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警方相信朱凱廸死亡威脅來自黑幫 《明報》:政府高調回應免外界陰謀論

丘偉華

-丘之良品

生於七十年代香港經濟開始起飛之世,及長雖曾親歷「幸福從來非必然」的苦澀,堅信傳統道德仍將發揮現實力量,至今逾十八載的傳媒工作者生涯,亦愈來愈富社會意義。

葉劉淑儀自爆秘訪中聯辦 是受壓中聯辦還是想及早向北京求寬恕?|丘偉華網誌

2016-9-10 11:02
字體: A A A

立法會選舉結束還未夠一星期,疑似反中聯辦與梁振英連年弄權陣營的動作卻愈來愈多;雖則大家都不會喜歡中共式權鬥在港愈趨公然上演,背後更可能不過是北京要從中聯辦口中,取回港這塊國際金融中心「肥肉」的直接控制權(中共一直不容地方山頭主義),但奈何以香港當前民情而言,透過選票宣泄民意,寄望北京撥亂反正,還是政治成本最低的方法。

雖則《成報》今日終暫時偃旗息鼓,未再如選前選後般繼續重炮批判梁振英及中聯辦;但另一被指更近「習派」的《多維新聞網》,其實昨日發表的相關文章卻更「辣」。該網「香港」一欄置頂文章的標題,正是〈處理兩制新局勢 做「阿Q」有用嗎?〉,再次直接針對梁振英,試圖以部分「好明顯」反對他爭連任的當選人都落選來自我解嘲。

至於昨日忽然自認選後秘訪中聯辦的葉劉淑儀,《多維》更是發表題為〈葉劉淑儀失誠信 中聯辦運作應去黑簾〉文章,當中一句「她的政治誠信經此一役已經破產」,再緊接一段「面對這些被指介入香港選舉的負面消息,中聯辦卻一直沿用內地官方的一貫黑箱作業做法不予回應。」

無論如何,路人皆見,由梁振英昨日高調揚言他是如何關心朱凱廸(雖則其後又被朱踢爆梁根本一個關心短訊都未發過),到葉劉淑儀在沒公開照片指她當時身在駛入中聯辦的車內下還是坦白招認,都足反映面對近日急風驟雨,梁振英及中聯辦已經要採取守勢,試圖漂白消毒。尤其如果「習派」最終認定葉劉淑儀是靠中聯辦上位,還是接受她及早坦白而從寬,都勢必影響她還能否選特首、行政會議成員或立法會主席等要職,香港人都在剝花生等睇戲。

另外,筆者早前既在此表明會在今次選舉中投票鄭家富,自忖也有責任在此交代一下:筆者在投票日一大清早已投給鄭家富,一大票那麼多。筆者至今依然堅持,是想來屆立法會仍有一兩位理論上熟悉議事規則的議員如陳偉業等,可隨時藉尋找規程空間,跟建制派周旋;面對建制甚或「熱普城」或會繼續挑釁,鄭家富也相對可在議會壓得住場(筆者不會相信那位未開票已一度準備跟民主黨算賬的涂謹申)。

與此同時,客觀而言,鄭家富參選,勢對泛民陣營鎅票是一回事,但是否因此足證他是奉北京或西環之命,至今即使連范國威也沒公開指控他這一點;筆者也更傾向相信他是對多年來於新東的經營充滿自信,且亦認同他當初自言,可先從民主黨上屆選舉中所得逾6萬票拿取一部分的分析。

當然,事後孔明,筆者相信跟鄭家富以至梁國雄及何秀蘭等資深泛民一樣,低估了今次因非建制參選名單太多,令大批選民靠民調結果或大黨告急等信息來自發棄保的威力;鄭家富與范國威在選舉中後期的選舉策略,更令人覺得都有點失大體。當中鄭家富到投票當日既明知不易挽回劣勢,依然堅拒如陳琬琛之於超區,寧願自我犧牲及早宣布棄選,他當然有責任向公眾作一個更圓滿的解釋,往後並應為新民主同盟及早重新凝聚,做他應做的事。至於筆者自己,就只為堅持自己選擇,不跟隨棄保,如此而已。

(原圖為多維新聞網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9月10日 上午11: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運動場上的土豪|常月明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