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人士胡石根顛覆國家政權罪成 被判囚七年半

景仁

-景仁看天下

一個雲遊於網路世界,沉醉於歷史書籍的八十後宅男。 心中對各種事情有自己的想法與意見,與大眾分享。 有台ChannelD 節目《景仁春秋》、《歷史睇真D》主持。

我們的下一代怎麼辦?│景仁網誌

2016-8-3 14:48
字體: A A A

首先寫這篇文,我先聲明三件事:

1. 我來自單親家庭
2. 我對同性婚姻的立場是中立,既不反對,亦不贊成。
3. 我不支持鄺俊宇

周浩鼎先生在FB發出一張圖,攻擊另一對手,參與超級區議會的鄺俊宇為「公開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其中說「兩個爸爸、兩個媽媽,我們的下一代怎麼辦,固有的家庭價值必被衝擊」。

對於鄺神是否公開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或者是否支持同性戀,基督教的家庭價值是甚麼,並不是本篇文章所討論的範圍,而是周浩鼎先生的說話:「兩個爸爸、兩個媽媽,我們的下一代怎麼辦,固有的家庭價值必被衝擊」,出現著嚴重問題。

我們要了解一下,周先生的說話有甚麼問題。

「固有的家庭價值必被衝擊」
我想問一下,香港固有的家庭價值是甚麼?是否已被衝擊?

景仁曾經在網台節目中大慚地討論,指香港的「固有的家庭價值」,在八十年代受到很嚴重的衝擊。因為八十年代電視、電影都很強調自立的女強人形象,這些人不一定要結婚,也不一定要維持自己的婚姻。又或者男士,帶著兒子的「帶子洪郎」的形象,深入民心。這亦顯示出當時的時代背景,婚姻雙方都不需要再堅持著「維持婚姻」,要離婚就離婚吧,一直到現在,離婚率也是高企。

到底香港「固有的家庭價值」是甚麼?一夫一妻制,還是港英政府廢除大清律例前的「一夫一妻多妾制」,還是金人統治中原時的「丈夫死後可改嫁丈夫的兄弟」等制度?相信周先生的答案是「一夫一妻」制。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他就不應該提出「固有的家庭價值」。

現在的香港社會,離婚的現象非常著遍,就算是昔日的「良心電視台」,在八十年代曾經製作反映社會真實個案的節目,其中有一集,就是一個丈夫沉迷賭博,對家人不好,妻子斷然與其離婚,帶著孩子生活。請問周先生,這間「良心電視台」與這個「斷然離婚的婦人」,又是否衝擊著「固有的家庭價值」?如果照周先生的理論,這位女士應該「以愛心感動,同他傾計感動他不再賭博」?

周先生又是否同意單身?單身即是不結合,不結合就不繁殖後代,那麼人類就會滅亡,這是衝擊著「固有的家庭價值」。民建聯的上層人士中現在至少有兩位知名女士都是單身,周先生又是否要催促她們結婚生子?

「固有的家庭價值」是否包括家庭暴力?我們看看以下例子:

「……案發當日,二人為小事爭執,丈夫盛怒下隨手拾起一個手袋擲向妻子,妻子報案求助。其後到醫院驗傷,左前額有觸痛。丈夫於今年1月獲得撤控,但法庭要他自簽1,000元,守行為12個月……」(節錄自《蘋果日報》報導,名字修改為丈夫與妻子)

這位妻子曾參與區議會選舉,我就為免轉移焦點,就直接隱藏其名了。
在以往社會,家中不和與暴力是要隱瞞,不會公開化的,是為「家醜不出外傳」,但這位妻子選擇「報案求助,其後到醫院驗傷」,請問周先生,這位妻子是否衝擊著「固有的家庭價值」呢?

「固有的家庭價值」,是否強調一夫一妻建立在金錢的利益之上?現代社會也有不少例子,例如很多人諷刺那些嫁入豪門的女生,有的是「貪錢」而非「真愛」。又或者只是「生仔機器」等,請問周先生,這些是否「固有的家庭價值」呢?

一個家庭,親情鮮有,父子叔伯兄弟姐妹勾心鬥角,為權、為錢。歷史、現代也有這些場面出現,這又是否「固有的家庭價值」呢?
「固有的家庭價值」出現那麼多問題,「我們的下一代怎麼辦?」

其實「固有的家庭價值」一直受到衝擊,而不是今日「同性戀婚姻」的出現而引起的。

歸根究柢,周先生連甚麼是「固有的家庭價值」的脈絡與定義都不清楚,就隨便發言。

至於「兩個爸爸、兩個媽媽」,景仁倒要自揭傷口了。當日家中父母離婚之時,各自在外面有另一半。當時小時候的景仁在日記中寫上「我有兩個爸爸、兩個媽媽」,請周先生,我替當時的我向你請教一下,「我有兩個爸爸、兩個媽媽,我又怎麼辦?」

周浩鼎先生,看來大言不慚的,應該是你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8月3日 下午2:4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指練乙錚「不拘繁文縟節」駁林行止「規格失禮」 郭艷明可知「禮數」為何物?│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