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問個為什麼──社會聯合媒體 United Social Press(USP)

周末專題│搭上紅VAN尋找失落的身份

2014-4-26 21:00
字體: A A A

承接《激戰》、《狂舞派》及《殭屍》的氣勢,小說改編的純港產片《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下稱《紅VAN》)再度大振本土電影聲威,票房累積超過1600萬。

《紅VAN》雖然走勢凌厲,但不少人看後卻大叫「中伏」,當中包括熟悉故事的小說讀者。近日甚至有網民惡搞,製作一段名為《爛尾的紅VAN》動畫,高呼「還我70」,要求「回水」。

為何劣評如潮卻依然高收?《852郵報》訪問香港電影評論學會董事兼資評電影評論人林錦波。他認為,《紅VAN》高收的原因有二:一是小說自身吸引力大,早已建立為數不少的支持者;二是受惠於本土效應。

對於電影中的政治隱喻,林錦波則表示,若從文本角度出發,有關解讀未必很準確。他認為,就算有都甚為隱晦,但當中模稜兩可的解讀空間構成趣味,引起別人思考。林錦波又表示,自己作為小說讀者,滿意電影版的修改。他續稱,因為小說予人的感覺比較粗糙,特是中段到達大帽山頂後的情節令人失望,而陳果採用開放式結局是相當聰明的做法。林錦波最後總結,《紅VAN》大賣亦要歸功於宣傳做得好,是小說改編電影的少見成功例子,更可能是陳果執導電影中的最佳一部。

的而且確,《紅VAN》於其預告片高舉「還我香港」的旗號,已經曖昧得足夠惹人暇想,吸引到為數不少的本土觀眾。

儘管陳果強調,《紅VAN》部份政治寓意純屬巧合,而大家看到的亦未必是他想表達的意思。不過,無可否認,《紅VAN》推出可謂十分「應景」。例如「香港消失了」象徵本土核心價值因「中港『溶』合」而被蠶食殆盡,那場紅色的雨恰似共產黨對香港的控制無孔不入,身處2018年的眾人對特首普選充滿不信任,又提到令人憂心仲仲的核電廠安全問題。上述種種,均令人自然聯想到現實的香港。

拍成電影後的《紅VAN》失卻懸疑味道,對白因強行加插粗口變得生硬,特技亦甚為一般,入場的觀眾或許找不到預告片的驚艷。但是,陳果點到即止的政治寓言,的確宣洩出許多港人心中積壓已久的怨氣。斗膽估計,即使《紅VAN》拍得再爛也好,相信含淚支持者始終大有人在。入場的觀眾,為的不只是看一套好電影,更希望是想從中覓得共鳴,重拾失落了的身份認同。片中各人竭力尋找消失了的大埔,就一如港人尋找97年前的香港,始於驚惶,終於落荒……

(記者:王俊杰│編輯:游清源)
(原本圖片來源:《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facebook專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26日 下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港大男學生疑在宿舍種大麻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