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尿」事件新華社還原假真相 內地傳媒失實報道疑抹黑港人

陳頌紅網誌│明天我是否依然記得你?

2014-4-24 06:30
字體: A A A

「如果明天我連你都忘記了,可否緊握我的手,陪我繼續走下去?」這是2007年在香港悄悄地上映,靜靜地落畫的日本電影《明日的記憶》的一句宣傳語。電影改編自被譽為男版向田邦子的日本作家荻原浩同名小說。故事描寫任職著名廣告公司主管的一個中年男人,事業家庭兩得意,卻忽然患上了阿茲海默症,他開始忘記同事的名字、開會的時間、上班的道路,不斷重覆買同一樣東西……然後,他連妻子長成什麼樣子都開始模糊。他默默地在自製的陶杯上刻上妻子的名字,他說:「這是我這輩子最不想忘記的事情。」多感動!

失掉記憶,遺忘過去,是無數小說、電影和電視劇的題材。男女主角記憶的空白,帶出了多少淒美動人的故事,賺了觀眾幾多熱淚。根據英國神經心理學家巴新戴爾(Sallie Baxendale)在《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中發表的研究“Memories Aren’t Made of This: Amnesia at the Movies”中指出,自默片時代開始,已經有失憶的情節。第一部「失憶電影」名叫《謊園》(“Garden of Lies”, 一九一五年),但是這些失憶電影的編劇最愛犯一個大毛病,就是經常刻劃主角在第一次腦部受創後失去記憶,第二次受創又忽然回復記憶。

巴新戴爾說:「你沒可能會認為你的腿傷了,只需用力再敲它一記,它就會好吧?」電影中的失憶主角還會忘掉自己所有的過去,包括名字、技能,但卻能開展新生活,以新身份過著正常生活。

「事實上,失憶症病人在接收任何新知識、新資訊的時候,都會感到有學習上和記憶上的困難,他們的日常生活充滿障礙。」因為大腦中負責記憶的海馬及大腦皮質顳葉等,都是學習、短期記憶和長期記憶的區域,一旦受損,便會影響生活。還有,病人的性格通常不會突變,並不會由一個大壞蛋變成慈善家。

巴新戴爾之所以要煞有介事地糾正電影中的錯處,是因為不少病人家屬都受這些電影潛移默化,而對失憶症有錯誤的理解(難道就是要求醫生以棒球棍狠毆他們的患病親人?)。

如果一天我失憶,最怕忘記的不是父母愛人的樣子,而是外賣電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24日 上午6: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微博傳情網誌│為什麼要多向家人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