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島百合子的赤裸日記》:不講道德的政治與愛情│林兆彬網誌

【決戰立會】劉兆佳反證梁特推諉選舉主任或屬謊言 再提社會劃「紅線」勢奪港人自由?│郭予真

2016-8-9 22:15
字體: A A A

多名候選人因曾提倡港獨而不獲立法會參選資格,繼表示確認書安排不僅是選舉主任的決定,更有中央和特區政府做後盾後,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今早於電台節目,再被問到對選管會決定的看法,當中值得注意的地方有二:

1. 劉兆佳指是次決定乃「重大的政治動作」,反問「香港有幾多人認為真係一個選舉主任去做晒決定,自己單獨行動?」,除了承接其上周的「後盾論」,亦似乎與官員近日逶過選舉主任的論調不符。

2. 劉亦形容選舉以往可自由參選,但現時劃有「紅線」,想參與香港政治體制或管治工作,「就唔能夠侵犯中國主權或領土完整,唔能夠搞分裂主義」。限制自由的「紅線」一說,亦曾被《信報》前主筆練乙錚提及,甚至成為其專欄被撤主因,絕不止見於立會選戰上。

235235

梁振英首開腔:由選舉主任決定,不含政治干預

梁振英日前首次回應事件時強調,選舉主任完全是根據香港法律、不偏不倚地履行職責及行使權力,當中不含政治干預,自己亦沒接觸過選舉主任;而有關行為「唔係政府裡面一個人嘅決定」,而是參選人提交表格後,由該區的選舉主任決定。但若如劉兆佳所言,決定真屬「重大政治行動」,中央以至特區亦必然知曉,甚至擔任主動指使的角色,證明劉的說法與官員的護航言論相比,似乎存在矛盾。

而對於劉兆佳所作的反問,除非梁振英說謊,否則,「認為真係一個選舉主任去做晒決定,自己單獨行動」的,正正就是梁振英。須知道,劉兆佳亦屬建制陣營,放話代表部分中央人士意見。二人口徑不一,或者更可反映中央不同派系對於是次決定的態度各有差異、缺乏共識。

再者,劉兆佳此言一出,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下午即現身護航指,選舉主任所做的「當然唔係政治決定」,只是在職權內依法執行職務;而現時亦難以估計背後是否有中央政府力量,阻止主張港獨的立法會參選人進入議會。曾鈺成具針對性的回應,可見劉兆佳的說法,似乎觸動了某些人士的神經。

姑勿論是次決定有否政治干預、又是否政治決定,選管會本就是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而成立的獨立、非政治性和公正的組織。條例亦訂明特首委任為主席的人,必須是高等法院法官,選舉主任則由選管會委任。如選舉主任非獨立行動、受政府人士指使,又是否破壞了選管會獨立、非政治性及公正的原則?

234234

「紅線」處處 該退避、踩界、還是逾越?

上月尾,《信報》前主筆練乙錚被終止該報專欄後,撰下《別了〈信報〉》一文,當中提到民主回歸及和理非非已無法繼續支撐整個社運,「法理港獨」和「暴力邊沿」就是兩條新的「紅線」,再要踰越必須是另一種情況之下。練乙錚寄願,人們永遠不需踰越這「雙紅線」。

無獨有偶,練乙錚專欄被撤後,決定於該報「為了自由」而擱筆的漫畫家一木亦指,報紙言論確實有紅線,「要是越線,立即『被改版』停稿,手段之決絕無禮,已到了無懼輿論詬病的『自信』程度」。

練乙錚及一木所述的「紅線」,既是令他們離開《信報》的原因,亦預見了社會不同平台隱形的「紅線」,特別是媒體上的言論空間。然而,二人對「紅線」的態度卻不太一樣。一木寫給該報總編輯郭艷明的公開信中表示,「當環境變得要評論者小心踩到禁區,而且紅線愈來愈多的時候,為了自由,只能選擇離開。」但另一方面,練乙錚接受《立場》專訪時則抱樂觀態度稱,「每一個平台上的空間,我們都要爭取,能夠保住就保住…到咁上吓,去另外一條線,可能效果仲好。」

(撰文:郭予真;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8月9日 下午10: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決戰立會】梁天琦助選冀青政贏3席證「打不死」 被《基本法》「搞到雞毛鴨血」不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