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篤「童子尿」再掀新中港矛盾 大陸人隨處便溺成國際議題

馬尼拉市長道歉或成「糖衣毒藥」 港府倘接受勢放生阿基諾三世

2014-4-22 22:51
字體: A A A

3年多前的馬尼拉人質慘劇,至今還未解決。最新的發展是,馬尼拉市長埃斯特拉達今日抵港,打算就事件向港府及死傷者家屬致歉,以及與中方、港方簽署和解協議,似乎想正式為事件劃上句號。

然而,雖然各方證據都顯示菲律賓政府須為事件負上責任,但總統阿基諾三世至今堅拒為事件道歉,甚至多次向港人強調自己和國家政府都無錯。如此態度,試問怎能叫一眾死傷者家屬接受?

因此,埃斯特拉達今次來港,表示上像是一個正面的進展,但如果港府讓步,接受了由市長負責道歉的「糖衣毒藥」,卻因而放棄繼續爭取菲總統道歉的話,則恐怕是得不償失,更辜負了家屬以至全港市民的期望。

其實菲方由馬尼拉市長出面道歉來解決事件的策略,並不是一件新鮮事。

phph table

從附表可見,自從特首梁振英去年10月在峇里與阿基諾見面,並爭取到與菲律賓部長級官員展開商討後,馬尼拉市10月尾即通過議案,授權市長埃斯特拉達,為人質事件向中國人民、特區政府和人質死者家屬及傷者道歉,可惜後來雙方未達成共識,會面才不歡而散。

問題是,2010年8月慘劇發生當天,時任市長的人根本不是這位埃斯特拉達,而是那位一頭白髮的林雯洛,為何當年林雯洛堅拒道歉,現在卻要由埃斯特拉達為他人過錯而說對不起?更何況,本報過往已多次強調,失職的不只是市級政府,國家級政府也肯定是責無旁貸,這也正是港府爭取部長級會面的原因。

事緣2010年9月,即慘劇發生後一個月,由菲律賓司法部長德利馬率領,調查馬尼拉人質慘劇的「調查及檢討委員會」(IIRC)終於公布報告。雖然基於法律原因,報告中最重要的建議檢控名單暫未公開,但阿基諾卻「爆響口」,自行向外披露可能被刑事檢控的人員名單。

菲方須負責官員包括內政部副部長

根據這張「阿基諾名單」,要為事件負責的人數多達15人,當中包括5名高級警官、馬尼拉正副市長、申訴專員及內政部副部長。而根據報告調查,阿基諾在事發當天下午曾下達命令,准許調動更精銳的部隊處理事件,但由於連串溝通與行政失誤,現場警方指揮官才沒有調動部隊,最終由表現極差的國家警察特種部隊(SWAT)到場處理,令拯救人質事件以悲劇告終。

由此可見,做錯的不只是馬尼拉官員,事實上,菲律賓國家級政府以至總統本人,當天都有明顯的失職,必須為慘劇負上責任(即使只是「部份」責任,也不可推卸)。那麼,現在由一個市長來港,而且僅代表市政府道歉,對死傷者及其家屬來說,是否足夠?(今日隨行的馬尼拉市議員Marlon Lacson已向傳媒證實,他們只是代表市政府而來。)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今次隨行的還包括兩名國家級政府官員,其中一人更聲稱代表阿基諾,但至今肩負道歉責任的依舊只是市長,暫時未見有任何消息指國家級政府或阿基諾願意道歉。事實上,3年多來阿基諾多次強調絕不道歉,更漠視官方的調查報告,辯稱事件只是槍手一人之錯,即使特首今年1月實施制裁,菲國外交部亦重申不會道歉,試問現在又怎會突然退讓?

梁振英取態成關鍵

說到底,現時局勢已相當清楚,菲方為爭取港府解除黑色旅遊警示,取消有關免簽證安排的制裁措施,以及保障菲國在港的經濟利益,有必要盡快解決人質事件。而既然港人堅持要菲總統道歉,但菲總統又堅拒道歉,折衷之計就是由市長出面,道個歉握個手,大家方便下台,就此放下這個風波。

問題是,究竟死傷者家屬以至全港市民是否能作出這個讓步,這樣就半價收貨?如果大家堅持「錯就要認,打就要企定」這個基本的道德原則,則其實眼前這個「市長道歉了事」的進展,恐怕只是一粒「糖衣毒藥」。假如港府接受了,簽了和解協議,日後就難以再向菲國政府爭取道歉賠償,梁振英所謂的「部長級官員商討」,相信也只會不了了之。

(原圖來自now新聞台)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22日 下午10:5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光場相機出單反版 耗資8億開發售價1.2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