共性,那就是他們愛批評收容他們的國家如何虧待他們,歧視他們,令他們怎樣做二等公民。這樣的海外中國人我見過無數,這類人對收容他們的國家的抱怨,通常不是一次性的,不是十年一遇的意氣話,而是年年講,月月講。即使是我的朋友,這樣的人,我也想掉頭就走,恥與為伍。」

鍾祖康這段文字,或多或少講中了Betty的情況,亦反映出大陸人不願歸化的普遍心態。現今不少港人主張港中區隔,正是不希望一些無心歸化又不重視本地核心價值的「新香港人」,將劣質文化帶到香港。已經來了的,我們無法將他們驅逐,唯有於未來設法守護兩制,防止香港徹底淪為大陸城市。時事評論員林忌亦藉Betty Wong一事重提單程證審批權的重要,以Betty為例,若果香港掌有單程證審批權,超生子女不得申請單程證的事就不會發生,Betty可能亦毋須以偷渡的方式來港。

事實上,今次的爭論亦涉及本土資源問題,其實Betty的個案較為特殊,不可貿然與雙非搶學位相提並論。然而今次群情洶湧的背後,卻也反映出另一問題所在:某類人士一直濫用人權為藉口,對本地核心價值被蠶食的事實視若無睹。但說到底香港承載力有限,並非無限簽帳的信用卡,在不斷發生的中港矛盾爭論中,市民只會愈來愈清晰明白,捍衞本土意識的道理。

(記者:王俊杰│編輯:丘偉華)

(Betty Wong上載facebook的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17日 下午10:1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奧巴馬訪東亞重整盟國關係 鞏固第一島鏈確保圍堵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