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台灣網媒《報導者》——如何從「碎片化」新聞尋找出路?|乜乜冰室|Tamtam

丘偉華

-丘之良品

生於七十年代香港經濟開始起飛之世,及長雖曾親歷「幸福從來非必然」的苦澀,堅信傳統道德仍將發揮現實力量,至今逾十八載的傳媒工作者生涯,亦愈來愈富社會意義。

所謂「鬼」,其實有多少知道自己原來是「鬼」?|丘偉華網誌

2016-10-16 10:28
字體: A A A

新一屆立法會開鑼,青年新政游蕙禎梁頌恆,以疑似「支那」加英語粗口再加「HONG KONG IS NOT CHINA」,到今日依然成為中聯辦主導的《大公》《文匯》攻擊對象,以至疑似誓要令當局取消他們的立法會議員資格。

不過,梁頌恆等連日對被指存心「辱華」「港獨」等指控,至今仍未能作出一個有力的回應(網絡熱傳中共《人民網》近年一篇講「支那」的文章,本足讓他們回擊,這一詞彙,不過是部分近代中國人主觀認為有羞辱之意而已),以致連部分立場偏中間的市民,都質疑他們「敢講唔敢認」,就更令其政治「光環」四面受敵。須知道,早於8月起已連番炮擊亂港四人幫的《成報》,其中一篇惹來廣泛注目的文章,正是指青年新政屬中聯辦及特區政府有心放行的「偽港獨」,成為後者達致其政治目的之工具。

同樣,中途放棄主持選舉主席會議的街工梁耀忠,即使作為泛民政客達30年,在日前會議中的行徑,也依然被人質疑是「鬼」。

其實稍有閱覽中共建政前後滲透敵陣內部各式手段,以至多看涉及謀略電影或劇集的人都可以想像:主事人找些公眾形象不明顯的中間人,威迫及/或利誘資助一些具號召力的網絡紅人,又或在網上先凝聚一些對時局不滿的年輕人;又或是訴諸多年情誼,或是針對對方性格弱點,只要稍加「因勢利導」,在公眾眼前行動的前線分子,固然可繼續其信念及行為(甚至獲鼓勵落多兩錢肉緊),但最後出現的效果,卻可被其領導扭曲或演繹成更合當權者之目的,圈中人卻往往難知當中操作(又或是有所疑惑卻最終選擇詐唔知);游蕙禎固然如是,梁耀忠也不免於此。

事到如今,近年「激進派」如何分崩離析,以至至今仍有不少人勇於及樂於集中互相攻訐,他們主觀的想法或許是氣難下,客觀效果卻難免還是「共產黨最開心」。

對當中一些願意付出甚至因此犧牲,例如獻身衝擊以致經常要出入法庭甚或身陷囹圄的,筆者當然尊重;其他的,卻自然要「食得鹹魚抵得渴」。惟當北京如今對港澳系統部門疑似山雨欲來,更要加強直接掌控,港人將面對的是可軟更可硬的北京中南海這對手。大家都應拊心自問,是否還有鬆散下去的本錢?至少,第一關要打的「梁振英下台」,其實至今大家都有意無意更期望是北京出手,而非跨界別及政治立場港人的集體有力施壓。

《十年》影碟剛上市,當中《自焚者》一段的主旨,如今看來,依然適用:包括北京在內,港人政治生活若再是繼續挑撥「仇恨」及「不信任」,港人最「激」的卻隨時不過是「自焚」或「絕食」殉道。北京會否接受最後以如此手法壓倒港人固未可知,港人就甘心竟是一早敗於內部不合作(戰略性合作不一定要團結),又或是個別組織一直未能令自己成為一股具行動力的壯大組織之上?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16日 上午10: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墮落的開始|有情360網誌