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署新風雲】前專員建議刪「符合行政長官命令及受管轄」保廉署獨立 陳方安生指李寶蘭事件證內部現腐爛

藍嵐

-藍嵐的職場森林

典型香港仔,在獵頭行業打滾,現職吃力不討好的中級管理層:看盡職場人生百態,奇人異事,奇珍異獸。因工作的需要引致說話過多以及不停見人講人話之故而不知不覺患上疑似自閉症和精神分裂。多愁善感但又喜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冷眼中的世界是冰藍的。

帝皇格與二奶命│藍嵐網誌

2016-8-14 11:51
字體: A A A

在剛過去的一個暑假,足球球迷可謂非常繁忙,皆因兩大洲(歐洲與美洲)的國家盃賽幾乎在同一時間上演;有趣的是,一時瑜亮的當今兩大球王C朗美斯命運各異:美斯的阿根廷再一次大熱倒灶;C朗的萄葡牙則符符碌碌贏冠軍,確是予人宿命難違的感覺。

雖云命運理應掌控在自己手中,但從「馬後炮」角度而言,有時也真的不得不信邪的:除了美斯數度在國際賽奪亞令阿根廷變「亞軍廷」外,近至法國的基士文,以至德國的波力克,遠至意大利的馬甸尼或荷蘭的告魯夫,皆是屢次只差一點點;更可悲的是有時當他們概嘆多年食白果引退後,其國家隊卻在幾年後奪冠而回,何其悲壯!

相反,一些球員卻好像有著帝皇格般,冠軍總是衝著他而來的:C朗以球王身份加冕或許合情合理;可是再看遠些,那平平無奇、甚至被另一法國傳奇人物簡東拿笑為「water carrier」的迪甘斯卻可在法國最光輝(好彩)的時期以隊長身份兩度奪冠親手捧盃,巧合地法國自此無以為繼,直至今屆歐國盃(也是由他以領隊身份帶領下)法國才差點奪冠;除迪甘斯外,個人認為西班牙的門將卡斯拿斯也是這類package 其實頗一般卻一直「獎接獎」有「大賽命」之流吧!

放諸職場上,這種「帝皇格」與「二奶命」也在事後孔明的角度看來屢見不鮮:比如說你在努力做著的一件好事卻在你走後才見成效;或是你最風光的時候是在你新老闆上任前;又或是你在搏上位的黃金時代卻總遇上ㄧ兩個旗鼓相當或「食住你」的剋星;甚至是你自己可以很勁但隊友卻是豬一般的「累街坊」。

相反有些人卻總是就算是「食屎也是食著豆」般好像沒有做甚麼,卻總是什麼彩也向著他的頭掛上;或總是出現在「蜀中無大將」下繼而扶搖直上;也可能是自己平平無奇,但身旁卻有一班得力助手撐著等。

當然這可能關乎個人的性格、事業的選擇以至巴結老細或「抽水」能力(不得不承認有些人彷彿是天生適合在辦公室生存的「office animal」),但這可能正是構成「命格」的元素;這好比歷史的楚漢相爭:看牌面,可能初時誰也想不到英雄蓋世的項羽會飲恨,反之流氓般的劉邦卻可登基吧!

回說足球,殘酷的世界日後永遠通常只記得誰是冠軍,亞軍嗎?對不起,和分組賽出局的球隊差不多- 不太記得……當然美斯近年在國際賽拿的亞軍是絕對慘情的:次數多之餘又不幸在決賽屢敗於一些如智利的二線球隊,又有敗家隊友希古恩數次單刀不入,難免心灰意冷嚷著要退出國家隊。

可是,美斯作為球王又在球會級贏盡榮譽,此舉卻有如一名校出身first hon畢業的高材生,出來見工卻諸事不順,最後見不成大公司便索性唔搵工般,未免有點「輸唔起」的感覺。

其實球員職業生涯短促,既然美斯仍屬當打、有氣有力之時,何不去到盡力破宿命 – 成功的話,自然名流青史不致被馬勒當拿之流睇死;就算真是再來一次「亞軍廷」,也至少輸得轟烈得能夠拿亞軍也可拿得令人「刻骨銘心」,不負球王之名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8月14日 上午11:5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決戰立會】為李梓敬抬轎民調支持率不過3% 田北俊批港大民研只讀名單首位欠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