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決定相信,就要堅持相信

大律師公會意見書炸散小圈子提委會 林鄭是否支持?

2014-4-30 04:47
字體: A A A

既然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和律政司司長袁國强都已「抽水」、對大律師公會的政制意見書「齊鼓掌」,又豈能獨欠政制三人組之首林鄭月娥?她昨天便以「署理行政長官」的身份,「巧威威」地指出大律師公會意見書認為公民提名和政黨提名不符《基本法》,與袁國强早前撰文的說法一致。

之不過,大律師公會是咪真是講呢啲?是咪真係只講呢啲?

的而且確,署理行政長官就是極盡「抽水」之能事。君不見,明明大律師公會的意見書長達44頁(只得英文版),署理行政長官卻只抽取公民提名不符《基本法》、提委會不能由全體選民組成兩點(而這兩點其實根本就是一點),就「一錘定音」地得出大律師公會的法律意見與政府看法一致的「結論」。

「政府新聞網」(news.gov.hk)更以「大律師公會法律觀點與政府一致」作為大標題(英文版標題為「Carrie Lam backs Bar’s views」,意為「林鄭月娥支持大律師公會觀點」)。

當大家傻的嗎?

識睇,當然唔是睇呢啲。

大律師公會的意見書長達44頁(連摘要都長達7頁、中文譯本4頁),但其實還有一份14頁紙的附錄,全文闡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公法(public international law)之中有何責任去舉辦行政長官選舉。

簡單來說,大律師公會就是要指出為何ICCPR(《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要求何以適用於香港的行政長官選舉,為何英國在1976年就ICCPR第25(b)條的保留條款(用以免除在港選舉產生行政立法兩局的責任),並適用於香港的行政長官選舉。

普選須符合國際標準,保留條款不適用,正就是在袁國强資深大律師作為大律師公會主席任內、公會所表達過的立場。現在公會所做的,就是比當年更深入更仔細地向當局、向公衆解釋。而國際標準,亦正正是大律師公會如今反對提委會沿用選委會過去的4大界別,反對提委會以過半數票預選、篩選的基礎。

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星期二(4月29日)在記者會上質疑的,便是若最終要候選人取得過半數提委會的提名才能夠參選,就是抹殺小眾參選,勢必引起憲法爭議。他明言,提委會如果只是小圈子,亦同樣會遭到法律上的挑戰。

石永泰並指出,提委會的功能只限於提名候選人,讓提委會篩選、預選,就已超越提委會的功能或目的。

細讀大律師公會的意見書和附錄,就會發現裏頭左一句多元(plurality),右一句保障選民意願得以自由地表達(guaranteeing the free expression of the will of electors);東一句有效代表性(effective representation),西一句有意義的參與(meaningful participation)。

如此這般,公會已清晰不過地表明,任何沿用過往選委會的方式去組成提委會,都不可能符合國際標準。而國際標準,正就是《基本法》第39條的要求:意見書在開首不久的第8段便已「發炮」質疑,諮詢文件並無如2007年的《綠皮書》般,討論《基本法》第39條,以至ICCPR、《人權法》等的要求。

大律師公會的意見書,如果說是對公民提名的深水炸彈,其實更是對提委會的深水炸彈、對林鄭署理行政長官的深水炸彈。

公會在意見書中已表明,按資產、功能或其他帶歧視性的準則,使到香港社會中某些界別在提委會中的代表性不成比例,只會在是否公平方面,引起憲制上的爭議。而一個代表性不平等的提委會,亦會難以保證選民真正地能夠在候選人之間作出自由的選擇(free choice of candidates)。

按公會提出的原則,由多元、自由表達、有意義的參與、有效代表性,到自由選擇,一個很自然的推論,就是提委會成員都必須是直接由選民投票選出,而且每名提委會成員的代表性須大致相等,不能讓某些選民的代表性不成比例,亦不能以不利以致消滅多元的單議席單票席或全票制方式選舉提委會成員。

惟試問,由一個經比例代表制產生、能夠準確地反映總體選民(general electorate)意願、能夠確保多元、保障選民自由意願得以表達的提委會去提名候選人,比起直接由已登記選民直接聯署提名,究竟還可有什麼分別?

