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馬爆大冷作客四蛋大炒「宇宙最強」 控球足球陷窮途末路?

8仔日記│香港人呀,傻的嗎?阿爺個政改劇本係咁寫架……

2014-4-30 07:30
字體: A A A

2014年4月30日 星期三  大狀公會主席似周星馳

大狀公會主席保羅石永泰昨日以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的姿態,真人表演粵劇折子劇「我不殺伯仁,伯仁為我而死」,一方面強調唔希望有謾罵和動機性揣測,指公會「投共」或「染紅」,另一方面藉權威話語權,變相將「公民提名」呢個未足月嘅BB送去將軍澳垃圾堆填區。

8仔既唔會作無聊謾罵,更加唔會作無謂揣測,而只係想指出,阿爺的政改劇本查實一早已經寫好,而有咁啱得咁橋,大狀公會的政改意見書和保羅石的真人表演就好似一場及時雨,唏哩嘩啦咁沖走咗爭取真普選人士最可以打的皇牌「公民提名」。

事到如今,「公民提名」已經由「鋤大弟」裡面嘅「葵扇2」,好慘情咁淪為「階磚3」。

從呢個角度睇,保羅石的特異功能,實在拍得住《賭聖》裡面識得捽走人家張牌的史提芬周。

就係咁,阿爺首先避過民間電子公投一劫,然後就可以疊埋心水帶香港人遊「提委會花園」,等到年底第二輪政改諮詢出台前夕,就安排好幾位形象上佳民望高企的疑似下屆特首候選人向全港市民表明心迹,從而令大部分市民覺得,佔中係一場為反對而反對的政治鬧劇。

 

余若薇有神無氣

唔好意思,8仔必須指出,好多人都低估咗大狀公會否定公民提名嘅殺傷力。須知道,一直以來,泛民最易打(亦都叫做最識打)嘅牌,就係「道德高地牌」,而公民提名就係其中一張。泛民一日可以打呢張牌,一日都可以突顯出提委會嘅不知所謂。而呢種二元對立嘅政治鬥爭策略,對一般市民來講,亦係較為容易明白,因而較為勇於表態的。簡單講,形諸口號,就係:「我要公民提名,唔要提委篩選!」

古語有云:「一條鎖匙敲不響,兩條鎖匙大聲唱!」如今只剩低提委會呢條鎖匙,泛民自然好難叫得好大聲好口響。君不見昨日公民袋主席柯德莉余若薇雖然堅持公民提名,但係就顯得有神無氣麼?

至於6月22日舉行的民間電子公投,亦都因為「閃殺公提」而令公民提名成為三個選項之一嘅可能性減低。即使依然上榜,都好難贏到大部分投票者嘅支持(換句話講,即係俾人打散咗,好難凝聚成主流方案)。

「閃殺公提」仲有一個好處,就係可以令到「泛民無間道」終於可以堂堂正正咁「出櫃」。其中,最能夠鬆一大口氣嘅,肯定係白鴿黨。從此,白鴿黨六君子肯定可以鬆過鬆弛熊。而大家唔好忘記,白鴿黨在立法會手握六票,足以左右大局。更何況,這個缺口一經打開,「泛民桃谷六仙」(湯家驊、馮檢基、莫乃光、梁繼昌、李國麟、郭榮鏗)亦都可以大條道理「覺今是而昨非」,為「顧全大局」(實則係「顧全大陸」)而投下神聖莊嚴的政改贊成票(請鼓掌)!

假如這是真的,那麼,即係代表二十七個泛民議員當中,會有十二個「棄暗投明」,加上建制派議員的四十六票,總共五十八票,不但會高票通過政改方案,更會創下83%贊成的新高(2012年的政改方案,六十名議員裡面有四十六人投贊成票,比率為77%)。

 

四大界別  四大皆凶

當然,仲要睇埋提委會的組成能否擴大民主成份,其中最多人關心的,自然係將公司票、團體票改為個人票。這個嘛,大狀公會亦都變相幫咗政府一把。

正如「好打得」林鄭月娥話事齋,大狀公會亦都排除咗提委會由全體選民或者每一位選民組成呢個構想。換言之,即係林鄭以至政改三人組就可以大造文章,話咁就意味四大界別某啲成份可以保留。簡單講,林鄭等人好有可能會強調,政府都贊成將公司票、團體票改成個人票,但一方面要尊重「majority rule, minority rights」(擁抱多數人的管治,捍衛少數人的權利)這個民主大原則,另一方面亦都要面對實際上嘅技術性調整問題。

如果提委會的組成八九不離十都是參照選委會的經驗,那麼,大家只需睇睇2012年特首選委會四大界別的組成,就知道可以改成個人票的界別其實不多。

第一界別係工商、金融界,單係聽個名就知道,修改空間接近「零」。

第二界別係專業界,一向較多個人票,再改亦都影響不大。

第三界別係勞工、社會服務、宗教、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可以改成個人票的空間亦都不大。

第四界別係政界,其中立法會議員、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鄉議區都係必然委員,唯一可以改嘅係區議會,問題係即使將全部民選區議員納入呢個界別,取得大多數席位嘅,亦都只會係建制派。

由此路進,路人皆見,提委會四大界別改成個人票的空間,恐怕窄過譚志源口中嘅天國之門。即使某啲界別可以改到,最大得益者肯定係建制派。而只要建制派佔據到七成或以上的提委會席位,呢場民主大龍鳳仍然係會牢牢地掌握在阿爺的手中。

 

梁振英肯定冇得留低

好了,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反駁,說什麼:「香港人唔收貨,佔中見啦!」這個嘛,阿爺當然已經預計埋,而且早已準備好兩杯酒,一杯叫敬酒,一杯叫罰洒。

罰酒自然係鎮壓佔中,甚至出動解放軍將佔中人士打個稀巴爛。不過,罰酒係最後殺著,阿爺更著力去炮製嘅,係敬酒。

所謂的敬酒,就係喺政改第二輪諮詢出台前夕,佔中蠢蠢欲動之際,安排好幾位形象上佳民望高企的疑似下屆特首候選人向全港市民表明心迹,務求令到一向鍾意「叻人治港」的香港人覺得,呢次特首選舉真係有得揀,甚至個個都係揀手貨,繼而引伸出「呢次選舉其實都幾民主吖」的結論,終而反過來令香港人覺得,佔中係一場為反對而反對嘅政治鬧劇,或者至少係一場冇乜必要嘅政治爭鬥。結果,佔中就會好似「老鼠尾生瘡」,大極有限。

至於嗰幾位疑似特首候選人會係乜水?梁錦松、陳智思、高永文都有機會見龍在田,以至林鄭月娥、沈祖堯、林順潮都可以假鳳虛凰一番,總之肯定唔可以俾到泛民有位入,以至唔可以俾《蘋果》做到世界。

照咁睇,香港人唯一嘅喜訊可能係,梁振英肯定冇得留低!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30日 上午7: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黐線蜘蛛之蜘蛛絲黐住枝樹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