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對合理化提委會的贊同程度明顯稍低

2014首宗打壓人權 警方限制中環集會條款或違憲

2014-1-1 23:42
字體: A A A

當倒數2013,然後迎接2014,香港面對的挑戰不見會減少,相反,迎難而上的情況恐怕隨處隨時隨意可見,其中之一是人權,其中之體現,恐怕就在元旦大遊行之時。

繼2013年民陣聯同多個組織,以「民怨大爆炸,行騙長官下台」為主題舉行元旦大遊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並獲13萬市民響應參與後,事隔一年,又有港人再要在元旦日這個一年之始上街。

本來參與由民陣發起的遊行,早已成了不少港人的「生活習慣」(最少過去十年,每年都有一次機會),但魔鬼原來也會在不知就裡間,已埋伏到不為人知的細節中。而在2013與2014年交替間出現的魔鬼,就是藏在元旦遊行警方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裡。事緣警方無視民陣舉行終點集會的意向,在當中加設附加條件:「你須盡力呼籲未能進入集會範圍的遊行人士循德輔道中南面行人路及皇后大道中行人路向西方解散」(元旦遊行不反對通知書,條件第n項),即要求主辦單位於集會場地人滿的情況下,呼籲遊行人士解散。

民陣就此向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要求委員會裁定刪去整項要求,經委員會裁決後,條件最後更改為「你須盡力協助警方呼籲未能進入集會範圍的遊行人士循德輔道中南面行人路及皇后大道中行人路向西方解散」,而民陣成員如違反此條件,例如沒有「盡力」「協助警方」「呼籲」,就會因此負上刑責,會被警方以《公安條例》作檢控。

表面分析,關於警方加入這個條件,已經足以引發是否合理的爭論:試問警方是如何衡量,主辦方在現場的行動已經「盡力」?又或者,有關的行動又是否屬於「協助警方」呢?然而,主辦方卻會因為這些含糊的準則,因而承受「犯法」及被檢控的風險。

而更進一步的問題,更是警務處處長加入這些施加條件,其實是可能違反憲法,侵犯到港人受《基本法》及法律所保障的權利。

在香港,和平集會的權利受到本地法、憲制法律和國際法的三重保障。《基本法》第27條中列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第21條亦訂明:「和平集會之權利,應予確認」;更何況,和平集會權利與其他權利息息相關,如示威集會內容和形式都屬表達自由的一個體現,同樣受《基本法》、《公約》及《人權法》保障。

問題是,警方如今施加條件,是保障了還是侵犯了公民行使集會自由的權利?

其實,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曾於《一般性意見第三十四號》中作出解釋,提出限制須符合《公約》條款、目標和宗旨,並合乎《公約》人人平等不受歧視原則,且須出於必要,通過相稱性原則,並選擇對人權侵害最小的方案。而香港終審法院更曾作出判決,指若要限制和平集會權利,有關限制須由明確法律規定;以及須與一個或多個合理目的有關,且有合理理據;限制手段不能超越為達致有關合理目的之所必需範圍。

至於就合理目的而言,終審法院在2005年「梁國雄及其他人訴香港特區行政區案」中,就指公共秩序(public order)定義含混,不符法律需明確的憲制要求,因此裁定警務處處長按《公安條例》基於上述目的而限制和平集會並不符合憲法。法庭同時指,警務處處長僅能為着「治安上的公共秩序」,而對集會按《公安條例》行使酌情權施加條件。

不過,根據現時的不反對通知書所載,警方要求主辦方「協助警方呼籲未能進入集會範圍的遊行人士解散」,其前提正是「在中環集會地點,如在現場聚集的人士眾多,令到集會地點出現嚴重擠迫,引發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風險時」,當中被引用的「公共秩序」,似乎跟治安並不相關。

事實上,終審法院在同一案件中,曾強調政府在市民行使集會權利時的角色,指出「和平集會權利涉及政府的一項積極責任,政府須採取合理和適當的措施,使合法的集會能和平地進行」,但從現時不反對通知書內第n項的施加條件可見,作為政府一部分的香港警察,似乎未有如法庭所言,採取了合理和適當的措施,使合法的集會能和平地進行(尚未包括容許建制派在遊行路線上設街站)。

然而,究竟什麼才是「合理和適當的措施」呢?同一個的不反對通知書內,其實已有例子可作參考。

元旦日大遊行其實是由三部分組成的,包括由下午2時半至3時半在維園中央草坪的公眾集會、在3時正至6時正舉行的公眾遊行,以及在4時半至晚上10時在遮打道行人專用區一帶舉行的公眾集會,而在針對維園舉行的集會,警方施加的條件,是「須盡力協助警方將維園中央草坪劃分為不同區域,以確保參加者依次序及有秩序地進入及離開維園中央草坪,並沿維園南路横過籃球場,經 15 號閘離開維園及沿議定路線遊行」(通知書內第i項)。

如比較兩個「條件」,兩者間最大的差別,實是在維園的部分,明確指出要「確保參加者……進入及離開維園中央草坪(即集會範圍)」,相反,在遮打道部分,卻是要求未能進入集會範圍的參加者解散(離開),而基本的邏輯問題,如果參加者根本不獲安排進入集會範圍,又如何行使其參與集會的權利?

再退一萬步說,今天是大除夕夜,港九多處地方都有倒數活動,維港兩岸也有煙花匯演,這些集會均如通知書內第n項施加條件所形容,會出現「嚴重擠迫」的,但警方卻是會採取人流管制措施,安排人群潮水式進入集會範圍;又例如維園年宵,警方亦會控制進入維園(集會範圍)的人數,焉會呼籲在維園外輪候的市民解散?由此反映,只怕是不為而非不能之別吧!警方如此無視憲法保障的人權,實跟「依法辦事」這四個字的原則,已經愈走愈遠。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1日 下午11:4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元旦大遊行即時關注:傅振中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