既然沒有分別,那又為何要成立提委會?

就是因為那是《基本法》的規定?

《852郵報》昨天報道已指出,大律師公會認為公民提名並不可行,完全純粹基於他們對《基本法》第45(2)條條文的法律意見(卻連石永泰都稱公會不會「一錘定音」,法律觀點不是公會說了算)。要不是第45(2)條,大律師公會可有認為公民提名不可行的理由?

因此,如果要說公民提名不行是因為《基本法》這把小李飛刀,則必須承認,宣告提委會死亡是基於普世標準和國際公法的更高原則(higher law)這把青龍偃月刀。

公民提名雖不是國際間判別選舉制度是否民主的必要條件,但在實踐之中,卻沒有人會否定讓已登記選民直接聯署,又沒有附帶的不合理要求的話(例如俄羅斯總統候選人須2百萬個選民簽名,卻不得自行影印表格),則肯定符合民主選舉的要求。

正因如此,雖然法國自1965年起已由國會議員、地方議員和市長等民意代表去提名總統候選人,有數十年經驗可援,但歐洲(例如葡萄牙、波蘭、捷克)、非洲(烏干達、肯雅)以至亞洲的新興民主國家(南韓、台灣),都以選民直接聯署提名的方式(或作為其中一軌),去確認總統候選人的參選資格。

而即使是紐約和倫敦(Greater London至2000年始復設地方政府並舉行首次市長直選),亦同樣是以選民提名的方式去確認市長候選人資格。

國際間的實棧經驗都顯示,撇除有特殊因素的法國【】,公民提名就是現代的新興民主國家的選擇。即使在香港,公民提名亦是最能夠保障人人平等和確保選舉不受操控的方式,而且經區議會、兩個前市政局,以及立法局/立法會選舉多年來的經驗,公民提名是為最為選民熟悉的提民辦法。

更重要的是,《基本法》與全世界所有文明民主社會的憲制文件都一樣,是「活的文件」(living instrument),因此第45(2)條「按民主程序」須按現代標準去詮釋(雖然袁國强司長曾在15年後的同一天,不點名地質疑李國能大法官在1999年1月29日頒下的判辭。)

講到尾,問題都在於林鄭月娥稱「大律師公會的觀點與政府一致」、「Carrie Lam backs Bar’s views」,根本就是選擇性地斷章取義,絕非全盤地支持大律師公會的意見書,更顯然不是接受大律師公會對國際標準、對保障選民自由意志、有意義參與等各方面提出的更高原則。

或者,要問「畀條路嚟行吓得唔得?」的,並不是林鄭月娥,不是特區政府不是北京當局,而是香港的幾百萬選民。

:1848年法國第二共和全民直選選出的總統Louis-Napoléon Bonaparte在1851年稱帝為拿破崙三世。顧慮到此背景,到1958年第五共和首次總統選舉之時,只限國會議員、地方議員和市長等直選民意代表組成的選舉團有權選舉總統。總統戴高樂於1962年透過公投,改為由國會議員、地方議員和市長等提名候選人,再由全民直選總統。戴高樂本人並在1965年透過直選連任總統一職。此一由直選民意代表提名總統候選人,再由全民直選總統的制度延續至今。每名總統候選人須取得500名直選民意代表的提名,並且必須至少遍布30個省份(départements),及不多於50個提名來自同一省。全國有權提名總統候選人的直選民意代表超過45,000名,並非「預選」、「篩選」,亦絕無「過半數支持」、「機構提名」、「候選人數目上限」之類的無理要求。

(記者:隋定嶔|編輯:游清源)

延伸閱讀  .   .  .. …

(政府新聞處片段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30日 上午4:4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快艇班主涉種族歧視 禁終生參與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