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都誕生首名女知事 與港人相關的兩項要點│甘樂宜

乍見「練乙錚被消失」  且聽「林行止說從前」│游清源│社評

2016-8-1 17:48
字體: A A A
「這是一個開端」

《信報》編採部入口,有六個大如燕子的方塊字。

這六個字本來是1973年7月3日《信報》創刊號裡,創辦人林行止為〈政經短評〉起的「標題」。

眼見「前老總」、「前主筆」以至「前特約評論員」練乙錚的「被消失」,回望這六個字,別有一番滋味。

 

WITHOUT FEAR OR FAVOR

《紐約時報》大樓大廳牆上,有四個大如鴿子的「雞腸」字。

這四個字是《紐時》「回春者」歐克斯(Adolph S. Ochs)寫的辦報宗旨。

如今,這四個字,連同歐克斯的銅像,都已被搬到樓梯口。

當然,《紐時》的記者肯定會繼續「無畏無偏」地報道新聞。

而筆者依然願意相信,《信報》的記者都會視當前的考驗又是一個開端。

一如《明報》,一如《南早》,一如每一個同道。

 

這兩天,好些朋友都叫筆者寫寫《信報》和練乙錚。

思前想後,還是覺得,要寫,就寫林行止……

 

【都是那年夏天的舊時春色】

筆者的「閱讀方式」是這樣的:

翻閱過去幾十年7月3日的〈政經短評〉,看看林行止怎樣看《信報》的辦報宗旨。

 

【要「獨立」還是要「中立」?】

31年前(1985年),林先生以「十二年,新里程抑分水嶺?」為題,強調「獨立」:

「我們向來認為報紙的立場必須獨立而不是中立,因為追求『中立』必會引致為持平而持平,結果就會走上真相隱晦欺瞞讀者之路,這與我們的辦報宗旨相違背!」

如今看來,經濟獨立,難!思想獨立,更難!

 

【當「推石者」遇上「凡是派」】

22年前(1994年),可能因為「回歸」的步伐愈行愈近,林先生立此存照之心,緊如上滿發條的鬧鐘。

林先生以「傳媒的功能  業者的角色」為題,憑薛西弗斯(Sisyphus)推巨石上山之鐵志,邊推邊說新聞報道與評論的取捨原則:

「我們報道和評論新聞的原則並非以取悅個別讀者為標的,不管是權傾天下的個人、財雄勢大的企業、社團、政黨或政府,我們都無意遷就他們的喜惡;本報刊出的是講求智性、尋找理路的資訊,而不論讀者喜歡與否,只要符合前述二個宗旨,我們都會發表……假如新聞和評論傳達的是令人痛心憂慮的訊息,將之發表正是我們須盡的義務,即使有人為此而不快,我們也不會迴避。」

「講求智性」、「尋求理路」,當今何報做得到?

 

至於當年的結語,更儼如今日的警示:

「值此政治過渡期,政治上跟紅頂白之輩日眾,淆混是非強詞奪理的言論充耳可聞,中英對香港的影響力此長彼消,對北京唯唯諾諾,成為北京『凡是派』的人愈來愈多,這種變化激發了反智現象,不過,這正是香港傳媒職責更形重要的時刻,客觀報道新聞、獨立議事論事,既是捍衛保護人民知的權利,復要對大眾關心的事象和政策提出批判,務求人們能作出合理的選擇。不論政治上出現什麼變化,我們對此毫無猶豫、畏縮。」

新聞是歷史的初稿,歷史會告訴未來。

可幸,當真!

不幸,果然!

 

【哈姆雷特決戰哈姆太郎】

19年前(1997年),香港終於「回歸」了,彭定康坐的不列顛尼亞號仍在大海漂流。

那年煙花特別多,而〈政經短評〉的標題則是「傳媒工作  疑慮仍多」

董建華「太愛國」、「太愛港」,「愛」到不想聽到異見者的聲音,於是林先生說「有了這些不盡不實的條條框框,使新聞工作者如履薄冰」、「傳媒的工作環境處處有『地雷』」。

最後,林先生指出,傳媒工作者只有二種選擇:

一、轉業;

二、懷著隨時會跌入陷阱的心情堅守崗位。

第一種是to play or not to play,亦即逛街老鼠哈姆太郎(Hamutarō)式的選擇,。

第二種是to be not to be,亦即復仇王子哈姆雷特(Hamlet)式的選擇。

 

【勵志的結語或一首絕望的詩】

這是一個無源的開端

這是一個無底的深淵

這是一個無望的從前

這是一個無期的心願

 

而我依然無畏

而我依然無偏

因為

生命太短

明天無限遠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8月1日 下午5:4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妮妲襲港】天文台首稱或掛比8號更高信號 廣州今午2時已停市停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