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守在玫瑰花旁的蜜蜂故事

夏瑋騏

-小英國人

《小英國人》,顧名思義,是小英國人。正因這個「小」字,才可看「大」;有如法國印象派畫家德加(Edgar Degas)站於房間邊陲繪畫,造就其名作《芭蕾舞課》(La Classe de Danse),方知得到最大視野,往往需經歷練,一切從小角開始。

夏瑋騏網誌│英王十字街125號

2014-4-19 18:00
字體: A A A

倫敦總令我著迷,跟數年前同遊倫敦的朋友談起英王十字街125號,便把情感搬到臉上,因為我們都在那裏生活過。

我對這地方的印象特別深刻:那年是大學一年級,我初到英國,首個落腳的地方,正是英王十字街125號;遊歷完畢,我拂袖從這裏乘歐洲之星火車前往巴黎,繼續旅程。後來在大學三年級時,我獨自歐遊數月,卻湊巧地從巴黎乘歐洲之星回到那裏,只是人去樓空,剩下我於外圍參觀,沒有人可以分享,顯得格外感慨。

站在街角窺探,我想起不少室內有趣的故事。那時為節省旅費,我限制自己每天只用十五英鎊;就以普通餐廳一頓午餐要十英鎊而言,我在倫敦的日用花銷居然可以比在香港的少,實在很難以置信。我們一行三人,往往到印度人開辦的雜貨舖買平價餸菜,然後在自家廚房弄飯,湊起來每人合資四十便士(約港幣五元),或許我從未試過如斯精打細算。

每天晚上,永遠是我洗碗最多,也永遠是我最後到浴室洗澡。還有還有,晚上我們三人更要堆在同一張床睡覺,那種滋味我永遠不會忘記。不過最難忘的,要算是我們有天為慶祝生日,合力弄上一道吞拿魚焗闊麵(Tuna Pasta Bake),隨後更一併跑到鄰近的聖潘克拉斯(St. Pancras)鐘樓下倒數慶祝,別有情懷。

然而事隔兩年,當我再到倫敦,環境雖然依舊,但面目已經全非。我再沒有實行十五英鎊的政策,反倒是自由放任的「laissez-faire」,於是努力把自己從小對倫敦的認識逐一印證,甚麼奧卑利(Old Bailey)、蘇格蘭場(Scotland Yard)、白廳(Whitehall),也一口氣看了兩齣音樂劇、參觀上次不夠錢買門票的白金漢宮、選了一所不錯的酒店。可是離去時最令我捨不得的地方,始終是英王十字。

接著我對朋友說:「我和你走過的路,我都有多走一遍,依舊到英王十字街的超級市場買五十六便士的牛奶。遇上星期天休息,我就慢慢走上那賓德費(Pentonville)山頭,到訪當天去過的便利店,同樣是買五十六便士牛奶--其實很花時間,但我喜歡這種感覺。」朋友回答:「我覺得你試過窮困的遊倫敦,那時你仍然在學;你亦試過舒適的遊倫敦,那時你剛畢業。這樣看來,你已經很有得著。」

夏天的倫敦,遠比香港的好,氣溫二十度左右,在英王十字街道上,留有大英帝國維多利亞時代的紅磚工人住舍,偶爾一陣涼風吹過,我獨自朝前方的夕陽走到火車站,想起很多往事,知道人生路有如不列顛此等航海憂患的民族,從而得到浪漫。

但那種浪漫,不僅是一般的浪漫,卻是很英國獨有的拜倫式(Byronic)浪漫--是以成長就像發過一場夢,站在聖潘克拉斯鐘樓下,老遠仍掛著龐大的「King’s Cross」字樣,此刻我慢慢明白美國詩人奧登(W. H. Auden)的「還未」(not yet)和「往矣」(no longer)之說。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19日 下午6: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微博傳情網誌│復活節系列之二:復活節點解食呢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