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家富與范國威之間的「數學題」,註定不可能「1+1大於2」?│丘偉華網誌

常月明

-留給最愛女兒的說話

女兒在他方,無法面對面嘮叨,惟有一週一家書,寄上碎碎唸,繼續讓女兒耳根不清靜。常月明,生於月圓之夜,又名「常哦」,那是女兒沒大沒小地替她起的花名。

紙醉金迷│常月明網誌

2016-8-6 10:28
字體: A A A

女兒:

來了美國幾十年,只去過賭城兩次。也許是生性淡薄,從沒想過發大筆橫財,所以,即使跟賭城距離不遠,也難吸引我前往。

但隨著強國千軍萬馬的旅遊人潮,湧到歐美,賭城這種紙醉金迷之地,又豈會不是他們的選擇?

未打貪之前,賭城也好、澳門也好,都見強國豪客的蹤影,賭本還隨時擲一億幾千萬也面不改容。但隨著打貪,澳門和賭城的強國豪客已經少之又少,連帶賭場生意都冷清了不少。

不過對普通人而言,賭場裡面的老虎角子機,才是最受歡迎。看似賭本不大,只放下幾個硬幣,就可以拉完又拉。久不久聽到鄰座的角子機,噹噹地掉下錢來,更容易令人雀躍,心想,下一個幸運兒,肯定是自己。

有時候,這種心態可能就是沉迷賭博的先兆。

我們這裡有很多旅行社,跟賭城掛鈎。可以坐免費旅遊巴士去賭城,還有免費早餐,每人再送十美元代幣。當然,世上豈有免費午餐?這些團之目的,還不是把人留在賭場裡,讓大家不知不覺間,輸掉相對來說肯定多於團費的錢,旅行社和賭場都有賺了。

有一間酒家的相熟侍應跟我說,她有很多同事,每逢放假就會把辛辛苦苦掙來的錢,統統孝敬賭場,以致一輩子兩袖清風,別說房子,連車子舊得開不動,也沒能力買一部新的。有時候,這種沉迷,往往就是因為幸運地贏過一次,就以為運氣會繼續好下去,於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賭,簡直成了賭場的運財童子。

常言道「十賭九輸」,我和你爸爸都捨不得把辛苦掙回來、儲起來的錢,奉獻給賭場,所以向來是賭場稀客。一來認為自己沒那些橫財運,二來也不想冒險、受刺激。安安份份,生活雖然平淡,但至少自在安樂,成就另一種的悠然自得。

媽媽 草於遙遠他鄉
二o一六年八月六日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blog.pokertickets.com)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8月6日 上午10: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雞同鴨講 ── 淨係識用「expensive」嚟形容「昂貴」,你唔悶架咩?│A Chicken Talking To A Duck By Chatter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