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頓滿足下午茶|林木木網誌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兒筆善

教育工作關注組的前線教師與心理學家,堅持捍衞課堂自主,並落力推廣公民教育和共融教育。在《852郵報》開壇,一起談論個人成長、共融教育和親子教育,用知識改變自己和香港的命運。

讓孩子悅讀(二)|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

2016-9-17 20:59
字體: A A A

在一個網上家長討論區看到一則留言,發帖人匯報預備升小學三年級的女兒(假設資料屬實)現階段的讀物,再向大家詢問在小四時該安排甚麼讀物,好使她在小五時能夠看懂Harry Potter 系列的原著小說。此留言在網上被瘋傳,當中不乏討論區內認真研討用哪些書籍可以鋪出成功之路的、鼓勵該位家長的網民,也有在討論區外狠狠訕笑、討伐的人。後者其實是為孩子而擔心,認為家長過分干預孩子、要求孩子,對其成長有負面影響。

心理學中,有一個很有用的動機(Motivation)理論,名叫「自決理論(Self-determination Theory)」,當中提及,要一個人有內在動機(Intrinsic motivation)去做一件事,即不單為獎勵/認同而做,有三個需要必需滿足我們可用「C-A-R」去記憶: 能力感(Competence)、自主(Autonomy)、關係 (Relatedness)。閱讀,或語文學習,原理相同。此篇先談能力感。

C: 閱讀中的能力感(Competence)

發帖的家長,其實並非完全沒有考慮孩子的能力,這從她有「漸進」的意識可見。當然,我們無法知道那位升小三的女孩閱讀的過程,到底她可以輕易完成家長安排的讀物,還是靠不斷問字、查字典去明白那些文字,這可是有著很大分別。

通常,要令小孩喜歡閱讀,讀物必須是要他們獨立能夠明白到大部分內容。如果必須問我一個量度標準,我會姑且說,一頁如果有五十字,不宜有超過五個孩子不懂的字詞(這並非一個有研究數據證實的數字,只憑筆者經驗所得)。

從前聽過有前輩越級挑戰艱深的書籍,堅毅地逐字查字典,甚至終日捧著詞典抄背,最後語文能力超卓,成就非凡云云。可是,筆者以為此乃少數異士的例子,他們的方法,應用到不同的人身上,可能已經失效。

閱讀,畢竟為溝通而存在,是作者與讀者之間的溝通。如果此等自然不過的事,也要大量依賴字典等工具來解話,孩子對自己能力的信心又如何建立呢?正如你不會願意跟一個長期要透過傳譯員或輔導員與你談話的人永遠一起,太累、太難了。

那麼,孩子應該如何使用字典、向人詢問難字意思呢?我們學習語文,其實不應只追求識字量。大部分人天生是有從背景(context)收集資料(即「上文下理」)、進行邏輯推理的能力,就如筆者看金庸的小說,也有不少未見過的中文字,但我從來不用停下來查《辭淵》,也能夠理解到九成以上的內容啊!況且,想像一下,在緊張的武打場面中段停下來,去找部首、數筆畫,會多掃興!筆者自己的習慣是,同一個陌生字詞,在書中出現了三次或以上,或者不解通那字詞,就推敲不出句意來,我才會去查詢字義。

另一個考慮是內容的抽象程度、與生活的距離、與孩子的內心世界的呼應。這方面必須要由孩子親自嘗試才準確。成人認為「有教育意義」的書籍,不少都在無甚創意地鋪陳一些陳腔濫調的人生大道理,對孩子來說不是太顯淺乏味,就是太遠、太高、太空泛。成人看不明白的,又不表示孩子不能有連繫。我就見過一個小學生拿著一本具哲學意味的圖書,受母親質疑只看圖畫,而事實上,孩子從中領悟的(雖然他用稚拙的口語描述),母親反而摸不著頭腦。

我不相信孩子在某一個年紀「應該(should)」懂得哪些字、讀懂哪些書,各人生活經驗不同,我們極其量只會有一個常模(norm),看看孩子與同齡學童的平均識字量、概念理解是否有顯著相差。除非顯著落後,否則我們都不用太擔心或特別催谷。

(撰文:雨言曷,教育心理學家,英文教師)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9月17日 下午8:5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思言財雋:政府部門及私人企業的平行時空|讀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