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國際奧委會暗促賀頓孫楊「收聲」 中國官方遭證實曾認可五星旗式樣 港隊女泳手何詩蓓歷史性衝擊最後八強

搞「港獨」不算搞「分裂」  促「統一」不如促「民主」│游清源│社評

2016-8-9 07:00
字體: A A A

與其講「獨」,不如談「統」!

「獨立」與「統一」是一組相對的概念。

有「統一」,就沒有「獨立」。

然則,「中國」是否長期統一?

西方學者(如凱伊、艾布拉米、柯偉林、麥克法蘭)多有質疑。

不過,最重的炮卻是來自一位內地著名歷史學者葛劍雄。

他指出,由秦滅六國開始計算,至今統一時間其實只有952年,僅佔43%

換言之,統一非常態,常態是分裂。

更何況,從時序上看,搞「獨立」不等於搞「分裂」。

葛劍雄進而指出,「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的說法,「往往曲解了歷史事實」,「說不定倒是自找麻煩」。

但梁振英卻引述《基本法》第一句,說「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

於是,麻煩來了。

梁振英一手炮製出「港獨」這個麻煩,藉觸動北京的神經來攫取一己的連任。

葛劍雄強調,「產生弊病的並不是統一本身,而是專制的集權制度」。

他認為,對應香港、台灣問題,真正的出路在「真正的地方自治和民族自治」,「即使憲法所規定的基本制度,通過民主的合法程序也可以作必要的修改」……

 

【洋教授道破中國夢遺】

關於中國是個長期統一國家的「迷思」(myth),普及歷史學者凱伊(John Keay在其名著《中國通史》(China:A History裡提出質疑,指中國人特別喜歡不斷「重新修定」歷史,尤其強調現代中國繼承了世界最悠久而無間斷的文明,長達三千年至六千年不等。【註1】

另外,華頓商學院的艾布拉米(Regina M. Abrami聯同哈佛商學院的柯偉林(William C. Kirby麥克法蘭(F. Warren McFarlan,在他們合著的新書《強國不強?──中國國力與經濟成長的極限》(Can China Lead? Reaching the Limits of Power and Growth中,提出世人(尤其是西方人)對中國長期存在的五大迷思,排第一位就是「中國始終是統一的國家」。

他們認為,「檢視中國早期的帝國史,會發現它是治亂交替、分分合合的周期過程」。

他們意在言外地指出,「今天的中國可以說是『沒有滿洲人的大清、沒有皇上的帝國』」。【註2】

 

【統一非常態  常態是分裂】

不過,論鞭辟入裡,還看內地著名歷史地理學者葛劍雄《統一與分裂:中國歷史的啟示》

葛劍雄以詳盡的時序表,力證中國的統一時間其實比教科書所說的少許多(遑論「中國」的定義,其實一直都十分之含糊;要言之,直到中華民國成立,中國才成為它的簡稱,正式成為國家的代名詞)。

他指出,從公元前221年秦滅六國,到1998年這2219年,以基本上恢復前代疆域、維持中原地區和平安定為標準,統一的時間為952年,亦即43%(按:若計算至2016年,則是42.6%)。

若從比較確切紀年的西周共和(公元前841年)算起,更只有37%。

若上推至商、夏,比率更只會每況愈下。

換言之,無論怎說,統一非常態,常態是分裂(多為「分治」)。

 

【這樣的「獨立」不算「分裂」】

葛劍雄強調「分裂」未必是壞事、往往是好事之餘,更嘗試糾正一種流行「誤讀」。

他說,「已經統一了的政權分為幾個,或者原來屬於該政權的一部分脫離了,獨立了,可以稱為分裂,但本來就存在於這個政權之外的政權或地區的存在就無分裂可言,只能說是獨立或自治」。

按此準則,西藏、新疆、台灣諸政權或地區早在1949年中共建政前已存在,即便搞獨立,固然不算搞分裂;就連香港、澳門,其實都不算。

 

【「自古以來」說不通】

由此路進,葛劍雄認為,說什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往往曲解了歷史事實」。

他說,「這樣的話往往用之於官方文件、外交照會,但仔細分析也是不嚴密的。『自古』是指什麼時候,幾百年還是幾千年?如果真是指幾千年前,那時的中國又在哪裡?那時的『中國』又指什麼?如果以『中國』一詞來代替當時的中央王朝或中原政權,說不定倒是自找麻煩……今天不少地方當時確實不在中原政權的管轄之下」。

葛劍雄更認為,這種「自古以來」的說法,不但在歷史事實上說不通,「從今天國家的主權利益著眼,似乎也不見得有什麼幫助」。

 

【要真民主  不要新專政】

篇幅所限,該說結論(有興趣者請看葛氏大作)。

葛劍雄歸結,問題不在「統一」,也不在「分裂」,而在制度。

他一方面強調「產生弊病的並不是統一本身,而是專制的集權制度」,另一方面指出「進步的原因並不是分裂本身,而是專制的集權制度削弱的結果」。

他認為,「只有改變中央集權的體制,逐步向地方放鬆、分權,最終實行真正的地方自治和民族自治,才能最大限度地調動各地、各族的積極性,實施最佳的發展方案,徹底消除集權的弊病」。

這方面,香港其實是一個很重要的試點,甚至是中國邁向民主的「藥引」:

「尊重中國的歷史和現狀,以一國兩制或一國多制的方式完成統一是明智的抉擇。不僅台灣、香港、澳門地區可以有不同的制度,大陸、內地也應該允許在基本制度不變的情況下實行不同的具體制度……即使憲法所規定的基本制度,通過民主的合法程序也可以作必要的修改。」【註3】

十個字:統獨非重點,民主乃關鍵!

 

【一代瘟神  千古罪人】

而今問題是:梁振英為了一己之私攫取連任,通過放大「港獨」,觸動北京神經,令香港與中國陷於對抗,千古罪行,莫此為甚!

 

 

【註1】John Keay, China: A History, p.3

【註2】艾布拉米、柯偉林及麥克法蘭:《強國不強?》,p.29-36

【註3】葛劍雄:《統一與分裂:中國歷史的啟示》,p.215-285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8月9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日皇明仁讓位勢改200年傳統 歐陸皇室早掀退位潮│郭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