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平網誌│傻仔與政治家──你還記得陳國強這個人嗎?

莫紫瑩

-火箭升空奇遇記

游清源曾說:「火箭人如其名,有火有箭,不時燒傷戳傷同事。不過,她最強的強項是『娃娃看天下』,老奸奸言、巨滑滑舌都逃不過她的童眼」。「火箭升空奇遇記」其實只是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記者,如何看這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既然有平台,我就不會畏言,與大家分享工作點滴。網誌個人色彩很濃,那些想看時事評論,卻又不屑記者「賣弄」感情的讀者們,煩請移玉步至其他版面。

莫紫瑩網誌│做得記者,放得「奴」工假,就預咗無哂朋友?

2014-4-20 11:00
字體: A A A

復活節快樂!不是做記者朋友,大概不會明白我這個復活節有多快樂!因為這4天的紅日,我終於可以放假!

或者說得再清楚少少,記者這個工作,本來就不是別人放假就可以放假。而多數的公司,都是以勞工假為準,而非公眾假期。因此,雖然我們可以勉強說是白領,卻是沒有白領般待遇的「偽白領」。行家朋友說,我們是放「奴工假」的「奴隸」。

不過,今天說的不是自己有多「奴隸」(這個已經是不言而喻了),而是說說「奴隸」們的朋友圈。對一些平日已經不是放周末的記者來說,他們放假的日子,就是別人工作的日子。當別人放假時,記者就正在趕稿。

是這樣的。我自己由前公司工作至今,亦因為假期的關係,很少見到自己的朋友。因為今年的復活節公司皇恩浩蕩,因此可以放假四天。你知道嗎?當我知道我這四天假的時候,其實沒什麼感覺,當時只是質疑自己休息完四天就能完全叉電?不過,當我收到一個中學同學的訊息時,那時我才頓然發現,這四天的假期將會是多麼的美好。

其實,那位中學同學只是約我在復活節假期的第一天,和其他舊同學一起吃飯及慶祝某位同學的生日。雖然這個訊息看似普通,但卻令我感動萬分。

第一,因為我十世沒有參與什麼朋友聚會了。做得記者,很多都會抱着「無晒朋友」的心態。沒有朋友的意思,是你會忙得根本沒有時間見他們,update他們的近況,遑論有任何的溝通。當中學同學邀請我時,突然發現自己今次可以放公眾假期,終於可以有時間見到他們,有一種由衷的興奮感。

第二,因為朋友並沒有把我忘記。試過無數次,本來和一群朋友是很親密,但當我做了記者或轉了更chur的工作以後,朋友的關係,就會由親密變作生疏;最後,這些朋友可能已經不會當作我是朋友了。為什麼?因為每次的約會,你總要工作,就算不用工作,你都會累得什麼也不想做,又或者利用僅餘的假日陪家人、男朋友。

就是這樣,一些本來明明很投契的朋友,一些本來明明很活躍的whatsapp群組,最後會因為大家少見、沒有話題而慢慢在電話的對話名單中「沉底」,剩下空洞的群組名字。然後,你會在突然的一天,發現這些朋友出席聚會,卻沒有你的份兒。對,連通知也沒有,我明白,因為朋友會覺得,反正問你都沒有空出席,叫嚟做乜?到那一刻,你就會知道自己已被fade out。其實那種感覺並不好受,但卻要無奈接受,你不會怪這些朋友,因為你自己可能也沒有盡力維繫。不過,之後你再也鼓不起勇氣約那些朋友。所以,當我收到這位中學同學的邀請時,我知道,他們並沒有忘記我。我感動,他們仍當我是朋友。

有人說過我很多朋友,但是工作令我失去的朋友,可能更多。復活節只剩下一天多,不是記者的你,請抽空和你仍在工作的記者朋友說聲「加油」,或「我沒有忘記你這個朋友」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20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52Vision之「明哥諸點復活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