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玨明網誌│愛恨香港100個理由18──先隨處便溺,再隨意強姦

陳建平

-事後in

除了是《852郵報》記者,我其實也是香港電台TeenPower《80革命》的主持。每星期訪問一位嘉賓,通常事後總有千言萬語想講,既然如此,索性就來一個事後in,延續那個interview的未完之事。

陳建平網誌│史兄這個人

2014-4-27 10:45
字體: A A A

早排訪問過網絡博客庫斯克和倫爺,今次終於輪到史兄了。咩話?你唔知邊個係史兄?〈澳牛的黃昏〉作者史兄喎,咁都唔識?

我一開始認識史兄這個名字,是因為每次輔仁媒體share其文章時,都會註明「史兄出品必含粗口字」,慢慢我就記得,有個博客鍾意用粗口來寫文。本身以為,佢只係一個想博出位的中學雞或大學雞,後來才發現,原來又係高手中的高手。

都係嗰句,無論是史兄還是倫爺,佢哋最偉大的地方,係在於明明不受薪,但都會搜集大量資料寫大量高質素的評論文章,影響甚至主導一些議題的發展,令我這些受薪的記者經常汗顏。

不過,他在訪問中卻跟我說,自己從小到大其實很討厭寫文章。從前讀書時要作文,最愛就是不斷用頓號,同埋專登寫錯字再刪咗去,總之填滿一張作文紙就可交差。

直至有次一位女同學介紹佢玩xanga,始終騙徒的手法層出不窮,史兄不慎跌入陷阱,結果就「一入網絡深似海」,此後愈寫愈多,愈寫愈長,由生活趣事、愛情故事開始,慢慢發展到長篇的政論分析,再加上搞笑獨到的社會觀察,在網絡上紅了起來,去年還出了書《婚姻這種邪教》。

他跟我說,其實自己寫文的出發點很自私,從來都無想過要改變社會引導輿論爭取公義,好多時只係自我解套。簡單啲嚟講,即係每當對事情有些看法,或者自己很情緒化時,他就會用寫文的方法來令自己變得冷靜。早陣子台灣太陽花學運,他就寫了一篇中台服貿的簡單經濟分析文章。

史兄說,其實不太在意有幾多人睇過,或者別人覺得好睇與否,因為文章是一個自我紀錄,就好似日記一樣,好多時最重要的讀者,還是自己。亦正由於此,他無想過自己要成名,也不在乎文章有沒有瘋傳,反正幾年後重讀自己的文章,往往會得到最大的滿足感。

雖然話自己自私,但竟然用到一個咁型棍的方法來使自己冷靜,又再一次令我汗顏。

最後,雖然我知已講到好濫,但我還是忍不住再問他有關〈澳牛的黃昏〉的事。文中他以澳牛的黃昏比喻香港的黃昏,我問,澳牛之所以墮落,是否又關自由行事?他說,不知道真正原因,只是覺得澳牛和香港一樣,都是無察覺自己的優勢,然後慢慢自我放棄了這些優勢。

(因為史兄不願露面的關係,我唯有放上他作品的照片,by the way,這書是他送的,在此再說感謝)

按此重溫該集節目(最好請使用Internet Explorer 重溫)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27日 上午10:4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莫紫瑩網誌│我們的便便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