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房子保值 找就近超市|後花院廢老|小英國人看天下

鴻爪 -秤上評下

-秤上評下

英國,香港律師,執業逾卅……人生剪影,無奈,庭裡庭外……

誰在濫用法律|鴻爪|秤上評下

2016-10-2 08:00
字體: A A A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這普世價值,沒人敢微言,但這並不代表「法律之前,人人公平」。因為有權勢有財力的人,往往多謀臣獻計,在取捨之間亦多選擇。多了選擇,自然勝人一等,比普通人更多公平。

逆耳的說話,沒有人想聽,更不想任何人談論,避免引起聯想,成為眾矢之的。在過去大半世記,「誹謗 (Defamation)」和「私隱(Privacy)」便成為權勢者手中的劍,以此壓抑和限制公眾質疑和討論不利於他們的事;只要在適當時亮劍,升斗市民便會偃旗息鼓,四散而去。「窮不與富敵,富不與官爭」。這道理放於四海準,法律成為權勢者的「上方寶劍」或「金鐘罩」,無往而不利。

對誹謗傳統的答辯:如文字雖含貶意,但所言之事乃「事實(Truth)」,或所談之事是公允的評論 (Fair Comment),皆難以攻破這「金鐘罩」;因為這兩種答辯都限於必須建基在事實(Facts)基礎上。加上舉證責任在於辯方,財窮勢弱又如何能搜羅事實的論述,進而據理力爭。有心無力的情況下,「順天知命」成了黎民自找安慰的座右銘。

在民主國度,「制衡(Check & Balance)」永遠是防止霸權的最佳方法,「權力分散」和「輿論」就是「制衡」的手段。為免權勢者攬權自大,傳統答辯的「公允的評論」改變為「真誠意見」(Honest Opinion);法庭在推論意見是否真誠時,必須考慮公眾利益(Public Interest)這因素。英國2013年的「誹謗法 (Defamation Act)」就是按這原則修訂。

不是說富人可以任人踐踏,或位高權重的地方首長可以隨便被人無理椰揄;但這星期本地報章因刊登一篇評論文章,便被地方首長發律師信,揚言是惡意「誹謗」,要求道歉,信內並保留法律追訴權利,實是令人擔心本地新聞自由和評論空間尚有多少?

眾多謀臣的首長必然明白近年有關「誹謗」的法律轉變,亦應明白評論文章所提的事與其本人的「誠信」密切相關。事情既非空穴來風,文章整體要求亦只是依法調查,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那麼,怕什麼查?政治人的胸襟沒有了,更進而利用法律施壓於報社,迫令收聲,帶頭將維護公眾利益的法律制衡道理倒退數十年,為謀一己私利,將「誹謗」再次變成阻嚇工具,這是信中第一個威脅!

更甚者,信中更斥責評論文章阻礙權重者競選連任的憲法權利(to prevent “him” from exercising his constitutional right to stand for re-election),這是信中第二個威脅!但是,請問如何「阻礙」?意圖參選立法會議員的人士被要求簽「確認書」或者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這才是真的阻礙。超然人士如欲再選,只要符合法律規定,例如年滿四十,在港連續居留廿年,無案底,就可爭取選委提名和支持,評論文章「阻」了什麼?充其量,文章只可被指為「影響」其爭取選委支持,但真有可能構成「影響」嗎?縱使文章的讀者有數十萬,但這些讀者又有投票權嗎?居然說有關社評可起「阻礙」之效,簡直是完全離地的天方夜譚!

普通人沒有多少渠道表達反對意見,當被人誣蔑時,如不想逆來順受,唯有訴諸法庭,以正視聽。但地區首長擁有整個宣傳機器,官媒、建制或傾建制的傳媒數之不盡,一句說話便廣為報導,如果純為澄清事情,又何需動用司法程序?透過律師信指評論文章錯誤,要求更正,尚可理解,但泛指行文者「惡意」和「惡毒」,再而羅列種種對他造成所謂「傷害」,更保留追索權利,不是明顯的要人「收聲」和追求「寒蟬效應」,還是什麼?

當市民對施政不滿,在投訴無門下,因為政府的「不合理」和「程序不公」時,向法庭要求司法覆核(“Judicial Review”),「超然人士」就向廣大市民發言,指這些行為是…….「濫用法律,阻礙政府施政!」 但現時為一己私利,就上綱上線,將「社論」的評述指為惡毒意圖,以誹謗侵權官司的可能,企圖迫令傳媒收聲。請這位「超然人士」撫心自問,如果良心還在的話……,「是誰在濫用法律?」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蘋果網頁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2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有心朱古力|林木木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