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有位也不坐,寧站三小時?!

Betty Wong事件反思|「香港人」的想像與實情

2014-4-23 04:50
字體: A A A

美國為何會是美國?

的而且確,美國在獨立戰爭之後一段長時間,都有人仇英,或者對英國持懷疑的態度。但美國並非建基於仇英,更加不是建基於仇視從英國來的新移民、後來者,不是建基於阻止後來者同享作為美國人的權責。美國人的身份,經過二百幾年的發展,顯然是建基於對美國價值的認同,不是取決於各人在何處出生。

那麼,香港又為何是香港?香港人的身份是建基於些什麼?

在圍繞香港大學醫科生Betty Wong的爭論中,其中一個不時有人提出的論點,就是Betty Wong是以偷渡方式來港,而且偷渡是違法行為,是刑事罪行,而她又是從中國偷渡過來。另一論點,用近年的用詞描述,是她乃係「單非」,而且是在中國出生的「單非」,是沒有中國戶藉的「單非」。

應否憑出身去否定一個人?

這些論點的出發點,都在於從Betty Wong的出身,去否定她作為港人的身份。問題卻是,「偷渡」是否就是非法入境者?「偷渡」是否必然是違法行為?香港人是否就是不接受在香港以外出生的「單非」能夠享有「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以至法律上作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權利?

筆者前文已提及過,《基本法》第24條對何謂永久性居民如何定義、1999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對第24條的「釋法」有何問題,以至香港永久性居民為何不可能是「非法入境者」,都已作出陳述闡析,不贅。在此必須點出的是,《入境條例》根本沒規定永久性居民必須循入境管制站及/或得入境主任批准才可入境【註1】。

前朝法律早認定世襲居港權

另外,雖然《基本法》為中國制定,且從無經香港選民或議會確認,惟容許「單非」擁有永久性居民身份、享有香港居留權,並非《基本法》首創,因此在理解「單非」的居港權之時,絕不應單考慮《基本法》的性質和條文,而不顧那些條文的背景,不去「追究」那些條文的出處。

根據1997年6月30日及之前的《人民入境條例》附表1,香港永久性居民包括英國屬土公民並且是根據《1986年香港(英國國籍)令》第2條與香港有關連的人。而有關連的意思包括該人的父或母在港出生、歸化或註冊成為英國屬土公民、其出生之時父或母已在港定居等多種情況。

再者,根據《1981年英國國籍法》第16條,即使在香港以外出生,英國屬土公民身份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是可以透過世襲取得(acquisition by descent)(另外,第17條亦有處理到兒童出生時無國籍的問題),例如某新生嬰兒的父或母為在港出生、歸化或註冊的英國屬土公民。

因此,假若任何港人子女在1997年6月30日或之前在香港以外出生,則只要其父或母是與香港有關的英國屬土公民,並且是在港出生、歸化或註冊,該名新生嬰兒同樣是香港永久性居民。

釋法具追溯力有違法治原則

《基本法》第24條對永久性居民的定義雖然與1997年之前的《人民入境條例》不盡一致,但卻同樣容許港人在境外所生子女世襲成為永久性居民。第24條的這個定義,至到1999年6月26日被中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推翻,且「釋法」有追溯效力,剝奪當天之前本來有居港權的人士享有作為永久性居民的權利。

這裏引伸到另一重要的法治原則。

「釋法」只剝奪在中國出生的港人子女行使他們與生俱來的居港權,在其他地方出生的港人子女不受影響,固然不公,但與此同時,如此「釋法」更等同是一項ex post facto law,使到在「釋法」當天未行使居港權的人士被剝奪作為永久性居民的權利。如此做法,當然有違法治原則。

連日來的爭論中,有論點無視「釋法」的爭議性,亦有論點雖對「釋法」不表認同,卻認為不失是解決香港人口增長問題的「辦法」。卻其實,即使退一百萬步,即使大家認同「截龍」有理,甚至即使認同「釋法」這種手段,總不可能接受有追溯效力(retrospective effect)的ex post facto law。

盲從附和反蝗無視普世標準  

今次事件除顯示一些香港「網民」一旦要羣起「反蝗」,可以去得好盡之外,更盡顯某些「網民」可以如何慷慨地表露他們的無知。

前文提到兩個概念,一是「單非」世襲享有居留權或國籍,二是法律的追溯力。

先談世襲。全世界斷定新生嬰兒國籍的原則主要有兩個,分別為按血統(jus sanguinis)和按出生地(jus soli)。

惟在現代的國籍法之中,一般都是兩者混合,而且一般而言都毋須父母雙方同樣擁有某國國籍,新生嬰兒才擁有該國國籍;新生嬰兒只要其父或母擁有某國國籍,並符合一些條件,就可以世襲父或母的國籍【註2】。

而在香港,由於絕大多數公民權利都是建基永久性居民的身份,因此永久性居民身份在這裏的討論而言,亦可以理解為一個類似國籍的身份。

舉例來說,一名中國籍香港永久性居民(無論是男或女)與一名外國人誕下嬰兒,則只要該名港人並無在嬰兒出生地定居,或者該名嬰兒並無取得出生地的國籍,則該名嬰兒便肯定可以世襲成為永久性居民(只有該港人父或母在嬰兒出生地定居,嬰兒又取得出生地國籍,兩者都符合,嬰兒才會失去居港權)。

