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瑋騏網誌│再別康橋

游清源網誌│到處睡的男人

2014-4-26 10:30
字體: A A A

告訴你吧,我已經變成了一個到處睡的男人(謝絕恭喜)。

我可以在的士車廂裡睡,只要有十五分鐘或以上的車程,我就可以進入深度睡眠,大打鼻鼾,問你服未?

我也可以在港鐵車廂裡睡,坐著固然可以睡,就連站著,也可以。當然,必須澄清,以正視聽,我在港鐵車廂很少能夠進入深度睡眠,所以嚴格來說,那只是打盹。不過,我的打盹質素也很高,高到可以有夢境,例如夢見自己在台北的欣葉始創店裡吃豬手,問你服未?

我亦都可以在主持D100全球華人網絡電台節目《怪獸直播室》之前小睡,地點是其中一個沒有進行直播的空置直播室。那裡很靜,靜如教堂的告解室,而我有時也會自行辦告解,有次甚至念起《天主經》,「我們的天父,願你的名受顯揚,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我會後悔自己這麼疲累還會想起AV女優,我真的好想懺悔,可惜沒有神父(順便一提,D100有一個直播室是鄭經翰的專用睡房,如同那裡的傷殘人士廁所變成他的專用洗手間一樣)。

我睡得最多的地方不是家,而是辦公室。

我每天的行程安排緊密過「乜乜泰」、「物物麗華」的強國精華遊,早上九點九起床,十點半回到公司,十一點開會,十二點半做兩段短片的錄影,一點半出發到數碼港的D100,兩點半開咪,五點十分搭的士回公司,六點鐘開會,七點半有飯局(平均一星期有兩次,另加星期五晚要做nowTV時事評論節目《大鳴大放》),十點前回到公司,隨即與夜班兼職員工討論他當晚的工作,十一點開始做「隔夜稿」,凌晨三點開始寫這篇專欄,凌晨四點草擬《怪獸直播室》的節目內容,清晨五點半離開公司,清晨七點終於可以上床。

換言之,星期一至五,我在家中床上正正經經睡覺的時間,大約有兩個鐘頭零四十五分鐘。相比之下,我在公司辦公室零星睡覺的時間,加加埋埋都有三、四個鐘頭。

為何如此犯賤?答案大概是「沒有條骨,雖醒猶睡」吧。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26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微博傳情網誌│蔣介石與宋美齡的初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