事實上,目前絕大多數現代國家的國籍法都祗會要求新生嬰兒的父或母為該國公民,就可以世襲其國籍。換句話說,這些國家都接受「單非」。

至於法律可否具追溯力的問題,歐陸不少國家都在一般情況下禁止刑事法及具懲罰性質的法律帶追溯力,有些甚至禁止民事法具追溯力。而在普通法司法區,亦至少會在人權法之中訂明刑事罪行的立法不得具有追溯力。香港的《人權法》第12條亦正正有同樣的條文。

即使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認為他們的「釋法」權不應受限制,1999的「釋法」卻是帶追溯力地剝奪某些人本來已擁有的身份和權利,在法律上肯定涉及極大爭議。

不應為求目的堆砌無關事例

在爭論之中,曾有論者提出一些事例去比較,例如法國亦不接受「單非」、法國曾遣返一名來自科索沃的吉卜賽(Roma)裔學童,以及用DNA去判別親屬關係即使在美國都聞所未聞。問題卻是,前者並無其事,第二個例子與Betty Wong的個案無關,而第三項的質疑卻其實有真憑實據。

第一,法國不只接受法國人在法國境外所生的「單非」(《民法典》第18條),更接受在法國境內出生的「雙非」,只要其父或母在法國出生(按double droit du sol或double jus soli的原則、《民法典》第19-3條),或在成年之前符合在法國居住5年的要求(《民法典》第21-7條及第21-11條)。

在南美洲的法國海外省兼海外大區圭亞那,便有不少來自鄰國蘇里南的「雙非」產婦。她們在法屬圭亞那誕下的嬰兒雖未能即時享有法籍,卻可以入讀當地學校並享有法國福利。

第二,被法國遣返的女童Leonarda Dibrani全家都與法國無關(Betty Wong的父親為香港人)。

第三,美國接受以DNA去證明親子關係,美國國務院網站更提到除父、母的DNA之外,兄弟姊妹(包括半兄弟姊妹),以至父或母的兄弟姊妹、祖父母的DNA都可用於親子鑒定,與美國公民在境外所生的嬰兒比對,以證明嬰兒是否合符法律要求獲得美國國籍。

撇除資源爭奪港中如何區別

事件由「網民」熱議至今已一個星期,值得大家反思的,其實並不只於Betty Wong其本人的態度有否問題、「偷渡」有否違法、入境處應否向其發出「行街紙」和身份證、港大醫學院應否取錄,更牽涉到香港人究竟對世事有多認識,究竟在面對港中兩地矛盾之中可以有多無知……

倘若香港人僅出於捍衛資源的角度去理解港中兩地之間的區隔,拒絕來自中國卻與香港在法律上有關、兼且認同香港價值的港人子女赴港,那麼,香港人就會跟一些中國網民或遊客質疑香港人對東江水、對供港食品、對自由行不感恩,本質上沒有太大的分別。

情況就好比,某白鴿黨員一直批評某LYL黨員控制的多座大廈法團禁止白鴿黨張貼海報和派發單張到信箱,但他或她卻在自己當法團主席的大廈採取同樣的政策,那麼,兩者究竟有何本質上的區別?

美國立國之後,經過二百幾年時間建立起與英國區別,甚至反過來影響英國,其基石絕非對來自不列顛羣島的後來者的仇緒,亦不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是在於其有別於英國價值和身份認同。這基石讓美國在某些方面創造出領先於英國的社會制度,讓美國永遠有別於英國,而且較諸英國更有影響力。


 
註1:《入境者管制條例》第18條的確曾有規定進入本殖民地者必須持有有效旅行證件。但該條例數十年前早已被廢除。

註2:過往某些國家因父系傳統,婚生子女只容許世襲其父親的國籍,亦有國家出於難以斷定親父,而只容許子女世襲其母親的國籍。但隨着兩性平等以及科技進步,上述兩種做法都相當少見;一般新生嬰兒都有權世襲父母的國籍。

 
(記者:Steve Chan)
(圖為1986年的香港)
 

延伸閱讀  .   .  . . . .

  • Betty Wong事件反思│必須先搞清楚的六個事實
  • Betty Wong事件反思|為何我們排拒「新香港人」?
  • Betty Wong事件反思|請告訴我誰是「香港人」?如何把「香港」抱緊?
  • Immigration Ordinance (連結至香港法律資訊中心網站)
  • The Hong Kong (British Nationality) Order 1986 (連結至legislation.gov.uk網站)
  • British Nationality Act 1981 (連結至legislation.gov.uk網站)
  • Immigrants Control Ordinance (連結至香港法律資訊中心網站)
  • 吳靄儀:釋法或殃及池魚 律政司有責任知會 (連結至《主場新聞》網站)
  • Le Code civil des Français (連結至Legifrance.gouv.fr網站)
  • Pregnant women are target for the people smugglers (連結至《每日電訊報》網站)
  • Roma girl Leonarda Dibrani loses France residency bid (連結至BBC網站)
  • Information for Parents on U.S. Citizenship and DNA Testing (連結至美國國務院網站)
  • Important Information for U.S. Citizens Considering the Use of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ART) Abroad (連結至美國國務院網站)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23日 上午4:5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一篤「童子尿」再掀新中港矛盾 大陸人隨處便溺成國際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